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對於《鹿鼎記》的讀者來說,想必對韋小寶泡過俄國妞,又把這種困難語言講得啵兒棒這件事印象深刻吧!尤其在第四十七回《雲點旌旗秋出塞 風傳鼓角夜臨關》中,他對圖爾布青(Aleksei Larionovitch Tolbuzin)道:「你們羅剎國有一味菜『霞舒尼克』,當年像在莫斯科吃過,滋味很是不錯,現下我又想吃了!」轉頭對十名廚子道:「做霞舒尼克」!十名廚子應道:「得令!」

那麼這道連「撫遠大將軍 一等鹿鼎公」韋小寶都念茲在茲的羅剎國「霞舒尼克」是什麼美饌珍饈呢?其實在維基百科的詞條上也找得到,它被翻譯成「俄羅斯烤肉」(Shashlik),照片看來並不太吸引人。

至於俄羅斯烤肉串的身世,充其量只是一道「舶來而在地化的俄國菜」,起源不詳,遲至十八世紀才出現,所以照理來說,韋爵爺應該吃不到,更不該知道這個名詞才對,而且在中亞與高加索的菜單上也都看得到,霞舒尼克還是一個從克里米亞韃靼語轉化為俄文的外來語。

為什麼這樣「來歷不明」的菜被稱呼為俄羅斯烤肉呢?那就得從簡單地回顧一下俄國歷史了。

現代的俄羅斯,由一個小小的公國起家,靠著取得金帳汗國大汗的信任逐漸取而代之,並且在短短兩三百年的時間,就成為橫跨歐亞的世界第一大國:幅員佔世界陸地面積1/6,大大小小超過一百八十個民族,而這些民族的美味佳餚,也自然而然成為廣義上的俄國菜。

的確每個民族的烹飪都有其特色與獨到之處,但是不可諱言,有些民族,像是喬治亞與烏茲別克的菜色,就是特別有名,幾乎在俄國的每個城市都找得到喬治亞與烏茲別克餐廳,起先我以為每一個民族,至少應該都會開家餐廳吧,所以我問一個俄國朋友:「我只看到喬治亞與烏茲別克餐廳,有沒有其他民族的餐廳,比方說吉爾吉斯菜啊?」「你問倒我了!」他聳聳肩說。

史詩一般的美食

「每一道喬治亞菜,都是一首史詩。」俄國大詩人普希金曾經在這個高加索山麓旁的國家住過一段日子,並且愛上了這裡的食物。

既然每道菜都是是首史詩,那就像讀唐詩往往先由李白的〈靜夜思〉入門一樣,喬治亞菜也有一道入門的哈恰普哩(Khachapuri)。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每道菜都是一首史詩!不過韋小寶究竟有沒有吃過「霞舒尼克」?

哈恰普哩的做法是在發酵之後的麵包上加入乳酪和雞蛋等食材,飽足感百分百,而且,它的價格還能夠反映喬治亞的通貨膨脹情況。

但是,第一次吃它的時候,我在喬治亞趕路,無暇細細品味這首「史詩」,甚至連外型都沒瞅上一眼。直到去年在海參崴的餐廳內,看到印刷精美菜單上的圖片,也許思鄉吧,一看到哈恰普哩的外形很像臺灣,我就決定點來吃,也沒發現原來它就是哈恰普哩,直到放入口中。當然啦,餐廳內的作工與用料細緻許多,不過它的基本口味沒變,所謂的史詩必然是如此吧!

那麼位居過往絲路的烏茲別克菜呢?

烏茲別克人的羊肉料理堪稱一絕,如果你對羊肉沒有先天性的懼怕,位於歐亞要衝,學到中國人製作麵條的羊肉麵(Lagman),就絕對該列入點菜的清單,而且口感會讓用餐者印象中羊肉的腥羶味被完全顛覆。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每道菜都是一首史詩!不過韋小寶究竟有沒有吃過「霞舒尼克」?

另外很多中亞菜,包括阿富汗、塔吉克,乃至於新疆的維吾爾族餐桌上都有的「抓飯」(Plov),也是一道必點的烏茲別克菜,雖然已不用手抓,但是這個名稱的中譯還是被保留下來,並且禮貌上,永遠要記得稱讚自己口中的抓飯勝於其他民族的抓飯,儘管差別可能不太大。其他包括羊肉餃子在內,烏茲別克菜滿足了俄國人對於異國風情和陽光、香料的想望,喬治亞菜也一樣,這或許正是在俄國到處都看得到這兩種菜的原因之一吧,在海參崴還有腦筋動得快的商人,直接開了一家喬治亞+烏茲別克餐廳,把老饕一網打盡!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每道菜都是一首史詩!不過韋小寶究竟有沒有吃過「霞舒尼克」?

俄國那麼大,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特產,但是要說山珍海味,濱海省(Primorsky Krai)絕對當之無愧。

濱海省這塊在咸豐八年(1858),由我們十四爺的玄孫奕山簽訂的《璦琿條約》中被割讓的土地,是過去東北的一部分,臨日本海,山地起伏,因此魚與熊掌可以得兼,必定讓孟子羨慕不已,尤其是讓人食指大動的帝王蟹價格,硬是比臺灣便宜一半以上,那麼熊掌的滋味呢?聽說像蹄膀,膠質很多。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每道菜都是一首史詩!不過韋小寶究竟有沒有吃過「霞舒尼克」?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每道菜都是一首史詩!不過韋小寶究竟有沒有吃過「霞舒尼克」?

熊肉料理!

回想蘇聯的史達林時代,執政當局強調「快樂、富足、歡喜」,於是史達林派遣心腹米高揚(Anastas Ivanovich Mikoyan)到美國考察,之後不久,一本再版十二次,總發行量超過八百萬,厚達四百頁,將所有民族的各類佳餚,分門別類地整理成一家之言,再加上「資本主義新吃法」的食譜《美味與健康飲食之書》(The Book of Tasty and Healthy Food)問世,並且自1939年起至今,影響了好幾個世代的廚房與餐廳,,儘管對於當時的人來說,食譜上的許多食材只能望梅止渴,可是對俄國與前蘇聯各民族的餐桌感興趣的人來說,閱讀這本書必定歎為觀止。

近年來,中餐也成為俄國人的最佳選擇。價廉物美口味好不在話下,連大火快炒也移植到俄國的中餐廳了,想吃遍俄羅斯嗎?各種美食正對著你招手呢!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每道菜都是一首史詩!不過韋小寶究竟有沒有吃過「霞舒尼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

延伸閱讀:

  1. 李太白集
  2. 俄羅斯
  3. 晨讀10分鐘:文學大師短篇名作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