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回過頭來看聖人摩爾的作品。摩爾成長於都鐸王朝,關於理查三世的相關事蹟,他大多從約翰‧莫爾頓處得來,而莫爾頓是理查三世的敵人。此外,摩爾並非是專職的歷史學家,他或許不懂如何去尋找證據佐證或反駁摩爾頓的論點。

當然,或許他其實懂,只是不想。他是聰明人,知道做這件事情會有多累,也知道可能會有什麼下場。湯瑪士‧摩爾的失誤雖可能是非戰之罪,但卻深深影響了未來數百年的歷史研究。

書中不時提到一個名詞:「東尼潘帝」(Tonypandy),這個詞本是地名,卻被鐵伊藉由艾倫的口,引申為所有與事實不相符的歷史記載。東尼潘帝的出現,有時是記載者的無心缺失,有些是穿鑿附會,有些則是刻意為之。

我們必須再一次認識到,歷史的撰寫者是人,而並所有的歷史撰寫者都能秉持良知良能進行忠實的紀錄;因此,刻意的抹黑、造謠出現了,無根據的吹捧、造神運動也出現了。或許撰寫者自身並未意識到這個狀況,但這一點點的誤差,就如水的漣漪,如蝴蝶效應般,造成東尼潘帝的出現。

相信沒有台灣人不認識鄭成功,大多數台灣人對鄭成功的印象,大抵是英姿煥發、雄才大略、忠肝義膽,是位優秀的軍事將領,也是位擁有高尚節操的創格完人。其在台政權,延續明朝正統,企圖反清復明。這樣的形象,除了在台灣,相信在中國和日本也不會相差太遠。畢竟鄭成功與這三個地方都有相當的淵源,而這三個地方的人民也都崇敬鄭成功。

我們不能說這樣的形象是錯的,但事實上,我們可以從一些旁支記載,得知鄭成功此人其實個性衝動,而且暴躁易怒,距離高尚節操尚有一段距離。忠肝義膽也不盡然,鄭成功一生,皆遙奉敕封他為延平郡王的永曆帝,但永曆帝早在鄭成功過世前一個月,便被吳三桂下令絞殺,鄭成功得到消息後,卻未擁立當時在他軍中的明宗室成員朱術桂,反而續用永曆年號,其弟與其子亦沿用之。

由此來看,鄭成功和其政權,或許也是東尼潘帝,然而就如鐵伊於書中所述:「告訴他們事實的時候,他們通常會生你的氣,而不是怪造謠的人。」鄭成功的形象,完美且深刻的烙印在人們心中,而這完美的形象,不僅是人們刻意挑選出來,甚至有可能是刻意灌輸的結果。

在離我們更近的時代,也存在著東尼潘帝,那便是孫文。不過礙於篇幅,此處便不再多談,留待有心人加以整理吧!

最後,讓我們繞回來鐵伊的作品。作為推理小說和翻案小說,本作可說是可圈可點,只要讀過一次,便可以知道他受眾人一致推薦的理由。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鐵伊並未將她所利用的史料出處悉數標出,以學術的觀點上甚是可惜,畢竟讀者們無法判別這些資料究竟是真是假。但若以小說看,則瑕不掩瑜。約瑟芬‧鐵伊在這部作品中,不僅以大量的資料為基礎,為英王理查三世翻案,更考慮到這是一部通俗讀物,而未將過硬的資訊一股腦全倒給讀者(題外話,日本作家森博嗣在這一點顯然不太合格),讓讀者可以輕鬆閱讀,跟著主角艾倫在那小小的病房中探索真相。

英國有句古諺是這麼說的:「真相是時間的女兒」(Truth is the daughter of time),鐵伊為本書所取的書名明顯著眼於此,透過時間的流轉,真相總是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但歷史呢?歷史會是時間的女兒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前往【說書 Speaking of Books】粉絲團;聯絡【說書 Speaking of Books】團隊
【說書】

延伸閱讀:

  1. 時間的女兒
  2. 都鐸幽靈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