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商業周刊提供

每股賺 20 元的快閃記憶體控制 IC 廠會爆出假交易事件?做中國的生意面臨什麼兩難?這樁案件,恐怕只是業界冰山一角。

進入一個規範模糊的市場時,追求成長和合乎法規,是商界無解的兩難習題嗎?

八月五日傍晚,新竹地檢署搜索台灣最大的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控制 IC 廠群聯,約談董事長潘健成與多名員工,懷疑潘健成和群聯涉嫌隱匿與其有實質控制權的聯東電子(現更名為曜成科技)、華威達科技與永馳科技三間公司,在二○○九年至二○一四年間的關係人交易,單年度的部分重大交易甚至高達百億元,以群聯近幾年的營業額來看,占其營收近三到四分之一。

同時群聯與這三間公司,涉嫌有四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十二億五千六百萬元)的假交易。據了解,檢調比對永馳跟群聯、聯東和華威達的外匯進出資料,以及海關通報的異常資料,認為數字無法兜攏,因此推測當中有不實交易。

phison

Business review

Photo Credit: GraphicStock

董座承認踩紅線,但絕無掏空
「對手不守規則,我們該平庸或積極?」

潘健成後以兩千萬交保,召開記者會強調:「絕對未從中取得不當利益,更無所謂掏空,」聲明每一分獲利均為真實。

群聯向來是記憶體業模範生,去年營收三百七十二億元,每股盈餘逾二十元,領先同業。一位記憶體業分析師表示,群聯是獨立於東芝、美光等大廠外,全球少數擁有快閃記憶體控制IC能力,又能跨足記憶體模組的廠商,因此即便出事後,供應商與客戶仍表示支持。

但這樣一間台灣科技業的模範生,為什麼涉嫌隱匿關係人交易,甚至有假交易之嫌呢?

潘健成口口聲聲強調,這些違法行為,是為了「公司長遠布局」、「對手不遵守規則,︙︙我們究竟要平庸的經營,還是積極經營?」既承認自己「踩紅線」,卻又欲言又止,更讓這案子充滿弦外之音。熟悉科技與記憶體產業的財會和法務人士認為,群聯事件,其實是將這產業「不能說的秘密」給翻上檯面。

設海外公司打「擦邊球」
吸收利潤波動風險,穩定母公司財報

「每一家公司要賣到中國去,幾乎都有他們的變通方式。」一位熟悉記憶體產業的人士表示,為了進軍中國,在海外設子公司、或開設有實質控制權的代理商,將貨品賣進中國,是記憶體業常見手法。原因有二,一是為了讓帳面上的營收與獲利穩定。

記憶體是價格起伏相當大的產業,最上游的記憶體顆粒,一年間價格可以在十倍上下來回。連帶的,下游記憶體模組價格也跟著起伏,過去在中國,甚至有人將記憶體模組當成黃金白銀一般做期貨交易。

上市公司為了讓營收與獲利平穩,因此會用相對穩定的價格,將貨品銷往表面上看不出有從屬關係的海外子公司,再由海外子公司將貨品銷到客戶端,把營收、獲利波動大的風險,留在海外公司,使台灣母公司的財報相對平穩。

以群聯為例,有可能將快閃記憶體模組,用相對穩定的價格,先出貨至永馳、聯東和華威達三家公司,再由這三間公司將貨物銷往大陸,這期間因記憶體價格波動產生的損失或獲利,便由三間海外公司承擔。

「這是滿常見的方式,不只記憶體界,台灣 IC 業也會這樣,但記憶體價格波動明顯,上市公司有數字績效壓力,特別會這樣做。」該記憶體業分析師表示。

設立海外公司的目的之二,則是為了支付那些「沒有憑證」的費用。

留錢對付「潛規則」
支付檯面下的費用,解決經商障礙

該名記憶體業人士舉例,假設一批貨是十元,台灣母公司會用八元將貨銷往海外公司,再由海外公司將貨物以十元銷出,中間的兩元利潤,則留在海外公司,當作「緩衝」(buffer),支付營業上許多無法取得合法憑證的費用。

「例如你給客戶的總經理一百萬、給中國關稅署官員錢,你怎麼拿憑證?專利興訟叫人家不要來告你,你要怎麼給錢?」該產業人士表示,尤其進入中國這種充滿潛規則、缺乏規範的市場,更需要這些費用,擺平經商時會遇到的大小障礙。

這種將貨品以低於市場價格賣出的方式,有可能損及公司利益,但以群聯為例,公司可以主張,若沒有將利潤留在海外,支付檯面下的營業費用,將無法為公司創造更大的利益;但反之,檢察官也可以合理懷疑這些利潤,是否進了公司高層的私人口袋。

※ 本文摘錄自《商業周刊 第1501期 2016/08/17》〈封面摘要〉,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