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撰文/楊方儒

自此,誰能否認 Facebook 的財富遊戲?這遊戲,是由數據、演算法、廣告、內容、資訊、新聞、社交、訊息、搜尋、影音、直播、電商、支付⋯⋯,甚至是地理位置等用戶個人隱私,層層疊疊建構出來的。

你與我,全都無法自拔。每天在手機上,滑 Facebook 一、兩個小時,已經是我們不自覺的潛意識行為了。根據資策會在 2016 年 7 月的調查統計,台灣人是世界第一的低頭族,平均每天滑手機 3.28 小時,也是世界第一的 Facebook 活躍市場,用戶占總人口 74%,兩者都創下世界第一!

加乘下來,Facebook 是台灣人最愛使用的 App,也是占用用戶最長時間的 App。傳統媒體如報紙、雜誌、廣播、電視,再也難以取得讀者的眼球與時間了。時間確實就是金。當這個湛藍的App獲取這麼多用戶龐大的時間,Facebook 從中創造出財富,更創造了影響力。

33 歲的創辦人馬克佐克伯(Mark Zuckerberg),是統領 18 億月活躍用戶的小皇帝。早在 2010 年,他就成為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直到去年他又入圍決選名單,雖然最後被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比下,但這可以看得出來,Facebook 持續累積的影響力,多年來有多龐大。

因為我們習慣凡事問 Facebook 與 Google。每人無時無刻連網的手機上,Google 是「主動」尋找資訊的最佳渠道,Facebook 則是「被動」接收資訊的第一入口,再也回不去了。

誰可以回得去?誰又能回得去?

回不去的原因,是因為人是社交的動物,不可能離群索居。亞洲第一手機交友軟體 Paktor(拍拖)創辦人潘杰賢說得直接,Facebook 就是一個非常好的「社交產品」!產品體驗與領先技術是行動網路時代最關鍵的「底氣」,無庸置疑,這是 Facebook 成功的基石。在 Facebook 帝國中,社交串起了一切,更串起了錢與權。甚至是輿論的風向,用戶的思維方式,都被 Facebook 的大數據與演算系統掌握了。

Facebook 推出「買賣社團」後,迄今每個月有 4 億 5 千萬人造訪買賣社團。為了在電商領域趁勝追擊,最新推出的「Marketplace」,提供地點、類別或價格等篩選功能,以及用戶主動搜尋與地理定位等方式找到賣家與商品,讓天下沒有難做的 C2C 生意。Facebook Messenger 結合信用卡與 PayPal 體系,推出金流服務,用戶能夠互相轉帳與付款。雖是模仿微信的產品方向,但從中美兩國的經驗來看,也是最佳路徑。

你的朋友想看的新聞,你想看的機率肯定大得多,這是同溫層的資訊推薦演算法,用戶還會大嘆實在太精準了。真的有很多 Facebook 的「大眾」(mass)被假新聞影響嗎?點閱數字當然重要,川普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更是真實。

AppWorks 之初創投創始合夥人林之晨觀察,社群媒體早在歐巴馬 2008 年勝選時,就被證明是有效的,當時年輕人把對社會的不滿發洩在歐巴馬身上,「這次美國大選,中產階級白人把不滿發洩到川普身上,這些不滿的人群會透過社群平台、手中選票去抗議、去發聲。」

「在選戰中,我們還是會努力地下 Facebook 廣告,盡量把廣告精確地傳給年輕族群!」時代力量立委洪慈庸說起她在立委選戰中如何逆轉勝;前行政院政務委員暨理慈國際科技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蔡玉玲也說,「Facebook 提供大家表達不同意見的平台,讓大家看到自己的同溫層,也容易找到各種不同的同溫層。」

誰真能反思,誰又在反思?

對於 Facebook 金錢帝國的霸權,雖然是台灣人不願面對的真相,但在全球,已經陸續出現了反思。「我認為演算法必須更加透明,這樣做為一個對社會議題有興趣的公民,才能知道什麼影響了我在網路上的言論及行為,而這些又會如何影響到其他人?」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 Merkel)在 2016 年底首度公開抨擊 Facebook。

PanX 泛科技新聞網總編輯鄭國威,2016 年底再度宣布「停臉」一個月。他發文宣示說,「這段期間我的例行工作,像是替貴公司生產內容,創造流量,提供廣告版位,以及點擊廣告等等,都將暫停。我已經將這些工作交給代理人,也就是還會待在 Facebook 上的 18 億人,相信他們在接下來一個月會繼續努力為您工作。」

直播 App 17 Media 共同創辦人黃立成觀察,「在中國,政府是過度保護市場,他們不要 Facebook、不要 Google!」相對來說,台灣則是門戶大開。當 1 千 7 百萬台灣智慧型手機用戶,每天最常使用的六個 App,以及螢幕首屏上沒有一個 App 是台灣國產的時候,我們自然是被殖民了。因為當台灣人下載規模與使用時長最高的 App,都是各國強權時,不僅錢都被 Facebook 賺走了,信用卡海外授權付款,與不需要收發票的粉絲專頁廣告主們,更導致中華民國政府連應得的稅基都收不到,這遠比 Uber 爭議來得更嚴重!

蔡玉玲強調,現在很多公司在網路上下 Facebook 廣告,直接用個人信用卡付款,如果要列成費用的話,稅務機關就要求補 20% 的扣繳稅款,大家乾脆就不報了,「產生很多應繳而沒繳的稅!」一位數位廣告代理商觀察,如果說「Don’t be evil」是 Google 的企業價值觀,Facebook 顯然沒有這麼高尚,「Facebook 賺走這麼多,在台灣竟然還申請退稅!中華民國政府應該立法,公部門的廣告必須只能投放到本土媒體與 App!」

傳播大師麥克魯漢(McLuhan)曾言:媒介即訊息!(The Media is The Message)當台灣社會被 Facebook 演算法控制輿論走向,台灣人的眼球,每天都被操控的時候,甚至可能影響總統選舉時,誰能夠站出來扭轉戰局?網路上零星傳出的「抵制臉書運動」,也有人拒用 WhatsApp、Instagram、Messenger,當然是象徵性意義,但大家需要意識到的是,當台灣人自己做不出一個好的社群平台時,我們所有人的資料甚至是通訊隱私,都被 Facebook 與其演算法掐住了咽喉。

一位資深科技人比喻,如果微軟像 Facebook 一樣做用戶大數據資料分析,甚至透過手機麥克風存取,利用語音通話紀錄來做廣告推薦時,微軟早就被罵死了,「台灣人對 Facebook 的好感度實在太高了!」

「Facebook 這家公司對台灣的殖民統治,在十年內恐怕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林之晨如此預言。確實,Facebook 沒有為台灣創造 GDP(國內生產總值),更沒有聘雇相應的就業人數與規模,也沒有設立研發與產品中心,對於台灣經濟與產業發展的「貢獻」,有多少正面助益呢?新年伊始,確實是值得深思的一刻。

※ 本文摘錄自《數位時代 01月號/2017 第272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