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租用公車有時間限制,深夜下班後就不能租了;」陳虹任說,「但我又認為這支片子必須要有夜晚的氛圍,所以只有入夜之後才能拍。加上製作費只夠租兩天,所以算一算,我只有八個小時可以用。」

新銳導演陳虹任在2014年以短片《小夏天》拿下第三十六屆金穗獎的首獎及最佳攝影,也是「逆光電影」製作的《流動中的閱讀風景》系列九支短片當中,〈遲來的讀後感〉、〈愛我就搭公車〉及〈再見我的書〉等三支短片的導演。

愛我就搭公車〉改編自李桐豪的同名散文,影片描述在臺北下班搭著公車回家的女主角,透過手機與在香港的男友互傳訊息;雖然影片的步調輕盈,但因為陳虹任堅持要拍夜景,所以能拍攝時間其實很短。「我那時白天拍另一支片,晚上拍〈愛我就搭公車〉,那兩天好像精神分裂一樣。」陳虹任苦笑。

日常中的超現實

陳虹任的堅持拍出了某種超現實的氛圍,在她的鏡頭當中,尋常可見的公車與街景,呈現出一種不可思議的奇妙色調。「特別的是,這部短片曾經在臺北市公車的BeeTV上播過,只有十天,」陳虹任說起這件事,有種難掩的興奮,「想想看,在臺北市的公車上看到〈愛我就搭公車〉裡的臺北公車,這不是很神奇的事嗎?」

〈愛我就搭公車〉劇照

流動中的閱讀風景》由「逆光電影」的資深監製陳寶旭及其製作團隊準備了十多篇散文及詩作,交由不同的年輕導演進行改編及短片拍攝計劃;也就是說,導演們挑選題材時,看到的並不是寫好的劇本,而是原始的文本。

「我應該是最早來挑題目的人吧?」陳虹任笑道,「那時有十幾篇作品可以選,我馬上決定要拍其中兩篇,因為那兩篇有我想說的故事。」

愛我就搭公車〉是陳虹任在第一時間選中的兩篇作品之一,另一篇作品,則是羅智成的詩作〈遲來的讀後感〉。

與素人演員的互動

「原來想要把〈遲來的讀後感〉拍得更禁忌一點,去談師生戀;」陳虹任表示,「不過和寶旭姊討論之後,覺得這樣的題材不大容易在三分鐘裡講得清楚。」「倒不是不能碰觸這樣的題材,」陳寶旭補充,「不過考慮片長,我可以敘述得更完整、掌握度更高一點的內容比較合適。」

經過討論之後,〈遲來的讀後感〉呈現了兩個高中畢業生沒有說出口的、充滿透明感的青澀戀情。劇中的兩名演員先前都是沒有表演經驗的素人,其中的女主角,還是張大春的女兒張宜;但在影片裡兩人的表現十分自然,完全沒有尷尬彆扭的模樣。「我很喜歡和素人演員共事,先前拍小朋友的時候,我花了很多時間和她們生活在一起;」陳虹任認真地道,「對我來說,教素人表演是種交換真心的過程,很累,但素人演員總是帶給我很多驚喜。」

〈遲來的讀後感〉劇照

向一個私心想要訴說的對象眨眼

再見我的書〉是最後加入陳虹任拍攝計劃的短片,改編自楊照散文〈拒絕長大的煩惱──夏志清編的《夏濟安日記》〉。「其實我的每部作品,都有一個私心想要訴說的對象,我會在鏡頭裡為那個對象刻意安排某些東西,一般觀眾不會知道。」陳虹任笑著說,「這支片子也是如此。拍的時候還因為我一定要做某些設計,和攝影師吵了起來。」

影視改編作品並不是將原始文本一字不漏地搬上銀幕,而是影像創作者在經過思考與消化後,重新敘述屬於自己的故事,在陳虹任的三部改編短片與原始文本之間,都可以讀出這樣巧妙的轉換。

其實,這也是一種「交換真心的過程」。

一如教素人表演。一如認真用心的閱讀。

《流動中的閱讀風景》系列短片:

  1. 流動中的閱讀風景
  2. 遲來的讀後感
  3. 愛我就搭公車
  4. 再見我的書

►►從影像發現閱讀與生活的結合,體會閱讀的感動──專訪《流動中的閱讀風景》監製陳寶旭
►►「我去問爺爺的意願時,爺爺哭了」──專訪《流動中的閱讀風景》導演陶磊

馬上免費下載《犢月刊-NO.41》看更多精采內容!►►

延伸閱讀:

《流動中的閱讀風景》延伸書單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