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長得和您一樣難看的漫畫。」──這是目前勉強臉書粉絲團的簡介。

目前勉強的漫畫人物大多二頭身、四肢短,但走的不是大頭娃娃的可愛路線,反倒像是兩團肉球湊在一起的醜怪風格,看起來像是完全沒經過繪畫訓練的素人信手亂畫。不過目前勉強其實是正規美術科班出身,「這是我在大學時期就已經確立的風格,」目前勉強說,「當時常設計很多這樣的角色,刻意不著重立體或透視,加強平面的表現技法;直到研究所畢業之後,才開始加入故事、畫成漫畫。」

刻意醜化人物,加上臉書粉絲團這句近乎挑釁的宣言,目前勉強擺明要掀開人間的美好假象,逼大家直視社會及自身的不堪劣性。

「我認為人與人之間是會相互牽引影響的,」目前勉強表示,「我想把這種影響力道表現出來,畫得誇張一點,就會變成暴力的樣子。」目前勉強筆下的肉球們會以言語或肢體相互攻擊,可能是辱罵可能是性,可能是毆打也可能是殺戮,「這些暴力在故事裡會是階級之類的比喻,經由暴力,表現出罪惡/懲罰之間強弱不對等的關係。」

日常的誇張化

目前勉強喜歡畫家席勒(Egon Schiele)、漫畫家David Shrigley和古谷實,從他的作品裡,可以看見這些創作者風格對他的影響;至於暴力選題的來源,常常來自與朋友之間的對話。

「例如〈奴汁〉,就是有回和朋友聊天時講到的;」目前勉強說,「我覺得這個想法很有意思,就會想出可以配合置入的角色、發展成故事。」

雖然看起來似乎驚世駭俗,但目前勉強認為,日常生活當中,其實大家已經習以為常地接受了類似的創作。

「例如我有一系列動畫短片是利用八點檔的對白構成的;」目前勉強說明,「和家人一起看八點檔的時候,會覺得劇情和角色表現都很浮誇,但也會看出那種表現方式其實就是濃縮的現實,只是把它做到極致,就會出現荒謬。」

目前勉強在2017年1月出版了自己最新的漫畫作品《重新計算中》,與先前的作品類似,這本漫畫沒有分格,但也不是因應手機漫畫發展出來的「條漫」形式──每一頁仍切出不同區塊推進劇情,除了出場角色之外,幾乎沒有場景等其他物件,有點像是極簡的舞臺劇,將故事聚焦在角色的互動上頭。除了讓肉球人演出之外,故事裡出現的魚、青蛙或蛞蝓等等生物,則有另一層含義。

「我覺得這些生物很像人體裡頭會出現的東西,也像溼黏的欲望,」目前勉強說明,「所以我用來表現人際關係,或者某種人性內裡的具象化。」

閱讀的選擇

重新計算中》出版時,目前勉強、逗點文創結社及Readmoo電子書曾經合作一個特別的行銷計劃:先讓目前勉強「佔領」逗點文創結社,進而「佔領」Readmoo電子書。這個計劃後續延伸到實體獨立書店,目前勉強則應邀擔任Readmoo電子書的三月店長。

「剛開始接到邀約時蠻擔心的,因為覺得自己的閱讀量可能不夠大;」目前勉強笑著說,「後來想想,既然自己做這樣的創作,就該從創作出發,把自己有興趣的書單列出來。」

蘇上豪醫師的《開膛史》、《暗黑醫療史》、《胖病毒、人皮書、水蛭蒐集人》等有趣的醫學歷史書籍,讓目前勉強對人體及醫療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冷暴力:揭開日常生活中精神虐待的真相》和《殘酷劇場》講的完全是他關注的主題;一如目前勉強專注創作的短篇漫畫,他選的小說也全是精采的短篇,而《娛樂至死》則讓他對創作產生必要的自省。

目前勉強認為自己並不想利用漫畫去告訴讀者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以誇張暴力衝撞的用意,在於引發思考,「我不想文以載道,所以故事的結尾不會把對錯說死,而是用開放式的結局,讓大家自己動腦筋想一想。」

引人發噱與讓人不快同時存在──這是閱讀目前勉強作品的特殊感受,也是必須持續思索的人間主題。

►►更多【目前勉強平面及立體作品

►►2017年3月店長目前勉強【推薦書單

用創作顛覆現實

  1. 掩在時代底下的那話兒──專訪《龍頭鳳尾》作者馬家輝
  2. 一切平凡無奇的日常,其實都充滿荒唐──專訪日本漫畫家駕籠真太郎
  3. 我要文案你!──不被世界控制的生活方式,專訪《文案力》作者盧建彰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