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宋尚緯

美好世界

二○一六年 七月七日

世界是很美好的
我們只缺一個
真正的慈善團體
和幾把防身的武器
我們必然要承認
他人的惡意
和自然是同等的存在
像風吹過,像雨落下
沒有任何原因

有些人為了保護世界
在自己家裡
點開模擬市民
先毀滅整個世界
再造一個自己喜歡的樂園
納粹也愛這個世界
愛自己的世界
他們打造毒氣室
建造集中營,確實地減少
那些沒有價值的人
那些俗不可耐的人
那些譁眾取寵的人

我知道世界是很美好的
大家替人貼上標籤
建造更美好的世界
罪犯和罪犯最後走在一起
同性戀和同性戀走在一起
政治犯和政治犯走在一起
猶太人和猶太人走在一起
外來移民和外來移民一起[1]
我知道他們
懷抱著偉大的夢想
但是做的都是殘忍的事

我知道世界是美好的
即使傳統並非都是值得捍衛的
我知道這世界有這麼多
美好的惡意,他們閃閃發亮
像是美學因此而生
我知道世界是美好的
即使有一些人
懷抱著惡意度日,對著假想敵
按下自己攻擊的樞紐
我知道世界是美好的
有一些人說我愛這個環境
但他正在破壞這個環境
世界並不存在美好或者不美好
我知道,世界美不美好
都只是某些人的藉口
他們說著我這一切都是為你好
握緊你咽喉的手卻不斷用力
不斷用力像他的惡意
正閃著幽微的光亮,就像美好的世界

註釋

[1]納粹集中營內被集中管理的人以囚服分別身份,分別為「普通罪犯」、「同性戀」、「政治犯」、「猶太人」、「外來移民」。

※ 本文摘自《比海還深的地方》,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