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湯瑪斯‧吉洛維奇、李‧羅斯

想像你帶十幾歲的兒子參觀大學校園,遇到研究人員請你們旁觀一場心理學實驗。研究人員向兩位受試者解釋說,他們要進行一場有關基本知識的測驗,在擲銅板決定之後,其中一位受試者要想些問題給另一位受試者,條件是他自己一定要知道答案。

經過幾分鐘的準備,測驗正式展開,負責出題的受試者提出種種問題:「電影《雄才怪傑》當中,是誰飾演那個代表知名記者孟肯的角色霍貝克?」「電晶體的三個共同發明者分別是誰?」「『若音樂乃愛情的食糧,且演奏下去』這句獨白出自哪一齣莎劇?」

第二位受試者多半一頭霧水,十題裡只答對二到三題,你靜靜坐在一旁思索答案(謝天謝地),但表現也半斤八兩。接著研究人員請兩位受試者評估對方對基本知識的廣博程度,而且出乎意料的是,他也請你評估。

你會如何評估?羅斯跟二個學生在三十多年前即做過這項實驗,如果你跟當時的受試者一樣,你跟那位答得灰頭土臉的受試者大概都認為,那個出題的受試者博學多聞,簡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離開時可能仍有些驚訝於自己的無知。畢竟出題者提出許多厲害問題,你跟答題者遠遠招架不住,你(跟答題者)豈能有別種評估?

為了得到不同的評估,你跟答題者必須忽略出題者展現的廣博知識,而是聚焦在他享有的明顯情境優勢(一旦這麼想就很明顯)。出題者只是提出他恰巧記得的特定知識,並未自曝其短,暴露對無數其他主題的無知,而就算出的題目涉及某個主題,他也不盡然對該主題瞭若指掌。

事實上,他也許只是昨晚在電視上看到那部老片,剛讀過其中一位電晶體發明者的訃告,十幾歲時被父母拖去看了那齣莎劇(結果現在腦中冒出那句台詞)。

然而,絕大多數答題者不夠有智慧到察覺出題者的優勢,只佩服於他的廣博知識,落入社會心理學家口中的「基本歸因謬誤」。

這個名詞當年由羅斯提出。 我們有時把一個人的舉動過度歸諸他的內在特質,低估外在情境的影響,尤其當他成功或失敗,以及展現出的善或惡。這時我們就犯了基本歸因謬誤。

歷來的社會心理學研究都指出我們常犯這個錯誤。當我們聽到有實驗受試者願意對另一個受試者施加四百五十伏特的電擊,我們認為他冷血無情,甚至是虐待狂;當我們看到有人展現出對艱澀知識的了解,我們假定她對那個主題知之甚詳,大概對其他領域也浸淫甚深;當我們看到鄰居的屋頂有裝太陽能板,我們認為他很熱中環保,大概也對各種社會議題抱持自由派的觀點。

基本歸因謬誤難以避免,造成的影響比我們想像得更大。

我不是史巴克

當一個人所屬的角色會有特定行為,而我們往往認為這些行為能反映性格,基本歸因謬誤就十分顯著。我們覺得審稿人員吹毛求疵,護理人員充滿愛心,警察強悍冷酷,消防員與士兵富於自我犧牲精神。有些人確實符合這類印象,才會如此選擇職業,但不是每個審稿人員都對其他生活層面挑剔講究,不是每個護理人員都對配偶與子女溫柔親切,有些士兵入伍從軍只是想逃離家庭。

一般人太過把個人與角色攪在一起,連職業演員都受影響,所以影集《韋爾比大夫》的主角勞伯楊在知名廣告裡說:「我不是醫生,卻能在電視上飾演醫生。」在歷久不衰的熱門影集《星艦迷航記》中,演員尼莫伊飾演理性過人的史巴克,後來他出自傳時,不得不把書名取為《我不是史巴克》。

基本歸因謬誤有時造成糟糕得多的結果。二○○五年,當卡崔娜颶風摧毀紐奧良之際,全美與全球的觀眾眼看數千名居民留在城裡而非撤離,感到困惑不解──此舉導致將近一千五百名居民喪生,而且罹難數字陸續增加。觀眾不解的地方在於他們認為留下並非一個可行選項。美國國土安全部長切爾托夫說:「政府下令強制撤離,有些民眾卻選擇違反撤離令,那是他們自己的錯。」後來為風災丟掉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署長一職的布朗也有類似發言:「許多民眾……選擇不要離開。」

但到底多少民眾真的「選擇」不要離開?跟撤離的民眾相比,留下來的多為窮苦人家,不見得有車,不見得能接收到新聞,人際網絡也小得多。如果你無法開車出城,付不出撤離期間的住宿費用,也難以從親友或媒體得知問題的嚴重程度,你大概會跟他們一樣留在城裡,飽受風災威脅。

當全美各地的救災人員(包括醫生、顧問、警察與消防員等)被要求以三個字眼形容撤離與留下的民眾,他們的回答反映出問題所在。最常用來形容撤離民眾的字眼是「明智」「負責」與「自主」,最常用來形容留下民眾的字眼是「愚蠢」「固執」與「懶惰」。

這些不是全新的想法。先前的研究指出慢性壓力也有類似影響,意志力則是一種會耗盡的資源,當使用過度或過久,同樣會導致不當行為。不過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這些經濟弱勢民眾的日常生活,更進一步承受基本歸因謬誤的惡果。不當判斷與決策是貧窮的結果,大眾卻認為這是他們無法脫貧的原因,並拿來當作拒絕伸出援手的理由。

綜觀歷史,基本歸因謬誤的一大惡果是當年奴隸主人往往認為奴隸本即無能,沒看見奴隸制度剝奪了他們充分展現能耐的機會,連傑佛遜這樣可敬的知識分子也同受蒙蔽。

你可以感受到傑佛遜在《維州筆記》裡努力對抗基本歸因謬誤,在比較白人與黑人時謹慎指出:「理應考慮他們在背景、教育、用語與地位等方面的不同。」然而,他的結論是:「黑人的記性跟白人不分軒輊,思考力卻相差甚遠,畢竟我想很難找到有(黑)人能弄清歐幾里得的理論,至於想像力也天差地別,他們顯得貧乏而愚鈍。」

另一次,傑佛遜想勸朋友柯爾斯不要解放他的黑奴,指出黑人「跟小孩一樣無法照顧自己」。如果傑佛遜能避免這種針對本質的種族主義式推論,充分體認奴隸制度的影響,他必然顯得更有智慧,在美國歷史上的地位也更加崇高。

更大的啟示

我們大可很有信心的認為,CNN 的自由派觀點會多過福斯新聞台,但少於全美廣播公司電視頻道。我們大可認為鄰居會依約在我們週末度假期間幫忙把報紙拿進屋內,小酒館的吉他手會彈奏傷心情歌,南部的電視佈道家會細數著婚前性行為、娛樂性用藥和饒舌音樂的罪惡。

由於基本歸因謬誤,我們容易誤以為不同情境下仍該出現一貫的行為,誤以為有些弱勢的欠佳表現源自個人缺陷(也誤以為占盡優勢的人確實甚有本事)。

如果你想成為房間裡最有智慧的人,務必要求自己別對他人驟下判斷,而是先妥善了解他們所面對的情境因子與限制。

※ 本文摘自《房間裡最有智慧的人》,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