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採訪/黃子紘、劉冠吟 撰文/黃子紘 攝影/張界聰

白天在家裡陽臺或是計程車上,點一根菸,就著天光看柳殘陽的小說,這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刻。

武俠小說是 50、60 年代每個人的娛樂首選。以前也沒什麼休閒娛樂,漫畫不太流行,課本那麼生硬無趣,所以我從小學就開始去同學家看武俠小說。武俠小說不只是劇情高潮迭起,還有人物的描述纖細,打開書感覺自己就是大俠,我的人生跟武俠小說就這樣產生不解之緣。

開始收藏武俠小說是當完兵後。退伍前在南部租了一套柳殘陽的武俠小說。沒想到之後被調到新竹,那套書再也沒機會還,留在家裡便成為我收集的第一套老武俠(註)。

出社會後,在公司上班上得索然無味,那時在印刷廣告業上班,每天就是跑印刷廠,了無新意。武俠小說依然是我的救贖,在書裡我能是不同角色,體驗不同的世界,所以就算有固定的工作了,我還是經常往返二手書店。後來遇到媽媽生病住院,在醫院的空檔到一樓抽菸,跟排班司機聊天,發現計程車這個行業的時間彈性,而且買書方便,可以邊照顧媽媽邊上班,才決定成為計程車司機。

開計程車理應是生活的重心,但在我的世界裡,蒐書早已變成首要任務。開著計程車是去書店找武俠小說的路上,途中若是剛好有客人招手搭乘,也只好停下。每天早上,當書店還沒開門的時候,我會先到臺大周邊排班,邊排班邊看武俠小說。可能看到正精采的地方有客人上車,只好把書中的情境擱著,等到紅燈亮起再繼續讀;中午吃午餐,也是邊看小說邊吃;下午一點開始跑各家書店和中盤商找老武俠小說。

很多司機看到我在看武俠小說,都會問是在哪裡租的,我回答他們:「這些書都是我自己的,如果想看就跟我借吧。」租書屋因此成立。對我來說,蒐書與藏書是我一生的志業,湊齊每間出版社每一系列的圖書編號是我的樂趣——不斷地尋找、挖掘、整理、保存。別人看我或許覺得走火入魔,但對我來說它們不只是武俠小說,而是被人們遺忘的美好歲月。

在陽臺,天光下配上一根煙,是閱讀武俠小說的最佳伴侶。(圖片授權/小日子享生活誌)

在陽臺,天光下配上一根煙,是閱讀武俠小說的最佳伴侶。(圖片授權/小日子享生活誌)

好幾年前,我的前妻因為我對武俠小說太過狂熱而離開我,她說受不了家裡有那麼多武俠小說,叫我別收集了。但我還是拼命找書,那時我還只有一百多本藏書,現在有一萬多本,每一本在租書屋的哪個角落我都知道。每一套書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我一起生活在這個屋簷下。

註:意指早期絕版的武俠小說。

林志龍.計程車司機・老武俠書店老闆
蒐了 31 年武俠小說,開了 12 年計程車,家中有上萬冊老武俠。香菸與武俠小說相輔相成,是他人生的必需品。

繼續閱讀系列報導:

  1. 一張畫紙一個故事 隔著鐵網窺探監獄人生
  2. 在辦公室裡繞了個彎 繼續沒有退路的歌手夢

※ 本文摘錄自《小日子享生活誌08月號/2016第52期》(穿越夢想的平行時空 兩種身分 兩種人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