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劉育志

「嘿!這算什麼啊!」胡醫師義憤填膺地說:「那是復健科的病人,我是去幫忙的『路人』,怎麼會把我當成了兇手?」

醫院秘書委婉地講:「胡醫師不只有你被告,那位病患的主治醫師、住院醫師、整個急救小組、和所有曾經出手協助急救的醫生護士都被告進去了。」

「啥?還能這樣搞?」

「嗯,這種訴訟策略就是把整本病歷上所有出現過的名字統統一起告,反正告一個、告兩個、告十個都是一樣免費不用錢。」

「連打官司也流行大鍋炒啊?」

「他們期待用刑事訴訟來對所有人施壓,如此一來就能迫使他們為了脫身而講出對彼此不利的說詞,最後自然會浮現代罪羔羊。」

「這太卑劣了吧!我和兩個學弟是最早到現場的醫師,插管、電擊、心肺復甦術都是我們做的,最後竟然被指控是殺人兇手!」胡醫師氣呼呼地講:「大家都知道背後的目的就是要錢,講白一點訴訟只是勒索的手段,為什麼我們還要被這樣擺布!」

「胡醫師,你不要激動。」醫院秘書試著安慰幾句:「唉……這年頭當醫生被告很正常,你別放在心上,忍一下就過去了。」

不說還好,他這麼一說可把胡醫師整個激怒了:「哪有這回事?這種講法就好像在說服一個女孩子說,『這年頭女生被強暴很正常,別放在心上,忍一下就過去了』,呸!這種歪理你說得出口?!」

回到辦公室的胡醫師還是處在暴怒的狀態,「救人兇手」這個指控實在太沉重,讓他久久無法平復。

本文介紹:

《手術刀下的年代》。本書作者/劉育志;出版社/凱特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醫生,不醫死:急診室的20個凝視與思考
  2. 醫生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