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葛羅莉雅.歐里吉

有個重要概念可解釋人生為何往往爛透了,或對低品質的回報有怪異的偏愛,那就是「擺爛學」(kakonomics)。

根據標準的賽局理論,無論人們交易的目標是什麼(想法、服務、貨物),每個人都想從別人身上得到高品質的成果。把所交易貨物的品質水準制式化,結果只有兩種,不是高品質,就是低品質。

擺爛學(源自希臘文,期待最差結果的經濟學)是形容,人不僅對提供低品質貨物以獲取高品質貨物(標準的傻瓜回報)有典型的偏好,實際上還「更偏好」無論提供、獲取的貨物都是低品質,也就是默許以低品質交換低品質的現象。

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這怎麼會合理呢?即使懶惰,寧願提供低品質的成果(如寧願為一本二流的期刊寫文章,只要對方不要求我們下太大的功夫就好),應該還是比較喜歡工時短一點,收穫多一點,也就是說,提供低品質並獲得高品質。擺爛學並非如此;聽著,我們不僅只想提供低品質的產品,還接受低品質的交換!

擺爛學是一種奇怪但普遍的現象,偏好交換二流的結果,只要沒人抱怨就好。生活在擺爛世界裡的人們,不僅對彼此的要求寬鬆,還期待就是要如此:我不是信任你會完全遵守承諾,而是我想擁有自己不必遵守承諾、也不想因此愧疚的自由。擺爛學有趣和奇怪的地方在於,在所有擺爛的交換之中雙方似乎簽了雙重契約,在正式契約中,彼此都宣示要交換高品質的意願,但在默契上,不但允許打折扣,還期待能夠這麼做,因此,沒人搭了便車。

擺爛學這種社會規範,憑靠的是對於品質打折扣的默契,雙方都接受二流的結果,只要他們敢公開堅稱那其實是一場高品質水準的交易,彼此就會滿意。

舉例來說,某位很有名氣的暢銷書作家必須把拖稿太久的稿子交給出版社。他的讀者很多,他也非常清楚,人家會因為他的名氣來買他的書,而且反正普通的讀者不會讀超過第一章,他的出版社也知道這一點。因此,這位作家決定交出虎頭蛇尾的作品(低品質成果)。出版社很高興,並恭喜這位作者,彷彿他交出了曠世巨著(高品質的形容詞)似的,然後雙方都很滿意。不僅這位作家寧願交出低品質的作品,出版社也以低品質的標準來回應,不會認真校稿就同意出版。他們互相信任對方的不值可信,默許雙方的低品質成果,認為那是有益的。無論是否存在著「低品質對雙方都有好處」的默契,總之這就是擺爛學。

矛盾的是,要是其中一方有高品質、而非期望中的低品質表現,另一方就會憎惡,把這視為違反信任原則,即使他可能不會公開承認這種情緒。在上述的例子中,要是出版社校稿出來的品質很高,作者可能就會憎惡出版社。在這個關係之中,值得信賴這件事也意味著提供低品質。要是某一方也提供低品質、而非高品質的成果,另一方肯定就會願意一再與對方往來,這與賽局理論中的囚徒兩難(Prisoner’s Dilemma)相反。

擺爛學不見得總是壞事一樁,有時候,允許一定程度打折扣,每個人的生活都會輕鬆點。我有位在整修自己托斯卡尼鄉村別墅的朋友告訴我:「義大利的營建商從來不會履行他們答應過的事,但好在也不會期待你像當初承諾的一樣付他們錢。」

但擺爛學的主要問題,以及為何它是一種難以根除之集體精神錯亂的原因是,每次低品質的交換都只達到當下雙方都滿意的局部平衡,長遠來看,這種交換方式卻會腐蝕整個體制。因此,對於優良集體成果的威脅,並不只來自搭便車的人和掠食者;正如主流社會科學告訴我們的,還會來自受完整規範的擺爛學,把交換的成果導向爛的品質。社會上的人會團結,並不僅僅是為了享受好事而合作;如果想瞭解為何生活爛透了,也該注意局部最優,整體卻惡化的合作常規。

※ 本文摘自《大思考,微解說》,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