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大多數人對《攻殼機動隊》的印象,來自日本動畫監督押井守1995年推出的《攻殼機動隊》電影版。這部電影融合傳統樂器、吟唱及電子編曲的配樂讓人印象深刻,破敗、髒亂、滄涼卻又高科技的場景讓人目不暇給,而電影中對於身體/記憶、資訊/意志,乃至於軀體/靈魂之間的思索,在那個網際網路正要開始爆炸性流行的時代,簡直像是先知預言一般的存在

有的人或許知道,新舊世紀之交令人大開眼界的「駭客任務三部曲」(The Matrix Trilogy)的概念就與《攻殼機動隊》有關──《駭客任務》第一集在1999年上檔,算起來本片的編導二人組應該在看完《攻殼機動隊》電影沒多久就已經著手籌劃了;「駭客任務三部曲」不但也討論身體/心智、實/虛之間的問題,還帶入不同的世界觀,帶入人性/機器、善/惡之間的辯論。

眼尖的觀眾會發現,1995年《攻殼機動隊》黑底綠碼、橫向移動的片頭,在1999年的《駭客任務》中換了個方式呈獻:一樣是黑底綠碼,但符碼樣式不大一樣,移動方式也變成由上而下──這一幕不但在系列作的每集片頭都會出現,甚至變成這系列最為人所熟知的標誌性主題。

日本的創作者自然知道好萊塢的致敬之舉。2004年,日本動畫監督神山健治在製作《攻殼機動隊 S.A.C. 2nd GIG》、亦即《攻殼機動隊》動畫影集的第二季時,反過來將《駭客任務》裡的一個救援橋段轉換成動畫裡主角與無人直升機之間的戰鬥場面。事實上,押井守和神山健治兩人都有點資訊阿宅的傾向,他們在故事裡置入的各種典籍哏多到可以寫部專書討論,移植幾個鏡頭向其他電影致意一下,只算是小意思。

當然,資深的讀者可能知道,1995年的《攻殼機動隊》電影版改編自日本漫畫家士郎正宗的漫畫,而士郎正宗對於網際網路空間、資訊傳遞,以及網路犯罪等等的想像,可以追溯到八零年代威廉‧吉布森的經典小說《神經喚術士》──這本小說在個人電腦剛要進入一般家庭的年代,己經寫出網路空間的未來發展及隱憂,十分驚人。

吉布森的小說充滿太多自創名詞,故事敘述方式不大好懂,難以翻譯,讀起來也辛苦。早年網路上以《神經漫遊者》為名流傳的譯本十分難讀,後來的授權譯本《神經喚術士》仍有人不大滿意(光是那些自創名詞該怎麼譯,科幻阿宅們的意見就很多啦);而士郎正宗的漫畫版《攻殼機動隊》雖然曾有代理譯本,但已絕版多年,而且當年也沒譯全。

因此之故,這兩部作品雖是源頭,但真看過的人並不多,再加上《攻殼機動隊》的電影版、動畫影集版,甚至是文字小說《神經喚術士》,雖然調性略有不同,但大體上走的都是森冷硬派的氛圍,所以這樣的氛圍,成為許多人對《攻殼機動隊》的印象。

但,事實上,士郎正宗的漫畫基調是很輕鬆有趣的

這個意思不是「漫畫原著其實很淺薄」──關注的議題其實是相同的,只是士郎正宗選擇了比較輕快熱鬧方式呈現,雖然他常在頁面的空白處填塞了大量說明(因為得要解釋故事裡各個機構各種勢力之間的複雜結構,以及一大堆自創的科幻名詞),但故事仍有青年漫畫常見的笑鬧和幽默元素,角色之間開玩笑時也不像電影或影集裡那麼犬儒世故。

攻殼機動隊》漫畫出版之後,十多年間除了改編成電影、影集,也有衍生的電玩和小說,這些作品當中,有些還伸出觸角,開始自己的生命經歷,或者成為像《駭客任務》這樣重要創作品的基石。在接近三十年後,《攻殼機動隊》終於有了真人版本的電影,國內出版社也在這時同步推出漫畫版,還補上了當年沒譯完的部分。

這是一個進入2029年那個混亂奇妙世界的極佳起點。今年是2017,2029其實不遠,以目前的科技進程來看,《攻殼機動隊》裡描繪的,說不定是一個非常貼近現實的虛構世界,是故讀者可以跟著士郎正宗,先預見十多年後的人間。

而那些關於網路、資訊、靈魂與自我意志的思索,將會從此開始。

科幻不是只有咻咻咻的雷射槍!:

  1. 現在的我們活得越來越像科幻小說──大作家在倫敦文學節暢談人類未來!
  2. 這些書永遠改變了我們對世界的想像──最強科幻小說書單出爐!
  3. 從上古魔神到太空探險:一次搞懂三大科幻/奇幻文學獎!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