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Pamela

我們都聽過納粹的暴行和慘案,卻都忘了歷史其實離我們不遠,並有可能會再度發生。

穿條紋衣的男孩》的故事發生在「奧特─喂」,一個灰暗、空曠又死氣沉沉的地方。小男孩布魯諾一家因為「炎首」的命令,搬離了有大房子、漂亮街道、友善人們的柏林,來到這個有鐵絲網和穿「條紋睡衣」的人們的新居住地;世界在這裡被分成兩半:鐵絲網的裡和外。對九歲的布魯諾而言,他不懂世界發生了什麼事,鐵絲網內的世界只代表沒有功課的自由和擺脫討人厭姐姐的機會,他原本沒有機會真正認識鐵絲網裡的世界,直到他在一次探險裡,偶然認識了一位鐵絲網內的男孩……

從孩童的角度看,這本書只是兩名男孩的友情與冒險故事;然而曾讀過二戰歷史的讀者,卻能察覺不經意出現的歷史片段:衣服上的臂章其實是猶太之星,「奧特─喂」其實是二戰時的奧許維茲,那句「希特勒萬歲」,當然與布魯諾所想意義不同,並非代表「好,再會了,祝你有個愉快的下午。」隨著故事的進行,布魯諾和姊姊常不小心說出令人擔憂的話,種種「不合時宜」的舉動也令人捏把冷汗,但就像布魯諾的疑惑──圍牆這邊和那邊的人到底有什麼不同?誰來決定誰可以穿上制服、誰穿上條紋睡衣呢?正因為布魯諾還小,他對許多事的看法也更加直白沒有顧慮,所以他不覺得和猶太人互動有什麼不對,給需要肚子餓的人食物不需要區分種族,對布魯諾而言,他沒有歷史的包袱、敵對的立場,猶太人和德國人並沒有什麼分別。或許,孩童的世界遠不如大人的複雜,也或許,世界本就該如此單純。

透過布魯諾的眼,我們看到的是不只是大時代的縮影,還有許多小人物的故事。在「奧特─喂」,這裡有原為醫生的侍者,從故鄉被抓走的鐘錶店老闆,還有和父親分道揚鑣的年輕中尉;而有趣的是,故事裡的角色很難評斷是好是壞,同一個角色卻有著不同的身分。像布魯諾的父親,他可以同時是軍人、父親、恩人和劊子手,在不同人眼裡他有不同的樣子,他所做的決定也不一定每次都帶來惡果,除去司令官的身分,他也只是大時代裡的一個小人物罷了。

故事的尾聲,小男孩布魯諾決定進行最後一次探險,悄悄溜進鐵絲網內幫結識的男孩一個忙──尋找對方被帶走的爸爸。最後結局的描寫並未如想像中殘酷,卻令人暗暗心驚。如同文末所說:「這些事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而且像那樣的事永遠也不會再發生了。在我們這個年代不會。」

或許吧,我們都如此盼望。

過去人們遺忘的歷史

  1. 歐洲難民潮,是誰讓歷史重演?
  2. 在《你不知道的台灣》讀到30年前聽說的金門中山室屠殺事件
  3. 「沒有人知道她們在這,這就是她們來的原因。」──「軍中樂園」的真實樣貌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