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喬喬.莫伊絲

當他從浴室走出來時,她已經醒了,依在枕頭上翻著他床邊的旅遊手冊。她穿著他的T恤,髮絲慵懶披散,讓人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前一晚。他站在那兒,一邊沉浸在畫面中,一邊拿毛巾擦去頭髮上的水珠。

她嘟著嘴將目光從旅遊手冊往上移。或許她的年紀已經不適合嘟嘴了,不過他們在一起的時間還不長,所以看起來還算可愛。

「我們真的得攀岩跳水或翻山越嶺嗎?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過節,不過裡面所有行程不是要飛天就是要──」她假裝顫抖──「穿羽絨衣。」

她將旅遊手冊擱在床上,伸直焦糖色的手臂高舉過頭。因為睡眠不足,她的聲音有點沙啞。「要不要去峇里島的豪華度假村?我們可以躺在沙灘上,什麼也不做,享受放鬆的漫漫長夜……」

「那種假期不適合我。我一定得做點什麼特別的。」

「像是從飛機上往外跳嗎?」

「沒嘗試過之前別急著拒絕。」

她苦著臉。「如果對你來說都一樣,我說什麼有差別嗎?」

他身上的衣服微濕。邊梳著頭髮,邊打開手機,一看到小螢幕上出現許多未讀訊息就不禁皺起眉頭。

「好了,」他說,「該走了。早餐妳別客氣。」他斜倚床邊吻她。她溫暖的氣息十分性感。他吸一口她髮中的香氣,思緒立刻脫軌,她的手臂環繞他的頸子,順勢把他拉到床上。

「我們這週末還會出門嗎?」

他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溫柔鄉。「要看這筆交易談得怎麼樣,現在狀況還不明朗。或許我週末還是得去紐約。不管怎樣,星期四找個地方共進晚餐好嗎?餐廳給妳挑。」他伸手去拿掛在門後的騎士皮衣。

她瞇起雙眼。「晚餐。黑莓先生也會一起去嗎?」

「什麼?」

「黑莓先生讓我覺得自己像酸梅小姐。」她又嘟嘴。「我總覺得有第三者和我爭寵。」

「我會調成靜音。」

「威爾‧崔諾!」她脾氣來了。「你總有時間可以把手機關掉吧。」

「我昨晚就關機了,不是嗎?」

「那是在極大壓力下你才關。」

他咧嘴一笑。「哦,原來是極大壓力呀?」他穿上皮褲。愛麗的想像終於破滅。他抓起皮外套,送她一記飛吻就走了。

他的黑莓機上有二十二則簡訊,第一封來自紐約,凌晨三點四十二分傳送,法律問題。他搭電梯到地下停車場,想要獲得最新進度。

「崔諾先生,早安!」
守衛從座位上走出來。他的守衛崗可遮風避雨,不過地下室根本也沒什麼風雨。威爾時常納悶著他在地下室這狹小空間能做什麼,除了盯著監視器看,就只能看著跑車保險桿發呆,這裡的跑車動輒價值六萬英鎊以上,但根本就不會弄髒。

他穿上皮外套。「米克,外頭天氣怎麼樣?」

「很糟,傾盆大雨。」

威爾停下腳步。「真的?不適合騎車?」

米克搖搖頭。「不適合。除非你有艘充氣艇,或是想找死。」

威爾盯著他的機車,脫下皮衣。不管愛麗怎麼想,他不是會隨意冒險的人。他打開機車上方的箱子,把皮衣放進去,鎖起來後將鑰匙扔給米克,他動作俐落地單手接著了。「從我門下塞進去就好了,可以吧?」

「沒問題。要我幫你攔計程車嗎?」

「不必。不需要兩個人都淋濕。」

米克按下電捲門的開關,威爾踏出去,揮揮手道謝。晨光仍暗,雷聲四起,才不過早上七點半,倫敦市中心的交通已經車水馬龍。他拉起領子,大步邁向路口,那邊最可能攔到計程車。街道濕滑,灰色的燈光閃爍在如鏡面一般的人行道上。

他發現幾個穿西裝的人站在另一頭,不禁暗罵髒話。從哪時候開始,全倫敦的人都那麼早起了?大家都心照不宣。

他正想著要去哪裡攔車最好時,手機就響了。是魯伯特。

「我在路上了,還在等計程車。」他瞥見亮橘燈的計程車靠近街道另一側,便朝那兒走去,希望別人不要捷足先登。一部公車呼嘯而過,緊接著貨車急煞,尖銳的聲音蓋掉魯伯特的話。「魯伯特,我聽不到。」他想用更大的音量蓋過去。「你再說一次。」他在安全島上顯得孤立無援,車陣如急流,他看到橘燈閃爍便舉起手,希望司機能在滂沱雨勢中看到他。

「你得打給紐約的傑夫。他還沒睡,在等你的電話。我們昨晚一直在找你。」

「有什麼問題?」

「法務的問題。有一節裡面的兩項條款……簽名……文件……」魯伯特的聲音又被來往的車聲淹沒,輪胎在雨中發出嘶嘶的聲響。

「我聽不清楚。」

計程車發現他了。車速漸慢,在街道另一側濺出水花。他發現街道上有個人本來朝著計程車衝來,結果發現威爾一定會比他早到之後就失望地放慢下來。「聽我說,叫卡莉把文件放我的辦公桌上。」他大吼著,「我十分鐘內就會到。」

他左右張望後立刻低頭朝計程車奔去,準備要將地址說出口。雨水沿著領口和襯衫中間的縫隙直灌,他想等到辦公室的時候一定全身濕透,儘管才走了這麼一小段路。或許需要請祕書出去買一件襯衫。

「我們要在馬丁進來之前,完成實質審查──」

一陣尖銳的聲響讓他抬起頭,魯莽的喇叭聲。他看到黑色的計程車就在面前,司機已經把車窗降下來了,他眼角的餘光看到有個東西以超乎想像的速度朝他逼近。

他轉過身,在那瞬間發現一輛車撞過來,完全沒地方可閃躲。他驚訝地鬆開手,任黑莓機墜落地面。他聽到尖叫聲,那一定是他自己的聲音。他最後看見的畫面是皮手套,安全帽下的一張臉,還有那人的眼睛裡映出他的驚恐。周遭一切都成了碎片,就像一陣爆炸。

然後什麼都沒有了。

※ 本文摘自《遇見你之前(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原著)》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