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豆芽菜

自從《再見了!可魯》這一部電影造成轟動後,臺灣出現許多拉不拉多流浪狗。

事實上,真實的拉拉根本不像電影裡的可魯那麼乖巧聽話,
《馬利與我》中的馬利才是真實的拉拉樣貌,既秀逗又活力充沛,難以控制。
拉拉是恐怖的大型動物,簡直可以用「雷霆戰狗」四個字來形容,
牠們活力驚人,食量超大,破壞力一流!
如果沒有寬廣的空間和正確的馴狗觀念,會被牠們弄得筋疲力竭。

要知道同樣的動作,出現在大型犬和小型犬的身上差別很大,
小型犬優雅的提起前肢,抓著你的腳撒嬌,跟你討東西吃時,模樣真的很可愛;
可是同樣的動作,出現在大型犬身上,則會讓你頓時傾倒、後腦碰撞,搞不好還會折斷頸椎。
小型犬奔跑時,主人握牽著牽繩跟在牠後面,在陽光下,牠的毛髮隨風飄揚,你的秀髮也隨之飄逸,形成一幅溫馨美好的畫面。
但是如果大型犬奔跑,你就得無力地跟在後面,就像和大卡車拉鋸般,旁人只會看見一隻死命拉長脖子、拼命往前衝,還低低呼吼的野獸,拖著一個在後面一直用腳底煞車,但仍一路被拖著往前,一邊氣急敗壞咒罵怒吼的主人,遠遠望去,可以看見人狗幾乎形成一直線的超現代藝術畫面。

小型犬就算如廁習慣沒教好,那袖珍的黃金和一小攤水算什麼?主人只要輕聲細語唸唸牠們,優雅抽出衛生紙,一邊對著故作無辜狀的狗兒說:「下次不要這樣喔!」,一切還算輕鬆。
但大型犬若如廁習慣沒教好,牠們驚人的糞量和尿災,會讓你一進門就慘遭滑鐵盧,或全家散發一股難以消除的異味。(即使到花園也一樣,我必須每天使用大量稀釋的竹酢液才能消除臭味!)

所以,有些吃過大型犬的苦頭、又不負責任的主人,為求解脫,經常將狗兒丟到路邊或收容所一走了之。

在可魯電影上映後,臺灣同時出現拉拉和黃金獵犬的棄養風潮,還有另一悽慘的例子,就是電影「極地長征」和「冰狗任務」之後,出現的哈士奇棄養潮;在美國聽說則是「一○一忠狗」之後出現大麥町棄養潮。

因此我們這些愛狗人士,最怕出現品種狗拍的電影,不是希望這部電影票房奇慘,要不就是恨不得所有電影都是用米克斯(Mix:混種犬)拍攝,才不會造成店家一窩蜂繁殖品種犬(可怕的是,臺灣商人為了賺錢,都讓狗兒近親繁殖,結果牠們一出生就有一堆遺傳疾病),出現民眾拼命買狗又拼命丟狗的全民運動。

偏偏狗狗電影就是會感動許多人,而且誤以為自己會養到電影裡的神犬,在臺灣又可以很輕易地買到狗,很多人便立刻砸錢「訂做一個牠」,發現現實和電影不同後,不負責任的主人就讓悲劇發生了……。因此當我看到那兩隻拉拉時,我真的很難過。

由於怕牠們會被車撞,所以我趕緊停車,將一隻看似被車撞而跛腳的拉拉先抱進車裡,結果另一隻竟跟著跳進來,後座頓時被擠爆。

我一邊開車一邊思索下一步該如何行動。一到學校,先將牠們藏在學校廁所,等到空暇時間才拉著「萬事通」阿瑛過來看。阿瑛看到狗之後,臉色發白,她用一副「妳完蛋了,而且我知道妳打算拖我下水!」的眼神瞪著我。

第一步,結紮、打預防針、驅蟲和做四合一檢驗。
當我去結帳時差點昏倒,大型犬的費用果然不是蓋的,幾乎要一萬多!
不過我認了,錢能解決的問題都是小事,
大事是──這兩隻一公一母的巨無霸要住哪裡?

母狗問題較大,不但跛腳,聲帶被切,還有一隻眼睛似乎有白內障,公狗非常漂亮,是一隻俊俏的年輕拉拉。
因此我們在網路上徵求中途,公狗順利找到,而母狗則先住醫院。
我和阿瑛商量後,認為拉拉因為生產過剩,已造成棄養潮,在臺灣很難被領養,還是問問國外是否有機會吧!
但國外的認養機構要求必須了解及詳細說明狗狗習性及居家習慣和行為,不能直接將狗送出去,萬一牠出現攻擊人的行為就必須安樂死,那絕不是我們所樂見,因此必須將兩隻狗狗接回來家裡教養,而我必須擔起照顧牠們的責任。

不幸的是,要接狗狗回來時,公狗竟得了犬瘟。
那是種因沒有打預防針而得到的傳染病。(牠可能在我幫牠打預防針前就得了病。)
犬瘟無藥可醫,只能給予積極療法,餵食營養的肉食增加體力。而且即使採取積極療法,也不保證能夠存活;即使存活,也會出現不停抖動的神經症狀後遺症,而且這種疾病傳染率很高,只要沒打過預防針的狗都有被傳染的危險。

知道這晴天霹靂的消息之後,我和阿瑛如臨大敵,害怕因為摸到牠,接觸到病毒,又傳染給自家附近的流浪狗。
於是我們全副武裝,穿上雨衣,戴上口罩,拉起手套,將兩隻拉拉接回來。
然後拿出藥箱,開始混合預防針針劑,將母拉拉再打一劑預防針,免得她也被傳染。
在大熱天穿著這種裝扮,頓時汗如雨下,還出現自己是聯合國防疫部隊的幻覺。

當我和阿瑛完成任務後,接著才是重頭戲。
每天要上班的我,該如何照顧家裡一堆老弱殘病的狗外加這兩隻大拉拉?

先幫牠們取名字吧!
母拉拉我取名為Yaya;
公拉拉很帥,而我覺得布萊德彼特也很帥,因此我將牠取名為布萊德彼特。
讀者們,名字真的不能亂取,
這名字一取下去沒多久,公拉拉右臉遭細菌感染而潰爛,我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將牠治好。
痛定思痛之後,我將牠改名為我摯愛偶像的名字Reno(法國演員尚雷諾),
之後便一帆風順。

但兩隻拉拉在家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每天家裡就像歷經第二次世界大戰、或被核子彈攻擊過一樣。垃圾桶被踢翻、馬桶蓋被掀開、滿地溼答答、有時牠們還會踩到自己的黃金,更可怕的是牠們的屎尿量十分驚人,我曾將牠們的便便丟入馬桶中,竟嚴重堵塞。而且牠們喝水時都一頭栽進水碗,一心急著喝水,一心又急著看主人動向,胡亂喝個幾口後,立刻抬起頭撲向人。只見牠們開心奔跑,但下巴不停滴下口水和水的混合液,活像孫悟空水簾洞的入口滴答作響,然後地上便是一片水鄉澤國,高美濕地美景瞬間再現家中。更可怕得是萬一那時牠們又突然想起什麼,開心地用力甩甩頭和耳朵,你見苗頭不對,正要用手擋住自己的臉時,已經來不及了,你已慘遭可怕的唾液洪災攻擊。

在照顧拉拉們的時候,正好遇到嘟嘟和多多生重病,還有一隻因為太老而沒被認養的瑪爾濟斯──Mickey,因此每天出門前都是大挑戰。
我必須早起為嘟嘟打理尿布、餵藥、餵食,還要趕緊帶兩隻拉拉出去散步大小便,餵牠們吃飯喝水。
如果我不想回來時看到家裡成為資源回收場,便要先將垃圾桶蓋子蓋好,所有東西全部收好,
還要記得將馬桶蓋蓋好,並用重物壓著,不然牠們會很開心地喝著馬桶的水,再熱情地舔著回家後毫不知情的主人。
我還要在很容易有分離焦慮的拉拉沒注意我時,趕快發動隱身藏匿術逃出家門,
要是直接在牠們面前走出大門,牠們會立刻演奏出天搖地動的暴龍交響曲,
在你拼命逃離侏儸紀公園之後,仍然能聽到原始森林內傳來的震憾的怒吼聲。

但教育工作偏偏又需要很早上班,因此我覺得每天都像是在打仗,即使暫時逃到工作環境,暫時可以逃避家裡的一切,在上班時卻仍是經常提心吊膽,擔憂不時襲上心頭,不知道回家會看到什麼樣的驚喜?如果回到家看到「明天過後」的景象,就很想罵髒話,但還是得拖著疲憊的身軀一邊咒罵一邊收拾,不過牠們還會在旁邊繼續製造新的混亂。(像不像養著兩個調皮搗蛋小孩的單親媽媽心聲?)

最可怕的是那隻母拉拉Yaya,牠永遠學不會在戶外上廁所,不管我帶牠出去多少次,牠一回家還是立刻在地上撒一泡。在嘟嘟和多多都生病的情形下還要帶這兩隻,到最後我真的身心俱疲,處在隨時會爆發的邊緣。

有一天我回家時,一開門就聞到家裡散發出的恐怖惡臭,
兩隻拉拉就這樣踩著屎尿,沾滿全身,家具也全部沾滿了穢物;地上東西全被打翻,杯盤狼藉。
剛好當天處理學生問題一整天,我早已筋疲力竭,看到此景象的我頓時崩潰。

我衝過去,抓著牠們的頸圈,狠狠地用力打牠們,並且痛哭失聲:「為什麼就是學不會?為什麼只會搞破壞?你們到底想怎樣?」
牠們望著我歇斯底里的怒吼痛哭,卻靜靜地承受我如雨般落下的打罵,睜著水汪汪骨碌碌的眼睛,無辜地望著我。
我哭了一陣子,抱頭蹲在角落痛哭。

即使我這樣痛打拉拉們,牠們仍慢慢靠近我,輕輕地嗅聞著我的頭,然後輕輕舔著我的手背,
我抱著牠們啜泣哽咽:「對不起,對不起,請你們原諒我!」
結果人狗抱成一團痛哭流涕。
哭完後仍須面對現實,在我整理完一切混亂後,我知道必須做出決定。
我必須先照顧好嘟嘟和多多,因此我最多只能再照顧一隻拉拉,
我決定留下公拉拉Reno。
因此我將母拉拉Yaya先送至朋友訓練師的地方,糾正牠的行為,但訓練師費用並不便宜,因此過一陣子又送至另一個朋友的工廠。

在我決定送牠到工廠時,內心充滿了罪惡感,
因為嘟嘟和多多不知何時才能恢復健康,再加上Reno的認養遙遙無期,我不知道何時才能再去接Yaya?
等待我的,是一條不知盡頭的漫漫長路。
我為了紓解自己的罪惡感,跟阿瑛訴說我的苦惱,並哭著跟她說:「我沒辦法救Yaya了,我必須先放棄牠。」
她要我自己做決定就好,
可是我需要一個人認同我,認同我這種不負責任又無情的決定。

在我載著Yaya前往工廠的路途中,我一直回頭跟牠說:「原諒我,請你原諒我……」
牠靜靜地窩在後座,乖巧地聽著。
將牠交給朋友後,我幾乎不敢回頭,飛也似地逃離工廠。
Yaya,原諒我吧!

緊接著,我便開始準備Reno的送養計畫,
但第一個挑戰出現在回家的那一剎那!
每天我一開門回家時,最恐怖的情形便會發生,
只見Reno鋪天蓋地,甩著唾液朝我撲來,還伴著「哈哈」的恐怖呼氣聲,然後我就立刻被撲倒在地或撞到門。
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因為拉拉若會撲人,那認養家庭若有小孩或老人,救護車會馬上拜訪你家,搞不好還會上社會新聞版面。
因此我一定要糾正牠的動作,
但試了許多方法都沒有用。

剛好《馬利與我》這本書在當時相當轟動,
任何養過拉拉的人,只要看了這一本書,大多會一掬感同身受之淚,
飼養拉拉的恐怖狀況,書裡全部活靈活現地描繪出來。
我特別注意到書中提到馬利也會撲人這件事,
而作者使用的方法是當馬利撲人時,他立刻提起右膝,用力往馬利喉嚨一頂,狗會痛得立刻停止,多次以後,拉拉就不敢撲人了。

看到這一點我如獲至寶,立刻如法炮製。
某一天一回到家打開門,我立刻擺好陣式,
「來吧,Reno!」我摩拳擦掌,挑釁地對牠輕蔑地反勾揮手,等著那期待的一擊,
牠傻呼呼地張嘴哈氣,開心望著我,果然抬起牠的前肢,
說時遲那時快,
我立刻用力舉起右膝蓋,
結果呢,真的有效耶!
Reno瞠目結舌,像看到鬼一樣嚇得後退三步,愣愣地望著我。

從此之後,每天一回家,我們兩個都要先來一場拳擊大賽,
最後我終於完成我的終極目標。
兩大武林高手比劃結果,
則是由主人優雅的金雞獨立奇門獨招,巧妙制住了巨獸粗魯的餓虎撲羊奪命絕招!
主人方獲勝!

成功地壓制牠之後,我便每天便帶著Reno去散步玩球,強化牠的肌力以及消耗牠過人的精力。
我連要幫活潑好動的牠繫上韁繩都是一大挑戰,牠知道要出去了,就會極度興奮,我要不停地喊:「Sit! Sit!」(要送到美國嘛!當然要讓牠習慣英文指令),
但喊到後來往往是一連串大吼的:「Shit! Shit!」(牠拼命亂動、撲倒我、或乾脆躺在地上打滾。)
有時候我會在週末帶牠去學校,讓牠和來學校念書的學生,開心地在校園裡一起玩球奔跑。
兩方都是急需發洩精力的野獸,碰在一起正好,
我和同事們則悠哉地躺在草地上,看著一群野獸尖叫嬉鬧追逐,
真是快樂得不得了!
看著人狗玩樂,心想,真實單純的快樂就是這樣吧!

此外,讓Reno喝水很簡單,只要讓牠搭上公園的洗手臺,打開水龍頭,牠就將嘴朝著龍頭,開始稀哩呼嚕地狼吞虎嚥了。

我和Reno的相處越來越順利,生活也逐漸步上軌道,重拾生活的歡樂。
爸媽為了幫助我,便去買了一臺嬰兒車,並將它加以改裝。
每個禮拜六、日,我和爸媽三人便帶著不良於行的多多、嘟嘟和馬爾濟斯Mickey,將牠們三隻放在嬰兒車上,然後帶著Reno一起出門。
我們推著嬰兒車,裡面放著三隻老狗,後面跟著一隻拉不拉多開心地奔跑,往往吸引眾人的目光。
雖然Reno有神經症狀抖個不停,但大家還是好喜歡牠,
每個星期,我們在各地留下了許多快樂的足跡,
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愛牠,
牠真的很乖,很貼心。

因為Reno有神經症狀,加上拉不拉多在臺灣很難認養,因此阿瑛一直在幫我接洽將牠送到國外的事,我也訓練牠必須習慣待在運輸籠裡(不然在飛機上十幾個小時的旅程可不是開玩笑的)。
每天我都將玩具和牛皮骨丟置籠內,讓牠慢慢喜歡並能夠待在籠內,且立刻將布蓋上,牠才會安心。
一天天延長待在籠子中的時間,牠也慢慢進步,最後終於能一整晚待在運輸籠內睡覺且不再焦慮。
有一天我起床,要把牠帶出來,卻聞到一股惡臭,
才發現牠睡覺的布沾滿糞便。
原來牠昨晚拉肚子,但一直忍住沒有吠叫,
就這樣乖巧地忍受一堆穢物,待在狹小的運輸籠內,
我看了真的好心疼。

不過在訓練的過程中我付出了一些代價:
例如我要下樓梯時,牠會很興奮地衝在前面下樓,
結果我曾被牠絆倒,從二樓一路跌到一樓,復健了好一陣子,
因此樓梯特訓也成為訓練牠的重點。

我將Reno和我相處的點點滴滴,以及教養牠的方式上傳至YouTube,以供認養人點閱並做決定。
有一天,阿瑛打電話給我,表示美國有家庭願意認養Reno,
照理說我應該喜出望外的,但我的心情卻跌到谷底,
我心裡吶喊著:
我捨不得,
我不想和Reno分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