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卡特琳.宗斯特

敏感與剛強,聽來像是反義詞;就如同水與火、甜與鹹、或是光與黑。這要如何和平共處?不可諱言,柔弱善感並不是什麼有吸引力的事──或者,正好相反?臉皮太薄被視為不夠專業,過於情緒化更是如此,尤其在職場上。生活並非天天順心如意,適者才能生存;要睡,等你死了再睡也不遲。唉,現實就是如此,不然那些內心剛強的人,也不會說出下列砲彈轟炸般嚴厲的話語:

  • 別老是把每句話都當真。
  • 別老在小事上鑽牛角尖!
  • 振作點,好不好?
  • 你要調適自己。
  • 你一定要動不動就哭嗎?
  • 放鬆一下!

你是否覺得某些話似曾相識,或是曾對別人說過其中的幾句?我自己對它們再熟悉不過,因為我常親耳聽到;另外一些,則是我在訪談敏感者或高敏感族時第一次聽到。話語的力量很強大,就我而言,話語真的具有武器般的殺傷力,會在人心裡留下傷口。若我們自孩童時期便經常聽到這些話,就會在心中造成影響。敏感的孩子能夠感受到,自己的需求與其他孩子不大相同。

幼稚園正在舉辦嘉年華活動。亞爾圖緊緊黏在他最喜歡的老師的裙角邊,他需要一個依靠,因為今天每件事都跟平時不同。到處吵鬧不堪,而且人人都興奮又匆忙地跑來跑去。當一個美麗的紅色氣球突然爆破時,這個小男孩受到極大的驚嚇,睜大雙眼,放聲哭了起來。他幼小的童年生命剛被徹底地破壞殆盡。他就是無法理解,為何其他孩子那麼喜歡嘉年華。他多想留在家裡!

一個高度敏感的孩童,會不斷經歷這個故事呈現出來的典型狀況。隨著年齡漸長,我們也會接收到他人不諒解的反應,以及「砲火般的言詞」。之後,到某個時點,便產生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還要加上一個更糟糕的搗蛋鬼,叫做「自我懷疑」。

許多高敏感族會有一種獨自面對自身感受的感覺,因為其他人多半都似乎遊刃有餘,然後就落入一發不可收拾的境地,自尊開始崩解散落。就算進入學校、大學及職場,我們的自尊也未必能順利成長,因為達成目標的路途多難,常常得走許多冤枉路才可能成功,更別提當我們再次感到挫敗的時刻。即便得到了他人的認同,還是會帶有一種晦暗感。

如果那些我們在生命過程中遇到的人們,知道我們內心深處偶爾浮現的想法時,我能想像他們會有多驚訝。因為高度敏感的人,外在表現有時或許較為謹慎,看起來內斂,然而還是能安然地一路前行。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在一對一或小團體的情境中,都是有禮、堅強且有趣的談話對象。他們抱負遠大、富同理心,是極佳的傾聽者。在待人處世上,他們總是以正確的態度與人相處,力求別發生令人不自在的情況,維持和諧至上,更不用說是掀起爭執了。

但是,情況也可能恰好相反,而使得高敏感族如坐針氈。因此,某些容易緊張、提高音量大聲說話或是粗暴的人,很可能有顆極為敏感、柔弱的心,只因長久的過度刺激,而不再顯露出來。

高敏感族的特徵

高度敏感,準確來說究竟是什麼意思?高度敏感又會透過何種特徵顯露出來?由於高度敏感特質屬於新興的研究領域,截至目前為止,準確的心理學定義有限;若以科學的眼光來看,哪些特徵與高度敏有關,哪些則不是,其中仍然存在許多模糊之處。例如,同情心當然不是高度敏感者獨具的特質,然而,在許多高度敏感者身上可觀察到的強烈特質,正好是同情心。

作家兼瑞士高度敏感研究所所長,布莉姬特.古斯特(Brigitte Küster),提出三項所有高敏感族都具備的決定性類型:

  • 舒適圈範圍狹小。
  • 極易受到過度刺激及產生過激反應。
  • 受刺激或接收訊息之後,需要較長的時間消化

要讓高敏感族感到自在舒適,基本上需要比非高度敏感敏感族滿足更多條件。一旦沒有任何刺激,我們會感覺無聊;當我們進入正常的生活軌道中,又常受到過度刺激的威脅。

許多高敏感族衷心期盼,即使敏感,還是能堅強地過生活,但他們還是得不斷經歷強烈感受。高敏感族越清楚自己的所思所感,就越能更瞭解自己和別人。只要脫離高度感知的桎梏,就越能經常體驗到充滿樂趣的生活。

與高度敏感相連結的特質,一方面能帶來好處,另一方面卻也引起壓力。

在此,下一個主題便有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頭了:人際關係──這是對高敏感族格外棘手的領域。總是會有許多人受到我們吸引,因為許多內心柔弱者都非常有同情心,也擁有能感應到交談對象每個願望的神奇能力。有時候,甚至在當事者本人察覺到並且表達出來之前,我們就已經感應到了。

人們或許喜歡自己被他人看重、被他人瞭解,然而,許多人未必喜歡以下這種狀況:我們與人的高度的連結性、本身深沉的情感及思考,都足以使我們的內心負荷過度。這種高強度的連結性,可能使人耗盡氣力,並且磨損掉從事生命中其他重要事物的精力,例如:職業訓練、教育或工作,這些都是與確保自我存在感有關的重要元素。

因此,我們緊接著又進入了另一主題。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鬥志十足地接受新任務,火力全開貢獻己能,因此得到周遭人的大力讚賞。直到有一天,你突然像是斷了線,轉眼之間,你開始不斷生病、失誤連連。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何許多高敏感族,都曾經歷相同或類似的狀況?很簡單,高度敏感這類現象,長久以來都不為世人所知,也未被界定指涉範圍且命名。今天,我們有機會改變這種情況。目前對於這種高度感知及深層感受的現象,已經有了確定的名稱。

當今高度敏感研究之母,愛蓮娜.艾融在九○年代發表了《高敏感族──當世界淹沒你時,如何再站起來》。就我所知,在德語區中則是以喬治.帕洛在二○○三年發表的作品《善感多愁》為開端。

自從我在書店中瞥到粉綠色封面的平裝版,並開啟書頁閱讀之後,我的生命從此改變。現在我知道,許多第一次聽到這個現象的高敏感族,也有同樣的經歷。

「高敏感的認知」可能成為每個人的轉捩點

許多人因此立即重新認識自己,並感到喜悅;基本上,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察覺到這個現象。敏感的男性?怎麼會有這種事?不過,具有高度敏感特質的男性,其實數量與女性不相上下。

儘管對高度敏感方面的研究仍處萌芽階段,然而由高度敏感者的迴響看來,艾融的成就極具價值。察覺自己具有高敏感特質的人,起初常常是鬆了一口氣,因為這項認知代表的意義是:我並非世界上唯一的怪咖,原來還有其他跟我一樣難搞或相似的人。

對高敏感族來說,似乎所有事的重要性,都比那些擁有正常敏感度的人所表現出來的要高一些。無論是要消化處理過去所經歷的事件,或者僅僅只是目前被迫面對那些天生或後天愛嚴厲要求我們的人,高敏感者所感知的程度都更高。

對我而言,可以絕對確定的是:相信我的高敏感特質是一件好事,對我有幫助,就如同勇氣使我不斷探索能夠讓我重新跟自己和平共處的新途徑。在我獨力照料兩個幼童的生活中,可不總是像微風拂面、清爽的夏日漫步那樣悠然自在。唯有當我誠實地面對自己、接納自己,並隨時注意如何能讓自己再度堅強起來並維持不斷時,我才能達成目標。

※ 本文摘自《柔軟的勇氣》,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