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泰勒‧皮爾森(Taylor Pearson)

就業是否盛極而衰?

就業已經到了盛極而衰的時候。二十世紀下半葉那個就業就能富足、高薪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

1983 年以來,唯一仍然顯著成長的「就業」是「知識性非例行性工作」(Non-Routine Cognitive Jobs)。換句話說,也就是「創造系統」的工作。

風險投資公司KPCB(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在2015 年發表的報告中指出,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U.S. Bureau of Census)從1948 年到2000 年的資料發現,就業的成長速度是人口的1.7 倍,但是,自2000 年以來,人口的成長速度是就業的2.4 倍。

對社會和個人來說,癥結在於我們問錯了問題:「我如何得到工作?」更好的問題應該是「我如何創造工作?」如果「創造就業」這件通常只有政治人物或大公司執行長在講的事,是你現在能夠辦到的,那會怎麼樣?

有3 個主要的理由足以說服我們已經在就業盛極而衰的階段,並且接近後就業時期:

  1. 過去十年來,通訊技術發展快速,而且全球的教育水準已經提升,意味著企業能夠雇用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就業市場正逐漸移轉到亞洲、南美和東歐。
  2. 運用軟硬體等機器,取代藍領工作的概念已成事實,而現在它們也逐漸取代知識性的白領工作。
  3. 取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的人數已經飽和,使得學歷的價值不如從前。

《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提到24 歲的蘭登.柯萊德(Landon Crider)雖然擁有喬治亞州立大學的學歷,現在卻在事務所當跑腿,處理雜務; 接待員梅根.派克(Megan Parker)年薪是三萬七千美元,卻必須償還十萬美元的學生貸款。柯萊德和派克的故事不算少見,他們是新趨勢的早期指標,而這個趨勢對未來20 年的職涯會產生深遠的衝擊。

轉型中的工作

大衛‧史諾頓(Dave Snowden)研究IBM 的管理結構之後, 發展出庫尼文架構(Cynefin, 發音是Kih-nehvihn)這個架構流行開來,並且出現在《哈佛商業評論》刊物上。鑑於工作性質的改變,庫尼文架構以更有效的方式區分工作和管理。

它將工作和管理分成四個不同的領域:簡單(simple)、繁雜(complicated)、錯綜複雜(complex) 和混亂(chaotic)。

我們看一項工作時,可能說某個人需要中學學歷、大學學歷或研究所學歷。傳統上,將工作從簡單到繁雜做線性分類是有效的。繁雜的問題需要接受更多的教育才有能力解決,而簡單的問題需要相對較少的知識。

整個二十世紀中,我們開始沿著庫尼文圖移動勞工。文憑主義興起,是為了訓練能在繁雜領域中工作的人力。在利用現有知識就能解決問題的世界中,根據勞工的教育水準評估他們的能力,是非常有道理的事。

如同前面所說,簡單和繁雜的領域可以化為一步步的指示,就像拼樂高積木那樣。所以我們能夠傳授這些事情,現代的教育體系也非常擅長做這件事。

被譽為教育體系之父的霍瑞斯.曼恩(Horace Mann)在一百五十年前創設公立學校(Common School)。公立學校的目的是教導學生如何有效地遵循指示,做好進入工廠工作的準備。公立學校設立後幾年,曼恩發現師資短缺,所以他又創辦師範學校(Normal School)。師範學校培訓師資,之後才到公立學校授課,因為我們需要「正常」(normal)的老師,來教育學生變得普通。

現代的教育體系是建立在「培育正常、普通的勞工」這個前提上。1900 年,工廠勞工需求甚殷,而培訓普通或正常的勞工被認為非常有價值。我們需要培育孩子做我們告訴他們該做的事,而且必須乖乖坐著聽取指令,然後覆述。

可是時代變了。遵從指示和了解如何執行最佳實務,不如以往那麼有價值。設法執行最佳實務的人很難在企業中創造成長,所以企業對他們的依賴性不大。而他們能力所及的事,又迅速被機器和世界各地的勞工取代。因此,了解錯綜複雜與混亂的系統,並學會在其中應對運作的工作,也就是創業或成為有創業思維員工的需求與日俱增。

※ 本文摘自《就業的終結:你的未來不屬於任何公司》,立刻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