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商業周刊提供

樂陞科技因日商百尺竿頭公開收購案破局,股價連吞五根跌停板,創下二○一二年八月以來新低。若以公開收購起始日的股價計算,三萬餘名參與應賣的股民慘賠近二十二億元。當小股東、主管機關金管會都搞不清楚發生何事時,答案,可能在一位屏東飼料廠的神秘董事身上。

這是台股有史以來首次公開收購成立,卻未依約履行的案例。百尺竿頭數位娛樂五月宣布,公開收購遊戲上櫃公司樂陞至今,整起收購案走向從一開始的惡意突擊收購、雙方達成共識、投審會通過收購案、百尺竿頭延遲支付交割款項,到最後宣布放棄公開收購,收購案破局。

連曾出過《股市提款機》等書,被稱為當沖高手的專業投資人陳信宏,有十八年以上的投資經驗,之前曾參加過數次公開收購應賣,這次也看走眼,參與樂陞應賣時雖有做避險,但仍賠了近兩百萬元。

為何連專業的投資人,都在樂陞案上栽了跟頭?

一位股市打滾超過二十年的大戶分析,樂陞董事長許金龍在台北商專時期是念國貿出身,後來又在台大政治系、法律系雙主修,他對商業、法律都了解,「百尺竿頭公開收購案破局後,原來並不違法,這也是樂陞案才教會了大家這件事。」

當此案破局後,主管機關比對發現,樂陞在三月初發了三檔可轉換公司債,總額高達二十億元,四月即可轉換成普通股,五月百尺竿頭隨即宣布公開收購樂陞二五%股份,這三筆可轉債在七、八月期間被大量轉換。由於轉換時機敏感,櫃買中心已針對認購人身分和轉換時間進行追查,了解背後是否有有心人士乘機炒作、套利。

百尺竿頭原始負責人是他

只是,有誰可以這麼巧,配合在樂陞可轉債的換股期間,剛好發布公開收購案?百尺竿頭的角色,成了最重要的關鍵。然而,當外界把焦點都放在百尺竿頭負責人樫埜由昭身上時,卻沒注意百尺竿頭在五月三十一日宣布公開收購樂陞的前兩天,該公司負責人都還是黃文鴻。

他,是百尺竿頭的原始負責人,至今為止,樂陞的火還未燒向他。

由黃文鴻掛負責人的百尺竿頭,對樂陞的興趣從二○一四年就開始,當年就打算參與樂陞私募一○%股權,由於百尺竿頭為僑外資,最後因投審會未能於時限內審核完畢,該私募案並未通過。

※ 本文摘錄自《商業周刊 第1504期 2016/09/07》,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