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商業周刊提供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兩位「鴨蛋俱樂部」同學今天第一次相認。一位是國內最大雜誌集團執行長,一位是擁有二十年外商資歷的總經理,為何當年大學聯考分別在數學和英文抱鴨蛋?

商周集團執行長王文靜答(以下簡稱王):我十八歲數學考零分,以至於沒考上大學,這是笨?還是不努力?我後來才發現,我有短期記憶障礙的問題,一組電話號碼要分三次才抄得起來,英文單字超過五個字母就記不得,就連我最擅長的國文要背誦之乎者也,也考不好。聯考不能反映一個人真正的能力,譬如邏輯、企圖心是考試考不出來的。

中達電通董事總經理游文人答(以下簡稱游):我父親是受日本教育的醫生,從小希望我也當醫生,但我一看到血就害怕,叛逆不愛念書,國中玩三年,英文尤其差。

問:有多差?

游:我不知道什麼是「be動詞」,寫成「逼動詞」,老師都傻眼。

第一次考大學英文零分、數學十三分,連達到繳交志願卡的最低分數都沒有,我父親三天不和我講話。第二年才考上二專。

問:是怎樣的轉捩點,讓兩位後來能從後段班「破蛋」而出?

游:我二十歲那年夏天,在新竹空軍基地服兵役,小兵常要去除草,我永遠記得基地跑道四.三公里,是全亞洲最長,我看不到盡頭心裡很慌,不知人生何去何從,開始問自己,人生最大夢想是什麼?儘管立足點很差,我告訴自己:我想當總經理。

我進微軟的時候還是二專學歷,同事很多都是史丹佛、哈佛的高材生,我有點自卑,有一次跑去問我老闆,是不是沒有好學歷就不能出人頭地?他回答我:我們大老闆(指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大學也沒念完啊,我聽到這句話,全身像被電擊打到一樣,當場被點醒。

我後來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要圓總經理的夢,也是為了回報父親的期許。我四十二歲考上博士班時父親高興到不行,還告訴我,他夢到祖先都回來了,光宗耀祖讓他覺得很驕傲。只是,我拿到博士文憑那刻,有點遺憾……,他已經不在(哽咽、拭淚)。

沒有靠山,自己就是山;逢山過不去,就開路穿去。

Math English zero
王文靜,大學沒考上,現執教於台大新聞研究所
商周集團執行長
銘傳商專大眾傳播科、台大商研所畢業為台灣第2位榮獲「艾森豪獎」女性
圖片授權/商業周刊。

王:我只是想活下來。天生沒拿到好牌的人,一有機會過來,會格外的珍惜。同樣沒有經驗,報社當然要用大學畢業的人。我沒有大學路上,只能用「社會文憑」展現你是誰。

十八歲大學聯考的數學鴨蛋,讓我的人生開始充滿危機意識,不想一輩子被困在後段班,只能每個位子都做到最好。剛到《商業周刊》第一份工作在廣電小組,兼差做剪報工讀生,一邊剪一邊讀報學習,不讓自己有一絲一毫的偷懶。

我喜歡印度前總理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的話:「人生是一場牌局,拿到什麼牌,是命中注定。如何出牌,操之在我。」它反映出我的人生態度,職場的發展,從來都不是因為你多優秀,而在你「想」多優秀。

沒文憑想翻身,只能靠不要臉、不怕死!

Shameless fear of death
游文人,聯考英文零分,當上外商總經理
中達電通董事總經理
曾任 Google 台灣業務總經理
聯合工專畢業,取得政大資管所博士
取得多益成績 930 分
圖片授權/商業周刊。

問:你們的職場生涯,都是在沒有大學文憑的日子開始,從「魯蛇」變「飛龍」的方法是什麼?

王:我在新書中寫到,有一回去非洲尚比亞,我問當地嚮導,身長超過四公尺的長頸鹿怎麼睡覺?睡眠時間多久?他回答我,「只睡三分鐘!」而且是站著睡覺,因為長頸鹿只要敢貪睡,一輩子就不必起來了,成為獅子、老虎的盤中飧。就算趴下來,也是三條腿縮在肚子下方,另一隻腳隨時準備站起來,因為站起來都還要超過一分鐘,嚴重降低逃生能力。我突然覺得,好像就是在講我。我認清自己就是那隻長頸鹿,絕對不是有資格一天睡十幾個小時的獅子。

游:我當時要去外商,朋友說我英文爛爆了、英文文盲,還打賭一定撐不過半年。我第一份外商工作是在甲骨文,有一次國外老闆來,每個人都要用英文報告,我稿子寫了也背了,但一上台無法開口解釋,別人報告三十分鐘,我才講五分鐘,老闆就說不必再講了。自己能力怎麼這麼差?沮喪到不行,我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把當時三分之一薪水,都花在找一對一英文老師,一個禮拜上好幾次。甚至,把國中英文課本重新掃過一次。那是對自己的承諾,努力讓人生更精彩!

我現在英文程度是多益九百三十分,政大資管博士班畢業資格是六百分。考博士班多痛苦,考卷只有一題,十頁英文的論文。沒有準備怎麼去做這件事?

我最常和年輕人分享的六個字是「不要臉、不怕死」!只要一有機會,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抓緊,不能有太多身段。前陣子我看到一張圖片,上面寫一句話,「沒有傘的孩子跑得特別快」,文憑就像一把傘,下大雨時你若沒有傘,只好跑得比雨更快!

※ 本文摘錄自《商業周刊 第1489期 2016/05/25》〈沒有大學文憑的日子〉,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