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冠中

今天,七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少總統又受到考驗。一個叫京生的動物園電工,竟然發檄文〈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不識相的將少總統名字與新獨裁者這種詞放在一篇文章之內。山雨欲來,怎麼辦?少總統自己放出的民主、自由、公正、法治之言,難道只是空話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三月二十五日,另一事件將觸到少總統的最痛處。

那天晚上,總統簡任祕書楚瑜接到一通電話。
「瑜大祕書,是警總希苓。」
「希苓將軍,晚上好,有什麼指教楚瑜?」
「二公子。」
「不會是又闖禍了吧?」
「法拉利逆行撞了路人,被民眾圍住。盯梢保鑣第一時間通知了我司令部,車上還有兩個女的,都衣履不整,懂嗎?」
「楚瑜懂,二公子可有受傷?」
「據報車上三人只是輕度挫傷。」
「現場……」
「我司令部的人已經趕到,二公子人車都正往我這邊送,現場的路人和傷者家屬也已控制住,不讓對外講話。接下來將要向少康辦公室通報,敦請昇上將轉告那兩個同車女子的老大,叫她們閉嘴,那兩個太妹都是有鐵血愛國幫派背景的,懂嗎!現在先向瑜大祕書你通個風。」
「不敢、不敢,楚瑜懂,感謝希苓將軍關照。稍後我會報告給總統,鈞座還在就查禁北平民主牆的事情接受美國新聞社採訪呢。」
「多事之秋。」
「可不是嗎?」
「先這樣,中央黨部第四組和你們新聞局方面,就請瑜大祕書代勞了。」
「楚瑜立即去辦,希苓將軍請放心,一定妥善部署下去,別讓我們自家的新聞機構說三道四。」

楚瑜心想,在中外新聞媒體收到風之前,就要安排找個人頭頂包,車主轉名,一連串的指定動作。若再傳出二公子的糗事,少總統的接班人安排就全亂套了。

真他媽的,難道少總統近日還不夠煩嗎?當國家元首容易嗎?

七十歲的少總統近年糖尿病愈重,已影響到日常工作。大公子孝文三五年出生,嗜酒,患嚴重糖尿病以至有過昏迷,到七○年健康已毀。二公子孝武四五年生,也有糖尿之患,平生愛鬧事愛女人,是朝野皆知的欽定接班人,但風評太差,身體也不爭氣,光治胰臟病就住院多次。少總統知道自己這個二兒子並不成才,但仍堅持要安排他上位,仿效老總統當年扶持自己接大任。每次二公子闖禍,少總統必雷霆大發訓斥以至全身發抖,然後包庇過關。少總統的一生名譽,會不會毀在自己的接班安排上?

※ 本文摘自《建豐二年》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