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text/Wei photo/周治平

鷹峯(たかがみね)坐落京都洛北地區丘陵,德川家康將其賜予藝術大家本阿彌光悅為居地,發展成藝術集落「光悅村」,其流風遺跡,至今留存「鷹峯三寺」──源光庵、光悅寺及常照寺,每至紅葉時節,不比左京人潮雜遝,清幽侘寂,是一處洗滌心靈的紅葉祕境。

感悟人世生滅:源光庵

tl136-1-1

禪是日本文化的精神所在,以景悟禪,「源光庵(げんこうあん)」可謂鷹峯三寺之翹楚,原為禪僧徹翁義亨的隱居所,由後人卍山道白改立寺院。

源光庵本堂正對枯山水前庭的一側牆面,洞開了二扇窗槅──四方形的「迷惘之窗(迷いの窓)」及圓形的「徹悟之窗(悟りの窓)」,四方象徵了人生必經的四苦八苦「生老病死」,圓則展現了一個空靜虛豁的大宇宙,循環往復,生生不息。靜坐榻榻米,凝望窗外韶華盛極的楓紅,如火絢爛,漫天壓倒一地綠意將褪的蕨石苔坪。一樣景色,以方圓二形示現對比,似乎暗示了迷惘和徹悟只在須臾一念,卸下執迷的框角,照見初心,方見人世生滅無常的定理。

晨間坐禪,在一方無聲靜寂之中,感悟人世,觀照內省。燃一炷線香,冉冉輕煙,隱隱沉香,消散了如千斤重擔的惶惑憂怖。爾後聽住持一席法話,明心見性,尋回最初的純粹心境。

一晌浮生清寂:光悅寺

tl136-1-2

藝術大家本阿彌光悅受德川家康賜予鷹峯一地,率本阿彌一族移住,擇視野開闊一隅,結草廬而居。光悅過世後,就地埋骨,其草廬被改建為「光悅寺(こうえつじ)」。

光悅工於繪事,為日本畫開創了華美的琳派風格,其書道名列寬永三筆,亦精於漆器蒔繪、陶藝和茶道。光悅習茶,深受茶聖千利休的影響,師從其傳人古田織部,與其孫千宗旦交好,並依其奠定的樂燒法創作茶碗。大正以降,寺境更散建了七座茶室及露地(茶庭),光悅寺彷彿浸潤在一縷幽微茶香之中,正是千利休的茶之美學「清寂」。時序入秋,華美楓色染紅一山,極目遠眺,彼方可見熱鬧的京都市街,襯得深山中的光悅寺益發清幽。

掩映在一樹樹朱紅絢美的熱鬧之下,悄然默立其間的茶室,更顯出一種淡然的遺世獨立。漫步露地──象徵了紅塵俗世與心靈的過渡之地──拋卻浮世,融意念於天地的悠然曠遠,即是茶人所追尋的禪之意境。

遙想百年流風:常照寺

tl136-1-4

本阿彌光悅之子光嵯篤信佛教,發願於光悅村建寺,請來日蓮宗日乾上人開山,供奉《妙法蓮華經》,寺號「久遠」,為「常照寺(じょうしょうじ)」前身。寺中開設「鷹峯檀林」為修行道場,亦別名「檀林寺」。

位列寬永三名妓之一、第二代吉野太夫,才貌名動天下。嫁予富商灰屋紹益,皈依日乾上人,虔心禮佛,並捐建了一座以朱漆塗飾的山門「吉野門」。寺境一座茶室「遺芳庵」為吉野太夫的最愛,在她薄命早逝之後,依遺願埋骨於此,至今每月舉辦吉野茶會,每年春季並有祭儀「吉野太夫花供養」。

秋至,楓樹如團團紅雲,纏綿在朱門左右,幾分的綽約風流。寺境秋楓招展,濃淡苔綠之上,紅葉厚積了錦重重一地。閒步至本堂後方,清池苔庭,吉野太夫的茶室與墓碑靜立一隅。在秋季限定的露天茶席,就著楓紅飲一碗苦綠,遙想百年前的檀林流風、美人行跡,皆消逝於歲月更迭之中,不管是如何的雲湧風起,皆有始終,一念及此,困住本心的種種執念亦可釋然以對。

tl136-1-5

更多內容…請掌握《TRAVELER Luxe旅人誌》動態,歡迎加入FB粉絲團
官方網站:http://www.mook.com.tw

※ 本文摘錄自《TRAVELER luxe旅人誌 09月號/2016 第136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