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宋怡明(Michael Szonyi)

在1950年代早期的緊張氣氛中,軍人對平民的性暴力似乎十分普遍。「在山后、山外和金城有很多女性遭到強暴,大家都議論紛紛。施暴的軍人會被處以相當嚴重的刑罰,但這樣的事還是會發生。胡璉在當地居民心中留下正面印象的一大原因,在於他加強軍隊紀律有功,使居民無須擔憂女性被強暴的威脅。在眾多當地受訪者的眼中,胡璉處理強暴問題的主要方式,是創造一個讓軍隊官方能夠提供性交易的媒介。

軍妓體制的故事,讓我們能夠了解軍人和女性之間的性關係如何被管制。在我能確認的範圍內,金門島上沒有一位平民女性直接成為性工作者。本書探討軍妓體制的原因有二: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在於,軍妓體制是整個軍事化政權以及軍民關係管理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第二,即便金門的女性沒有直接參與其中,這個體制仍對她們造成重大影響。

於金門山外村經營書店的陳長慶,在1965年成為金門防衛司令部政務辦公室的職員,當時他十九歲,負責該駐紮地的各項社會福利措施,包括福利社、電影院、基地附設的理髮店和洗衣店。但他最重要的任務是管理軍妓院,較正式的名稱為「軍中樂園」或「特約茶室」,但人們往往以「八三一」(八三么)稱之。很多人說八三一是妓院提供的電話號碼,但陳長慶表示這是錯誤的說法。他說八三一的名稱來自中文電報碼中的83111,代表的是指稱「女陰」的粗俗字詞。他說,在軍中八三一也成為了對女人的俚俗稱呼。

人們常以「大幅削減強暴事件」來誇讚軍妓院的設立。隨著部隊人數增加,新的妓院陸續建立,到陳長慶任職時,共有十間妓院,每間各有十至四十名不等的性工作者。早年八三一體制的頭頭是一位來自上海的老鴇兼妓院老闆,員工大部分是退伍軍人,但有些當地居民也擔任保鑣、簿記員和看守人。他們都是戰地政務體制下的僱員,而負責管理八三一的單位是政戰部政五處。

金門島上的許多人相信,八三一的性工作者是在臺灣本島公娼制度之下非法從事性交易被定罪者。一篇1960年的雜誌文章收錄了一位少女的訪談,她表示自己在臺灣被以拉客賣淫的罪名逮捕,而她只有兩種選擇──坐牢或到金門八三一服務。但更多的證據顯示性工作者是自願前往的,招募過程的相關資料也非常多。當然,其他時空背景的娼妓史告訴我們,從娼鮮少是自由選擇下的結果,而通常是暴力、貧窮、別無選擇等因素所導致。儘管軍妓院的制度相當殘酷,但許多人正是看上金門不為人知的特色。「沒有人知道她們在這,這就是她們來的原因。」

除了娼妓的悲慘過去外,八三一的體制和亞洲許多其他地區的軍事化性交易有不少共通點,在韓國或其他地區服役的美軍對其運作方式應該十分熟悉。當一位軍妓(或稱「侍應生」)初到金門,她的照片會被掛在售票處旁的板子上,每張照片下都有一個號碼,對應她分配到的房號。顧客必須指定號碼,購買票券,依序等待。規模較大的八三一在庭院裡設有撞球桌或小吃部,供士兵打發等待的時間。在1950和1960年代,妓院總是生意興隆,在全單位都休假的日子,院子裡「比電影院還忙碌」。妓院隨時都營業,營業時間有三個時段:早上八點到十一點半、下午一點到五點、晚上六點到九點的宵禁時間。唯一暫停營業的時間是每週四,因部隊要忙政治意識形態教育。在八三一裡,週四早上進行環境清潔,下午由醫官對軍妓進行強迫的醫療檢查,檢查結束後晚上照常營業。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