文/正好

**微雷慎入**

如果說,野史是正史的同人文,那麼,改編甚至翻轉野史的小說,則該是同人文中的同人文了!

雖說歷史原本以書寫者的史觀取捨,本來就可能是片面史實(也就是說搞不好正史本身就是真實時空的同人文),但讀到《御前孤娘》這樣同人文中的同人文,還是讓人覺得新鮮有趣,尤其本書出自明代馮夢龍的《警世通言》中〈趙太祖千里送京娘〉,本身便是一個通俗有趣的故事,情節起伏直逼八點檔。

然而在歷史學者兼小說家的謝金魚妙筆下,主角「鬼京娘」的思考與經歷,處處流露出明顯的女性主義與翻轉傳統階級觀念的企圖,與其說這是一本愛情鬼怪小說,我更覺得本書其實是謝金魚藉著鬼京娘的言行,渴望為當時備受壓迫的女性找出一條不同的路。

故事一開始,連鬼京娘本人,不,本鬼都不知道自己當初為何要自殺而死。從種種傳言與線索,僅能模糊拼湊出:「聽說」是因為落難的京娘被尚未征服天下的趙匡胤所救,送京娘回家的途中,京娘對趙匡胤暗生情愫,屢送秋波、明示暗示都來,甚至送回家後連京娘的家人都想許婚,還是被正直過人的英雄趙哥拒絕了,趙匡胤離去後,求愛求婚都被拒的京娘只有上吊一途。

而這也是馮夢龍《警世通言》裡的故事原型。鬼京娘「聽說」自己生前是因此而死,死後又被天綱倫常束縛,這裡不能去、那個不能做,還要被迫冥婚、遭受誣陷、莫名被扣上許多鬼帽子,甚至還有別的鬼眾聽說她是超強「大厲」(魔力特別強大的鬼魂),決心把她騙去當鬼頭子⋯⋯從人間到鬼域,從京娘到鬼京娘,她受了許多沒有道理的偏見束縛與壓迫,因為自己的陰性身份,當人當鬼都不得安寧,而這些經歷一層一層累積,讓原本溫婉平凡的她激發出命中「大厲」的性格,在人間拒絕被塞進人妻人母的框架,在地府不願將就一個女鬼的命運──因此受到更多打壓,也讓她的原本潛藏在溫軟外表下的激烈性格愈發強悍。

趙匡胤其實是到別人電影裡客串演出的國際巨星?

而她究竟愛不愛趙匡胤,在這故事中似乎就不是重點了。京娘與鬼京娘都是提著菜刀和平底鍋為自己殺出一條血路的,在《御前孤娘》中,趙匡胤此人不管在京娘生前死後,都只是一個角色,重要性甚至不及他的馬(無誤),京娘生前對他無意,死後也是莫名其妙被硬是與趙匡胤綁在一起(到底為什麼非要找他復仇不可啊人又不是他殺的!),既沒有冤仇要報復也沒有情愛想託付,在這個故事裡,宋太祖本人完全就像一個到別人電影裡客串演出的國際巨星:大家都認識這個人,但這角色實在是誰演都可以。

而在生前就已經引出性格中強悍面,因此不願意為人妻人母的京娘,究竟當時為啥要為了趙匡胤婉拒許婚而自殺,這點作者雖然在故事中給了答案,然而對我而言,還是籠罩著一層迷霧:故事中,京娘是為了能離開家庭、掙脫遲早要婚嫁生子的女人命運,才希望趙匡胤假意要娶她為妻,帶她離開原生家庭。

若說京娘在那回生死交關、備受磨難的劫持中,已磨出了她的大厲性格,在與趙匡胤的那段旅途中,她很清楚(甚至比許多現代女性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不要什麼,甚至她對馳騁天下的嚮往比趙匡胤更強烈,強烈到連宋太祖本人都得在京娘面前努力維持英雄形象──那麼,沒有道理要因為趙匡胤不願假裝娶她而自殺,這樣的性格,無論男性女性,若真想逃離家人的安排,一定都能找到比自殺更適切的出路。

從人到鬼,不因生命狀態而改變的刻板印象與重重束縛,好比當女人就要三從四德、當女鬼就要等著報仇或者冥婚、平平是「大厲」,大厲男鬼會被延攬成為地府的公務鬼員,大厲女鬼則普遍被認為會作亂糾纏⋯⋯閱讀過程中,這些人鬼殊途卻同歸的狹隘觀念,幾度令人感到疲憊,甚至讓人忍不住想:時至今日,人間的性別平權已經稍微有點進步了,不知道等我死後,地府裡的觀念是不是也會與時俱進呢?要不,這種莫名其妙毫無秩序的地府,還真讓人擔心哪。(喂不要讀小說的時候在擔心這種事啊)

除了強烈的翻案企圖,謝金魚在《御前孤娘》中,也展現了她從《拍翻》系列以來令人印象深刻的獨到幽默感,許多橋段都讓人忍不住噗嗤笑出來,心想:好樣的,果然是謝金魚的小說呢!許多脫胎自歷史或神話的配角,好比帥氣真君啦,傲嬌駿馬啦,超萌小狐啦,青蛇白蛇啦,根本一對寶的石姓夫妻啦⋯⋯也都刻畫得有稜有角,讓人讀來有滋有味。而鬼京娘掙脫倫常束縛所付出的代價與慘痛過程,即使到了今日此時,無論在性別、種族或任何階級的抗爭上看來,也還是一點不誇張的。

或許這樣的女鬼,比起那些坐擁財富之際還壞事做盡的企業家,更勵志呢。

延伸閱讀:

《御前孤娘》,立刻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