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KBS《超級中國》製作團隊

中國現在成為世界穀物的「黑洞」。要說為了餵飽 13 億中國人的問題,已經使全球穀物市場出現變化,絕不誇張。隨著中國輸入穀物的熱潮,國際穀物價格也跟著起了變化。然而,這也使得中國成了受到關注的標靶。對穀物的需求遠遠大於供給,於是價格攀升。

為使肉類的供給不虞匱乏,密集頻繁地飼育動物,使其快速成長,好宰殺成為餐桌上的食品,如此一來,免不了使得食物的品質下降。豬肉、牛肉、羊肉等動物的汙染疾病問題,也因此層出不窮。

對於這樣的現況,中國的輿論採取的態度為:「由於輸入食品的大量增加,的確需要留意確保食品的安全。」中國政府也感受到食品安全的急迫性,將之視為國政的首要問題。問題的解決之道,有賴於收購海外農地和食品生產企業。因此,中國企業收購了世界最大的豬肉生產公司,也就是美國大型肉類企業─史密斯菲爾德食品(Smith­eld Foods)。2012 年,還購入了位於烏克蘭 300 萬公頃左右的農地,相當於香港面積的 30 倍。同時,在非洲和南美也收購大量的農地。

事實上,為了解決食糧問題,富有國家購買貧窮國家的土地,以確保糧食的獲取,是既存且常使用的方式,並非中國獨有。然而,中國用如此可怕的速度,如火如荼地購買外國農地,使得周邊國家,包括韓國,乃至全世界,都不得不正視其所帶來的影響。

阿根廷農場不養牛,改種大豆的理由

美國的氣象學者愛德華.羅倫茲(Edward Lorenz)曾經發表一篇言論,認為巴西的蝴蝶振翅,可能與美國德州發生的颶風息息相關。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應。

位於南美大陸阿根廷的彭巴草原,從幾年前開始,便受到來自東亞細亞中國赤裸裸的影響。彭巴草原占阿根廷國土的20%,可說十分遼闊。無盡的草原肥沃,氣候溫暖,畜牧業非常發達。阿根廷的牧童們在草原上,只要一放開牛群,牠們就會在寬廣的草原上自行覓食,嚼食豐盛的牧草,怡然自得。不像其他地方的牛群,往往被圈養,只能在狹窄的空間內,吃著人工飼料,而阿根廷的牛可享受肥沃的土地、溫暖的太陽,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的牛隻,自然能提供最高品質的肉。因此,連阿根廷的旅行介紹書上,也自豪地表示:「阿根廷的牛肉,是世界第一。」

然而,最近 20 ∼ 30 年間,阿根廷的草原,卻開始以急劇的速度,改為大豆的栽培地。現在,彭巴草原全部的耕作地,有 64% 種植大豆。無論何時,放眼望去,原本應是牛群恣意啃食的草原,全都消失,牧童們也隨之失業。過去肥沃的土地,在除草劑、化學物質等摧殘下,被嚴重汙染。儘管如此,大豆田的擴張,卻依然沒有停下的跡象。每年這裡的大豆產量,預估達到 5 千 4 百萬噸。在這裡收成的大豆,大部分都用於輸出。世界最大的牛肉輸出國阿根廷,現在已經成了全世界第三大的大豆輸出國。這樣的變化,到底因何而起呢?

大豆的栽培,比起畜牧,成本低廉許多。再來,由於農業機械的發達,人工費用得以降低,播種和收成也變得較為簡單。目前,全世界的穀物價格以劇烈的速度攀升。以大豆來說,光在 2011 年這一年間,價格便成長 35%,刷新了紀錄。簡而言之,種大豆相對來說,更容易日進斗金。

阿根廷生產的大豆,大部分都銷往穀物的最大消費國─中國。中國每年消費全世界大豆輸出量的 60%,大約是 6 千 5 百萬噸,成為世界大豆輸入國的第一名。目前,中國每年的大豆需求量仍持續增加,自身生產量卻逐年減少。中國目前的大豆自給率,只不過 20%。

然而,中國為何如此大量輸入大豆呢?真的有這麼多的中國料理需要大豆嗎?其理由可不只是為了餵飽自家人的嘴,中國輸入大量的大豆,為的是當成豬的飼料。大部分的中國人,以豬肉為餐桌上的主要肉類。中國的豬肉料理,算算有 1 千 5 百種之多。伴隨著經濟成長和消費增加,豬肉的消費也自然上升。現在,中國人的年平均豬肉消費量達到 39 公斤。一人的豬肉消費量,若乘以13億5千倍,可是超級巨大的天文數字。2012 年,中國人一共吃掉了 5 千 3 百萬噸的豬肉,這是美國人的六倍之多。這樣的需求量,也相當於全世界對豬肉需求量的 1/2,換算起來,大約需要 4 億 7 千萬頭豬才能提供。

然而,養豬可沒那麼簡單。有句話說:「豬是吃穀物的河馬。」意思是,豬吃的穀物量極為龐大。要生產一公斤的豬肉,大約得餵養牠3公斤的穀物。為了吃豬肉,得先把豬餵飽,而餵飽豬隻所需要的穀物量,並非中國能自給自足。結果,中國只能向阿根廷的彭巴草原伸手要。遠在阿根廷的彭巴草原,足以牽動 13 億中國人的嘴,這就是蝴蝶效應。

※ 本文摘自《死亡有百萬張臉》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