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照片/栞

創社十周年的獨步文化在2016年10月邀請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來台與書迷見面,並在台中、高雄、台北各舉辦了一場不同主題的講座。

台中場講座以「創作」為主題,由推理評論家余小芳主持,初野晴提到創作之前,他接觸大量的書籍、電影,因為想要寫自己想要看到的東西,因此開始投入創作。剛出道的時候初野晴仍擔任業務工作,壓力相當大,兼職創作對他來說也是紓壓方式。

初野晴認為真正想要創作的人要大量閱讀,才能累積自己的靈感抽屜,除了閱讀,業務時代每個月都會接觸超過兩百個人,這些都成為他的靈感累積。初野晴建議:如果不知道怎麼描寫角色,可以參考小說《哈利波特》系列,裡面的主要角色都具有各自特色;萬一還寫不出來,那就先設定一個平凡的男性跟特別的女性,也許就能碰撞出不同的火花。初野晴也提及為何他將筆下的兩個主角設定為情敵,而且還說出了「春太與千夏絕對不會交往」的宣言,令在場書迷大聲驚呼。

「我想寫自己想看的小說!」──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來台講座側記

高雄場由推理評論家路那主持,由台灣作家薛西斯與初野晴對談關於兼職作家的創作秘辛。兩位作者都以從文學獎出道,初野晴非常喜歡橫溝正史的作品,認為既然要努力拿獎,那就要拿自己喜歡的小說家的獎,所以投了兩次橫溝正史推理小說獎。薛西斯則是得了各種不同的大眾小說獎,近期以《H.A.》入圍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

還在兼職寫作時,初野晴選了比較女性化的筆名,也費了一番功夫保密,他還有個十分相像的雙胞胎弟弟,所以如果被發現,他就將責任推給弟弟,他的弟弟也會簽他的筆名。薛西斯則說,台灣的公司比較沒有特別限制,況且在台灣如果紅到大家都知道自己在出書,可能就有辦法辭職了吧?

「我想寫自己想看的小說!」──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來台講座側記

初野晴提到如果每天寫五小時、連續寫三年,就會有一定的東西累積,這是當年他當兼職作家時,一位前輩告訴他的方法;薛西斯也以數字舉例,若是想在三個月內寫一本三十萬字的書,那麼一個月就是要寫十萬字,一天大約就是要寫三千多字。兩人都認為只要持之以恆,便能夠完成一部作品。

路那覺得每個作家都有屬於自己的核心概念,像「春&夏推理事件簿」中,初野晴在意的是解除心結;薛西斯的幾部作品,像《H.A.》或《不死鳥》,則是描繪著虛與實或生與死的界線存在。初野晴提到,他的作品雖然是在校園之內,但他希望能夠把校園之外的東西拉進自己作品裡面,讓大家知道外面也有解決的方法,可以尋求外界的協助。

推理評論家曲辰主持的台北場,主題回到「春&夏推理事件簿」,初野晴再次強調「春太與千夏絕對不會交往」,目前日本出版的五集中都沒有寫到任何他們會交往的徵兆,曲辰笑著說徵兆不是作家說的、而是讀者們的自由心證。曲辰提到這整個系列的感覺,像是把世界包在這個校園之中,初野晴再次提及他覺得很多校園故事都會讓事件在校園裡解決,但他希望告訴讀者的是,外部也有很多的解決方法。

「我想寫自己想看的小說!」──日本推理作家初野晴來台講座側記

這個系列沒有特別的時代標的,角色們沒拿智慧型手機、也沒討論現今最流行的事物,初野晴希望這個故事在未來拿出來看,仍然能保持新鮮感,因為故事中會碰到的問題,可能會一直存在;若有機會,他也會會把來台灣的經歷,放進這個系列。

三場講座都盛況空前,初野晴也針對三場的主題分別回答了相當豐富的內容,最後更提出希望能突破名額限制,為到場的讀者都簽名,是一位非常親切幽默的作家。而他的作品「春&夏推理事件簿」就像他本人一樣,幽默、風趣,但帶著嚴肅與正經的效果卻不失輕鬆。

初野晴來台系列專文:

►►有沒有屍體都要推理!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