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蔡蕙頻

這是一位生活在一九三七年臺北的小朋友搭公車的經驗:

四、五年級時,我聽老師說公車開通了,非常方便,某天阿嬤要我去萬華的嬸嬸家,因為很遠,阿嬤要我搭車去。她給我十錢硬幣,我急急忙忙地走到大馬路,路旁立著牌子,紅色的標幟上白字寫著「北門町七丁目」,我一開始覺得:大家都在這裡等車,一定沒錯,所以也在這裡等著。

牌子寫著往萬華的藍色公車來了,上車後,一位服裝整齊的車掌小姐用溫柔的聲音跟我說:「麻煩車票。」我拿了十錢硬幣給她,她問我:「請問您幾歲呢?」我回答她十二歲,她淺淺地笑著,不知不覺中,我被她溫柔的聲音吸引了。「來,找您五錢。」她將找錢連同車票遞給我,我走到車中,仔細地看著車掌小姐,她面向這裡,高聲說:「接下來是北門町六丁目,請問還有人要下車嗎?」某位乘客回答:「下一站下車!」「好的!」車掌小姐轉頭和司機說:「麻煩下一站停車。」

車子緩緩地開到了下一站,乘客下車後,車掌小姐點頭說:「謝謝!」

公車的便利,讓小朋友也能「第一次搭公車就上手」,車掌小姐溫柔婉約的服務形象,則是在民眾心中打造公車理想品牌的重要推手。

這位小朋友可能沒想到,他口中的「車掌小姐」,一開始本來是「車掌先生」,親切誠懇又溫柔是日治後期民眾對車掌的印象,但早期曾是男性車掌。

就工作內容來看,車掌也算服務業,當時社會風氣不像今天這樣自由開放,男性擔任車掌多少總有些不便。一九二○年八月報紙報導,往來於臺北市大稻埕與艋舺之間的公車男性車掌趁職務之便,調戲良家婦女,略有姿色的年輕女子上車後,他們不收車資,到了下車前就出手調戲,特別是女學生和護士,更是深受其害,民眾投訴後,報上特刊此消息,提醒往來的搭車民眾注意。

一九二○年東京開辦公車業務時,第一位女車掌就風風光光地站上車了,但對臺灣的車掌來說,一九二○年代中期才是「先生」變「小姐」的關鍵時刻。

一九二二年,臺北乘合自動車會社發出一篇公告,表示車掌的設置弊端頗多,今後改採在候車亭販售車票,乘客須在搭車前購票,上車後將車票交給司機。一九二八年,同一公司在報上刊登消息,改招聘小公學校女性畢業生為車掌,「欲試用之為車掌使在車中賣票」,並表示「若成績可觀,將全部改用女子云。」後來報上也陸續出現某某客運公司公開招聘女性車掌的消息。一九三○年,高雄共榮自動車會社宣布以後只聘用女性擔任車掌。

到了一九三○年代,民眾已經普遍存有「車掌是溫柔可人的女性」的印象,看來由女性擔任車掌的嘗試,獲得了極大的成功。

※ 本文摘自《好美麗株式會社:趣談日治時代粉領族》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