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黎兒

自己泡茶很好喝,不過讓很會泡茶的人泡給自己喝也很不錯;在家裡喝茶不錯,在讓人能心靜自涼的和風老建築喝茶也很不錯;只是喝茶很好,如果有美味茶點搭配也很好。像是我到上野公園去看美展後,就會去 1875 年起就佇立在那裡的「韻松亭」,在這個茶屋吃晚飯不便宜,但中午吃花籠膳或茶壺三段便當則物美價廉,這是個對材料講究的老鋪,自稱老江戶的人都知道的地方,窗邊綠意盎然,這是在東京正中央無法相信的奢侈,忘記剛才看過的前衛的現代畫,彷彿進入時光隧道,飯後可以轉移陣地到樓下的甘味處,讓熟練的女中為自己刷出一盃香濃的抹茶,眼前俐落的手指轉動的感覺,讓人對那茶充滿期待,如果加上葛切或當天應時的和菓子,就會覺得自己在東京過了很完美的一天,好享受、好幸福,雖然我也愛喝咖啡,但有時會覺得喝茶的安詳感不是輕易能取代的!

大人味茶店:一保堂、祇園

東京或京都可以用像樣茶碗喝抹茶的地方很多,或是許多和食名店泡出來的煎茶也都大有學問,日本茶除了茶具考究外,往往也搭配有庭園或是水琴窟抑或水竹扣石窟(鹿威)的癒療音,搭配茶香,靜心效果十足。

我也喜歡到京都一保堂茶鋪的喫茶室「嘉木」喝茶,抹茶之外還有玉露、煎茶或焙茶等可挑選,經店員耐心指點而沖泡出來的茶,都甜美無比,而且還會搭配該店精選的各種和菓子,像雙葉栗大福、二條若狹屋的烤薯餅或是許多不外賣的名店的時令菓子,而且每個客人都會嚐到不同的,這裡是該茶鋪普及日本茶的據點,邊泡邊喝邊吃,享受一個小時或更久的屬於大人的時光,居然只要 600 日圓左右,也會喚回許多日本人已經失去的日本茶的茶心。不僅熱煎茶、抹茶等會生津解渴,暑熱的日子,我在京都也常會鑽進祇園的鍵善良房,先喝杯濃綠的冰抹茶,然後再慢慢享用葛切,否則熱昏了頭,就無法細細品味了。

凝聚生命力的魅力新茶

有位朋友家裡是靜岡的茶商,每年 5 月初新茶剛摘採,就會寄來茶師精選的一番茶,亦即新芽的茶,是當季的「初物」,新茶的魅力是凝聚了生命力的含蓄的香味,茶樹從秋天到春天都在休眠中,春天吹冒出的新芽,蓄滿了休眠期間的養分,日照時間還沒那麼長,甘甜清香,摘了一番茶之後再摘的葉子是二番茶、三番茶,而傳說每年的八十八夜(從立春起數88天)摘的茶,喝了可保一年的健康,每年收到八十八夜前後摘的茶,就會感受到朋友的祝福,日本茶祖的榮西寫過《喫茶養生記》,或許真有道理,新茶除了甘美外,那鮮嫩的綠色也很迷人。

日本茶外,普通日本人喝紅茶也很講究,茶園茶種、保存方式、茶具等都有茶經可說,紅茶講座很多,許多OL幻想自己口鼻伶俐成為紅茶品茶師就可以不用上班了,平時泡紅茶也都會用沙漏計時;最近幾年迷上中國茶的人越來越多,不少人跑到台灣尋找好茶的人,像女作家桐島洋子的飲料除了啤酒,只喝凍頂烏龍,而女星風吹純最近有空就跟跟一位台灣出身的女茶藝師一起去安溪買鐵觀音等,或許會讓人相信這些在第一線的資深美女青春永駐的祕訣就在中國茶裡吧!

※ 本文摘自《日本幸福時間》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