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陶德.羅斯

我們社會中教育機會的基本本質,取決於速度和能力之間是什麼關係,而原來我們從三十年前開始就知道答案了。這要歸功於二十世紀最著名的教育學者之一:班傑明.布魯姆的研究。

一九七○年代晚期到一九八○年代早期,美國的學者和政治家舌戰不休,爭辯學校是能夠縮小成就差異,還是成就差異的主因落在學校控制範圍之外,例如貧窮。布魯姆當時是芝加哥大學的教授,他深信學校教育有莫大影響。他認為許多學生在學校裡讀得很吃力的原因,與學習能力的差異完全無關,而完全是因為加諸在教育程序上的人為束縛,尤其是步調固定的團體式教學。在這種教學中,課程規畫者決定了整個班級都該以何種步調學習教材。布魯姆主張假如你解除了這層束縛,學生的表現自然會改善。為了測試這個假說,他設計了一連串的實驗,來弄清楚如果容許學生以自己的步調學習會發生什麼事。

布魯姆和他的同事隨機地將學生分成兩組,所有學生都被教授一門他們沒學過的學問,例如機率理論。

第一組「固定步調組」,以傳統方式教學:以固定長短的幾堂課時間,在教室裡教學。

第二組「自主式步調組」,學的是同樣的教材,獲得的授課「總」時數也相同,但分配給他們的老師允許他們以自己的步調吸收教材,有時候快一點、有時候慢一點,每學一個新概念都可以任意花費他們所需的長時間或短時間。(作者注:這類研究中還會檢視一種額外的實驗條件──以團體為基礎的精熟學習──不過與本文討論的主題無關。)

當布魯姆比較兩組學生的表現時,發現結果相當驚人。如果你認同越快等於越好的概念,那麼傳統教室組學生的表現,會恰如你的預期:課程結束時,約有二○%的學生精熟了教材(布魯姆對此的定義是在期末考中得到八五%以上的分數),表現極度差勁的人數也是差不多小的比例,而大部分的學生分數落在中間的區塊。對比之下,採自主式步調學習的學生有超過九○%達到精熟的程度。

布魯姆展示出當學生獲准擁有一點學習步調的彈性時,大部分學生都能表現得極為優異。布魯姆的資料也揭露出學生個別的步調會精確地依照他們學習的內容而異。

例如說,某個學生在學數學時可能輕而易舉地吸收了分數的教材,卻和十進位苦苦纏鬥;另一個學生可能飛快地掠過十進位的章節,卻要花額外的時間研究分數。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快速」學習者或「慢速」學習者。速度不等於能力,也沒有所謂的快速學習者或慢速學習者,這兩種真知灼見其實早在布魯姆之前就有人發現了,而且不斷有人重複實驗,不斷證明將學習速度和學習能力畫上等號是錯的。

因此,這樣的邏輯導出了一個明顯又殘酷的結論:我們命令學生以同一種固定的步調學習,正是以人為的方式損害了許多學生學習和成功的能力。某一個人能學會的東西,多數人也都能學會,只要容許他們調整自己的步調。然而我們的教育體系無法適應這麼高的個體性,因此也無法培育所有學生的潛力和天賦。

當然,認清問題是一回事,修正問題則完全是另一回事。一九八○年代布魯姆進行研究之時,便已經體認到要把我們固定步調、標準化的教育體系,轉換成彈性步調的教育體系,但複雜性和代價令人望而卻步。可是八○年代早就過去了,我們生活的時代裡有價格親民的新科技,可以把自主式步調的學習變成實現得了的真實。

用軟體適應學習步調的可汗學院

可汗學院是一間非營利教育組織,套句他們網站上的話來說,他們提供「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免費共享的一流教育」。今日的可汗學院擁有全球超過上千萬名使用者的傲人成績,他們的線上課程單元包羅萬象,從古代史到總體經濟學,幾乎你想像得到的學術科目都有。可汗學院的課程單元最值得注意的一點(除了零成本之外),是完全自主式的學習步調:軟體會適應每個學生的學習步調,只有當學生已經精熟了目前的課程後,它才會進行到新的教材。

由於可汗學院會記錄每個學生的進度資料,因此他們可以追蹤每個使用課程單元的學生的個別學習路徑。這些資料確切地證實了超過三十年前布魯姆初次發現的事:每個學生都依循著獨特的路徑,並且使用自己極為個別化的步調。資料也證實了任何一個特定學生的學習步調都不是一致的:我們都是學某些東西時比較快、某些東西比較慢,即使是同一個科目的內容。

可汗在他點閱數極高的二○一一年 TED 演說中,雄辯滔滔地談到步調與學習的關係:「在傳統模型裡,如果你對在一段固定時間後的學生表現作出快照式評估,你會說:喔,這些是有天分的孩子,這些是遲鈍的孩子。也許應該特別追蹤他們,也許我們該把他們分到特殊的班級去。可是當你讓每個學生都按照自己的步調讀書……六週前被你視為遲鈍的同一批孩子,現在你會覺得他們才華洋溢。這種情形我們一再反覆地看見了。這讓人不禁要思考,讓我們許多人受惠的各種標籤,有多少其實只是源自時間的巧合。」

只要能解出來,我們又何必在意孩子要花兩週還是四週學習二次方程式?只要能完美無瑕地執行根管治療,我們又何必在意牙醫系學生要花一年還是兩年學習這項技術?在生活中,我們並不特別在意要花多長時間才能精熟一件事,我們只在意他們最後成功了。

比如說開車。駕照上並不會記錄你考壞了幾次筆試,或是你在幾歲才終於拿到駕照。只要你通過了駕照考試,你就獲准開車上路。律師資格考試是另一個熟悉的例子:取得律師執照看的並不是你花多久時間才通過考試,只看你能否通過考試。

如果每個學生的學習步調都不同,如果個別學生在不同時間、學習不同教材時的步調都不同,而我們竟然預期每個學生都以固定的步調學習,這種想法實在有著天大的錯誤。想想看:你是真的不擅長數學或科學嗎?還是純粹課堂與你的學習步調不同步呢?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成功順序

我們太常想像有一條通往特定目標,不管是學習閱讀、成為一流運動員或經營公司的路明擺在那裡,就像我們之前的健行者在森林裡清出的一條步道。我們認定在人生中求取成功的最佳途徑,就是跟著那條顯眼的步道。可是路徑原則告訴我們,我們永遠都在當史上第一個開路先鋒,邊走邊摸索自己的方向,因為我們所作的每一個決定,或是我們經歷到的每一個事件,都會改變我們所擁有的可能性。不論我們是在學爬,還是學習如何擬定行銷策略,這個說法都適用。

仔細思考這項事實可能會讓人擔憂,因為這表示那些熟悉的路標成了阻礙而非指引,而如果我們不能依賴熟悉的路標,我們該靠什麼來確認自己做的是對的?正因如此,如果我們已經花了心思去了解自己的參差輪廓與「若……則特徵」,路徑原則才能發揮得最好。判斷我們是否走在正確道路上的唯一方式,就是判斷我們走的路是否符合我們的個體性。

※ 本文摘自《終結平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