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大衛‧蘭德爾(David K. Randall) 譯/蔡承志

英國科學節(British Science Festival)是歐洲科學界舉足輕重的大事。這項年度盛會自一八三一年起舉辦至今,期間只在戰爭時停辦,其歷史紀錄包括率先使用恐龍一詞,首度演示無線傳訊,還有早期針對達爾文進化論進行的一場重要辯論。二○○九年九月底一週期間,數千名研究人員離開他們的實驗室,啟程前往倫敦市外約三十英里處的吉爾福德城(Guildford),發表他們的最新發現,也聊聊教職員懸缺現況。這不是奧斯卡、坎城影展一類料想會出現大新聞的盛會,並不會吸引八卦媒體編輯在他們的行事曆上打圈註記。不過就在尼爾‧斯坦利(Neil Stanley)博士開口發言那個瞬間,這個低調的博士聚會,卻馬上轉變成國際新聞。

導火線是一項科學推論,暗示與你關愛的人同睡一張床對性愛很有好處,對其他事項卻沒有多大幫助。

斯坦利是位備受讚譽的睡眠研究人員,任職於薩里大學(University of Surrey),從他日漸稀疏的一頭華髮,看得出他投入這個領域已經超過二十年。斯坦利告訴聽眾,他和妻子並不同睡一張床,還說真知道怎樣做對自己才好的話,或許他們也該考慮給自己買張專屬臥床。他提出他和一位同事做的一項研究做為證據,結果顯示,和旁人同睡一張床,夜間受干擾的機會比獨睡情況高出五成。「睡眠是件自私的事,」他說,「沒有人能夠分享你的睡眠。」

首先是空間根本不夠用。

斯坦利表示,「睡雙人床每人分得的空間,比睡單人床的孩子短少了高達九英寸,」他以這項無從辯駁的比率邏輯做為論據根本。「身邊多了一個會拳打腳踢打鼾上廁所的人,難道還有人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我們晚上睡不安穩?」他向聽眾擔保,他並不是反對性愛,只反對以最刻板字義來詮釋共寢。「我們全都知道,相摟之後說『我要睡了。』接著就挪到床的另一邊是什麼滋味。既然如此,乾脆蹣跚下樓分房睡覺不就得了?」

接著斯坦利話鋒一轉,談起晚上睡不安穩帶來的種種影響,細述各種不同的悽慘後果,從離婚到憂鬱乃至於心臟疾病。不過他也表示,事情仍有指望。因為睡眠和飲食、運動同等重要,有了最好的休息,我們就會更健美、帥氣又健康,變成會吸引旁人想要和你相擁的那種人。斯坦利思忖,「讓那個人在想要親熱時從走道那端躡手躡腳過來相依相偎,不是比任憑他整晚打鼾、放屁和拳打腳踢好得多嗎?」

※ 本文摘自《邊做夢邊冒險》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