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蘇珊.坎恩

想像一下這些場景:你穿著舒適的運動衣,旁邊放著好吃的零食,舒服地窩在沙發上讀一本精采刺激的小說,或準備在網路上一口氣看好幾集最愛的影集,現在正在載入下一季;或者你正在滑手機,看Tumblr社交網站上爆笑的圖片,或正準備打《太空戰士》的下一關。

星期六的晚上,你只想舒舒服服的待在家,做自己喜歡的事,直到手機響起一聲……叮!你有訊息通知。你在 Instagram 上追蹤的人剛發了一張照片,照片裡那群人你都認識,他們在參加一場看起來很好玩的活動,笑得很開心。

你的心揪了一下。他們在做什麼?是不是玩得很開心?禮拜一上學大家又會討論吧?我怎麼沒和大家一起去呢?上一秒你還很開心很滿足,現在卻開始擔心。大家都出門玩,我自己一個人在家好嗎?

這種感覺正是典型的「為什麼沒有我」,一種害怕自己被遺漏在外的感覺。像我們這樣個性內向的人,自然比較喜歡安靜、溫馨的活動;我們知道自己的小世界有多麼精彩特別。但是在 Facebook 上看到學校朋友參加熱鬧的派對時,又會覺得自己「應該」參加那些社交活動。

社群網站會讓我們更強烈地感受到自己被遺漏在外。儘管你寧願在家度過寧靜的夜晚,但在網路上看到別人周六晚上都有活動時,可能會因此對自己的生活方式猶疑起來。舉例來說,蘿拉雖然個性內向,最好的朋友卻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雖然她和他們感情很好,但常感覺朋友希望她更外向一點,不論本人或在網路上都是。手機常常搞得她很煩:簡訊、Snapchat的分享照片,還有Twitter裡的訊息,無一不提醒她別人在做什麼,讓她覺得不趕快加入不行。

「如果不和大家在一起,我會覺得自己被遺漏在外。像我朋友會在Instagram 上和男生傳私訊,我有點忌妒,可是還是比較想和本人見面;我喜歡實際和對方一起做些好玩、有趣的事。這樣好像很老古板,所以我有點糾結。我認識的人很少會這樣,我也想在和大家一樣在網路上交朋友;而且老是看到別人在做好玩的事,讓我有點不開心。」

升上高年級後,蘿拉不再經常覺得被遺漏在外了。她認為,如果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即使因此錯過別的事,也不需要後悔。而且,如果她和朋友各自選擇不同的活動,也能用社群媒體來保持聯繫。她可以和朋友傳簡訊,或在Snapchat上傳訊息,這樣即使沒有和大家在一起,也覺得自己是一份子,比較不覺得被排除在外。如此一來,蘿拉可以維持自己沉靜的生活方式,同時也能與朋友交流。

即使那種「為什麼沒有我」的感覺又出現,蘿拉也有辦法擺脫這種感覺。「有時候我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像待在房間聽音樂,或練習滑板,就會把手機調成『勿擾模式』,這樣就不會收到任何電話或通知,不會覺得自己該去做別的事。」

有共鳴的空間

諾亞也發現,用 Instagram、Snapchat 等社群媒體,不只可以和朋友保持聯絡,還可以發文分享他有興趣的事,特別是電影。「我已經不想看人家在上面發文賣弄自己有多帥多酷了,比較想看和我興趣有關的事。」然後他又打趣:「當然還有可愛動物的照片啦!」

諾亞說得有道理。我們這些個性內向的人,通常不喜歡加入團體。要探索自己的興趣,或許在網路上比較容易,而App和網路都很適合用來與世界保持聯繫。例如,蘿拉就會把自己的拼貼作品放到Tumblr網站上,也收到許多熱烈的回應;有些來自很有抱負的年輕藝術家,也愛在網路上發表作品。蘿拉就這樣開始和這些遍布美國各地的朋友互相交流,就像筆友一樣在網路上交換靈感。

也許你有某個興趣,在鄰居同學間找不到同好,可是又希望找到能了解、指點你的人;又或者你的種族、文化和學校同學都不一樣,希望能找到有著相同經驗的人。許多學生告訴我,在日常生活中覺得孤單時,發現網路上有與自己興趣相投的社團,會覺得很寬慰。這讓他們有勇氣公開討論重視的事,例如反抗種族主義或霸凌。

網路和教室不同,那兒很適合內向的人,不需要和別人爭奪發言的機會,就能表達自己的意見。在社群網站上,也有機會獲得別人的肯定。許多年輕人告訴我,覺得無助不安,或得不到身邊的人重視時,如果Facebook或Instagram上有人對他們的貼文按讚,他們就會覺得比較有自信。當然,你不能只靠Facebook上的按讚數或Twitter的轉推數建立自信;但就像諾亞說的,表達自我的感覺很棒,尤其如果你本人很害羞,不敢這麼做,能在網路上表達自我就更重要了。

虛實交錯的網路友誼

文靜的人在網路上會比較活潑嗎?我們會在社群媒體上努力表現得比較外向嗎?多年來,心理學家一直想知道人在網路上的表現和現實生活中是否相同。

在一項研究中,科學家分析一群大學生的 Facebook 個人檔案和個人頁面,發現外向者在牆上的貼文、照片、朋友人數都比較多,也有更多社交互動和團體互動。而內向者通常都以「潛水」為主,也就是說,內外向者在網路上的行為和實際生活中相同。

許多內向的人告訴我,他們不常發文,但常常在網路上找朋友聊天,運用虛擬網路來維繫、加強現實世界的友誼。二○一二年,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科學家研究一群青少年用網路溝通的方式,也發現了類似的現象。科學家訪談一百二十六位高中生,研究他們在社群網路上的互動方式,發現多數人在網路上和現實生活中的朋友是同一群人。

諾亞可能是例外;他的網友遍布全球各地,但他從來沒有見過他們本人。「我會玩《無盡的任務》、《魔獸世界》之類的線上角色扮演遊戲,遊戲裡有上千人同時一起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虛擬角色。我在遊戲裡遇到一些很有意思、很特別的人。我很欣賞遊戲的故事與創意,我們會因為這樣聊起來。」對諾亞來說,網友通常不像班上的朋友讓他那麼緊張;和班上的朋友在一起,諾亞覺得自己好像得隨時表現得很酷或很風趣。

交網友有優點也有缺點。研究顯示交網友有好處,可以帶來正面的力量,但也可能形成一種障礙,影響你結交現實世界的朋友。一個十四歲的男生告訴我,他和網路上一群人組隊打線上對戰遊戲,隊員來自美國各地;雖然他說這些人都是他的好朋友,不過他們從來不會談論自己的背景,或在現實世界的經歷,也沒想過要碰面。有些人他甚至連真名都不曉得。

要記得,大多數人在網路上呈現的生活都經過美化。想想看 Instagram 上都貼了哪些照片:度假、美食、在派對裡開懷大笑,身邊朋友環繞……可是沒有人會貼星期天早上穿著睡衣吃榖片這種沒那麼光鮮動人的照片,也沒有人會貼自己孤單一人或緊張不安的照片。如果只憑社群網站來認識人,你可能不會發現他們和你一樣也有脆弱的一面,即使是外向的人也不例外。

真實世界

我們很容易忍不住比較自己和別人在 Instagram 上的朋友人數;如果我現在是個國高中生,肯定也會為此煩惱。在一項網路相關研究中,科學家訪談大學生,發現朋友數多的人,對自己的生活也比較滿意。因為他們在Facebook等地方有許多網友,所以認為自己有更多的人際支持。

不過,住新罕布夏州的羅比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網路上的朋友和追蹤人數,不過是另一場網路版的人氣大比拼,和學校裡的拼人氣沒什麼不同。他注重更深厚的面對面交流,所以那些數字對他一點意義也沒有。

我們認識很多文靜的孩子,他們對朋友人數的看法和羅比相同;不過他們也很重視 App 或網路上和朋友的交流。仔細想想,有這些平台讓平常怯於開口的人能表達自己的看法,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國中的時候,羅比常常覺得自己太過拘束,或太害怕別人的批評,所以聊天的時候不敢說笑話。「年紀小的時候,如果有朋友說了什麼好笑的話,我也會想出一些好笑的回答,但是開口前我會想:這樣講好嗎?聽起來會不會很怪?然後就來不及說了。」如果羅比有時間可以好好構思笑話,他可以表現得非常幽默風趣;他在傳訊息或Facebook聊天的時候,回應都會特別想過,機智又生動。一方面,他很高興在網路上可以表現得更外向、更有自信,他回憶道:「如果只是手機螢幕上的一串字,那真是太容易了。」他可以讓朋友知道自己心裡在想什麼,展現自己平常拙於表現的另一面。

※ 本文摘自《安靜的力量,從小就看得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