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在把科幻化為日常現實的路上,自動駕駛車正式於二○○四起進入最後衝刺階段,許多專業團隊紛紛投入開發「自動駕駛」系統,此舉讓人類對於未來科技的創新感到既振奮又擔憂,但就像電影《機械公敵》男主角 Spooner(威爾史密斯飾演)從一開始就排斥的全面機械化那樣,電影情節中人工智慧為了大幅減少交通事故的肇事量,導致進一步控制人類生活的危機,即便是現在全自動的開發還是有待商議。

然而,半自動系統的模式也有其問題;目前為止,沒有一套系統能夠處理所有隨機狀況,曾有部落格文章指出:「自動駕駛車的研發進展雖令人振奮,但仍有長路要走,Google 無人駕駛車仍然需要克服的挑戰包括:『必須習慣在覆雪路面上的行駛;解讀臨時性的道路工程警示號誌;應付許多駕駛人也會遭遇的其他棘手狀況。』自動駕駛車需要判斷目前遭遇的狀況是它無法應付的,並且能立即把操控權交還給駕駛人,這個灰色地帶恐怕是無人駕駛車科技的最大弱點。」

研發工程師發現,大約需要十秒左右的提醒時間,才能確保駕駛人拿回汽車的操控權;換言之,系統必須在車子實際陷入麻煩之前就預測到潛在問題。要做到這點是相當艱巨的科技性挑戰,而且若不要求駕駛人在車子自動駕駛狀態下仍把手放在方向盤上,情況就更為棘手,可見半自動駕駛的開發仍有其挑戰。

改變用路模式與人車關係

有時候,路上同時有人類駕駛車和自動駕駛車可能導致更多問題。回想你最近一次開車遭遇的惱人挑釁事件,例如某人的車子突然切入前方,或是在公路上魯莽地蛇行穿梭。再想像這種人和自動駕駛車一起行駛於路上,而這類車品不佳的駕駛知道自動駕駛車的設定是在任何狀況下採行防衛性駕駛模式,這種「羊與狼同行」的情形恐怕會招致更危險的駕駛行為。

即使現在自動駕駛車科技的樂觀擁護者預期,自動駕駛科技將在五到十年內帶來重大影響。但實際在衡量科技性挑戰、社會接受度、責任與法規方面的疑慮與障礙下,這類預期恐怕過於樂觀。儘管如此,完全自動駕駛車,也就是無人駕駛車終將問市,屆時它們不僅將為汽車產業帶來革命性變化,也會顯著影響與改變整個經濟、就業市場以及人與汽車之間的根本關係,人類該如何面對科技帶來的創新,又將如何應對,這都是機器和我們之間始終存在的問題。

延伸閱讀:

《被科技威脅的未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