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孫維利

成立於瑞典的「Afteroom Studio」工作室,是由台灣設計師陳宏銘與魏晨燕夫妻所組成,兩人因陳宏銘在瑞典求學的關係因而定居下來,從工作室的成立到落葉生根,他們眼中的北歐文化與瑞典生活特別的深刻。

由陳宏銘與魏晨燕夫妻所成立的設計工作室「Afteroom」,是少數在瑞典耕耘的台灣設計品牌,二○○六年兩人搬到瑞典,二○○一年創辦了位在斯德哥爾摩的設計工作室「Afteroom」,提倡「簡約與誠實」為設計核心,喜愛能持續而永久的事物,希望透過時間與使用機能來實踐。然而離開成長地來到這裡從事喜愛的設計領域、並擁有一個小家庭;需要適應不同文化及生活方式,以及設計工作的拓展,到底他們眼中的瑞典生活是什麼?

SENSE 問(以下簡稱「S」):在瑞典生活及創作的契機?
Afteroom 答(以下簡稱「A」):我們是在二○○六年舉家前往瑞典斯德哥摩,當初是因為宏銘欲前往瑞典國立藝術設計學院(Konstfack)攻讀碩士學位。我們兩人都非常嚮往北歐設計風格,但遷徙的過程對我們來說充滿挑戰,畢竟適應不同文化和生活方式並不容易。然而,隨著女兒的出生、工作室的成立,幾年下來我們已慢慢適應了這裡的生活步調與環境,於是便自然而然地定居下來了。

S:台灣的生活背景、養成、經驗,是否對您的設計產生影響?
A:(宏銘)當然是有影響的。由於家裡是從事製造業,所以從小在工業區長大;生活環境的周遭就是機器、模具、金屬等加工品。或許是這個原因,我對於工業化的製程很有興趣,也間接的影響我對設計的思維模式。

(晨燕)我是個在都市長大的孩子。從小就有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很喜歡欣賞美的事物。小時候時常與家人旅行全台灣走透透、上山下海,見識到許多大自然的美好,我想也因為這個原因,讓我慢慢地養成對於欣賞美麗事物的喜好。

S:最欣賞瑞典人的哪些生活態度?
A: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同時尊重與自己不同的人。在瑞典長大的孩子從小與家長在家中地位近乎是平起平坐,社會中的勞資關係也相對平等,是一個講求全民公平的國度;無論男女老少貧富貴賤,每個人都有權利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瑞典人種眾多,舉凡膚色、外貌、家庭背景、經濟狀況,等等因素造就獨一無二的每個人,大家對事情的想法也不盡相同;而從小學習接納與自己不同的人,對瑞典人來說是非常基本的生活態度。

S:是否觀察到哪些生活方式與習慣是瑞典獨有的,令人嚮往的?
A:用來形容瑞典的民族性最適合不過的就是瑞典文 「Lagom」(意指:不多不少剛剛好)。相對於越多越好的世俗觀念,瑞典人重質不重量,喜歡事情剛剛好就夠了;瑞典人價值觀裡醞釀著凡事不求強出頭的中庸之道,深信真正的完美就是「剛好」,我們對這種與世無爭謙虛的生活態度情有獨鍾。

S:北歐氣候與環境對設計或個人的創意養成,是否造成影響?
A:北歐冬季漫長,由於去哪邊都不方便所以待在家中時間很長,如此也造就了北歐人以家居為圓心的文化習慣。或許是這樣的原因這邊的設計會如此受到重視。

S:北歐對你們而言,是怎樣的國度?
A:北歐整體來說,在社會資本主義的精神下,是個重視人權維護自然的國度,教育上則講求思辨不追尋單一解答。經濟上靠著原物料出口以及科技研發,在歐盟之中一直處於前段班。但無論如何,北歐也不是如同外界想像十全十美,許多事情不像在台灣般方便,物價更是高於台灣四倍左右,所得稅務至少 30% 以上。所以說其實有好有壞,每個地方各有各的特色。

S:聊聊 Afteroom Studio 成立的過程及品牌的核心精神。
A:Afteroom Studio 創始於斯德哥爾摩二○○一年秋天,我們基於單純的初衷:在短暫的人生中做著自己喜歡的事。就這樣,開始了我們實踐自我的旅程。在工作室成立的草創時期,最初原本是以經營品牌的概念為出發點,希望將我們心目中簡單美好的事物一一呈現出來。後來參與了多次國際展覽,因緣際會而逐漸轉型為設計公司,目前與多家品牌製造商合作,主要提供家具、家飾、產品等設計服務。工作室的轉型讓我們心思更專注於設計工作,Afteroom 核心精神仍持續保持著「簡單誠實卻深思熟慮、經得起時代考驗」的創作理念。

※ 本文摘錄自《Sense好/感 06月號/2016 第50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