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索非亞

當靈媒帶來的虛榮實在不容易割捨,對我而言根本就是不勞而獲,總有人會說:「家裡有這種小孩真好!」、「妳都不用讀書也不怕失業!」記得我大學畢業後被老師留在系上當助教,一個月四萬多元的薪水要老老實實朝九晚五地上下班,這是我選擇不當靈媒很重要扎實的「經濟基礎與後盾」,道場的人便說:「妳只要晚上和週末回來通靈就好,我們給妳一樣的薪水,收到的紅包也算妳的!」

拒絕金錢是一回事,拒絕虛榮又是另外一回事。在學校、現實生活中,我不是鎂光燈下的焦點,如果作業沒交、上課講話是要被處罰的!但是在道場裡面,有人幫我倒水、坐車有司機還有人開門、想吃什麼立即有人買過來,就好像有個神燈一樣,想要什麼都可以得到,當然這是有前提的──「你必須要通得準!」

通不準、不能幫信徒解決問題的靈媒,就跟流浪狗差不多吧?所以必須不斷地「修練」,找更強的「神」來附身,有時候會覺得自己也像個神、法力無邊,有時候會覺得力不從心、生不如死,在情緒與自尊一下高漲、一下低落的劇烈擺盪下,許多靈媒變得很易怒、情緒化,差不多接近精神分裂症了!

修練一有差池的靈媒──通常被稱為走火入魔,差不多就是有精神疾病,過氣的靈媒也會因為失去光環受不了落差而有情緒障礙,就算想要恢復正常的生活也不容易,靈媒太習慣「被人尊敬」,一般程度的應對進退都會被靈媒視作:「你看不起我」,更別提別人稍有不同意見或質疑。這樣該如何回歸主流社會與人相處呢?而連鬼都不想利用的身體就像個空殼,只留下一身病痛。

所以我很快就認清「靈媒」不會是我的職涯規劃,這行業不繳稅、收現金自然沒有勞健保,工作意外和傷害的機率又特別高,從小看到這麼多的靈媒從意氣風發到一蹶不振,我的家人跟我說:「妳就做這一行吧!妳看,賺錢多容易!」我說:「你先告訴我一個例子,有哪個靈媒過得快樂、直到善終的?只要一個例子就好!」

沒有自己生活的學生靈媒

學生靈媒的日子怎麼過?幾乎每天下課後,用完餐七、八點就得到道場報到,先打坐練功,有時候問診的信眾很多,連打坐的時間都沒有,就直接辦事,常常忙到凌晨一點才能回家休息,回到家就趕緊睡覺,因為隔天六點要起床上學。功課呢?只能利用早自習、午休和下課時間寫,所幸功課沒有落後太多,一直到研究所我都選擇公立學校就讀。

有時候遇到人命關天的事件,常常凌晨也要處理事情,真是令我厭惡透頂,我受夠了沒有私人的時間、不能和朋友一起玩、不能大聲笑、不能有婚姻、必須像供桌上的木頭神像,我討厭每天花一堆時間去打坐只為了讓通靈更準確、法力更神奇。當然,讓我更看不過去的是那種「有錢是大爺的文化」,如果是真神,會勢利眼嗎?

約莫十多歲當我還是「小角色」時,有「大靈媒」看到我說:「妳是某某下凡的,應該要怎麼修又怎麼修!」然後把我叫去另一房間或角落說:「妹妹、妳幫我看一下,我某處狀況如何?」有沒有搞錯啊?現在是誰在幫誰看?當然他們也有一套說法:「我在試妹妹的功力、我在教妹妹怎麼修行。」

此處有個令我挺難過的案例:我曾遇過一個大靈媒,他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穿單薄的汗衫,理由是「神功護體」,他要我跟著他修練,我看看他身旁的「神明」──所謂的武娘,好意提醒他幾句之後就忘記這件事情了。幾年前我突然接到一通電話,問我可否去加護病房看一位病人?我說:「我早就退休了,怎麼會找我?」電話那頭說:「因為某年妳曾經跟他說,現在身強體壯不怕冷是這個女鬼武娘護著,等過了N年,它就會要了你的命!換個神修吧!」所以家屬急著找我。雖然我早已忘記這件事情,聽完後我還是很難過,但也只能說:「都插管了,我無能為力。」

這些事情總是會在我身旁發生,我就是不懂為什麼人們總是講不聽?我們看不見鬼神,憑什麼以為我們能夠「控制」它們?三不五時就會有朋友問我當靈媒的事情,當然包含許多覺得自己有這方面感應,然後考慮入行的人,所以我才寫下這本書!一樣的話我每三天要重複一次,對我來說太折磨了。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聽到有後進考慮要當靈媒,特別是已經看過我文章的人,還說出這種話,我心中就會有一把火升上來,難道我寫得不夠露骨嗎?要貼上我的遺照才會甘願相信這條路不好走嗎?好、好、好,沒關係,我就再次掀開傷口,把我血淋淋的悲慘靈媒生活過往再寫一次!

曾經我很後悔為什麼要跟大人說我看得到!的確我有時候看到鬼,但並不代表我能預知未來或者有超能力!小時候我只是「好心」,想說有往生者遺言沒有說清楚,去幫忙傳個話!看人中邪生病很難過,就「好心」幫忙拜託鬼離開罷了!可是後來為什麼會變質?為什麼我必須成天擔心鬼世界的火拚、成人的利益恩怨還有被放符法的危險?

我哭過!我還曾經哭著對大人說:「我看不到!其實我看不到!以前我都是騙你們的!」然後大人會給我一天假,告訴我這是幫助人!我在大學時遇到心儀的男生約我出去玩,結果我只能晃點他,因為我不敢讓他知道我當時的「職業」。當我透露想要結婚生子的想法時,道場的人說:「妳這種人不當靈媒能做什麼?」

有時候不得不去騙人,別人相信我可以解決他們的問題,相信挪挪桌椅床頭就可以讓婚姻幸福、事業成功,喝喝符水可以讓精神或癌症病患痊癒,這些把戲我都會,但是很多時候都是在騙人!大人要我說把鬼制了、趕走了,但我沒說的是,我只能把鬼「請」走七天、十天,過一陣子你可能還得再來花錢。明明我看到的就是鬼,偏要我說是觀世音菩薩、關聖帝君……我睡不好、因為我在騙人,我知道這些以後都會有報應的!

靈媒也是會害怕的

學生靈媒的生活充滿著無奈,學校考試之前會先授課,比賽之前會先練習,可是我沒有充分的訊息或適當的訓練,只不過是因為能夠看到鬼,就被推到神案前面當靈媒,身在那個位置上被理直氣壯期待什麼都要懂:得要懂算命、通風水、擅祭改,什麼都要會,人家孔明至少都有「習天書、學兵法」才能辦事猶如反掌,我只不過是能當個靈界翻譯,卻被期待成為神明的代言人。

最常面對的服務個案不是病就是死,大人不管當時的我才幾歲,有沒有受過訓練,就得站在病人和亡者大體面前,一個人不管生前長得多帥多美,重病和死亡之後沒有一個好看的,特別是人死之後的臭皮囊,眼窩、嘴巴附近組織會變黑、變爛,皮膚整個變得灰灰腫腫,還會有液體流出來,倘若看到時間放久了或者意外身亡的遺體,當天和之後幾天就算再餓也不會有胃口。

我只是想試著幫亡者傳遞訊息,這與死後的遺體無關,偏偏許多家屬希望我能再看看亡者遺體,好像這樣比較能夠溝通得上,可是對我的工作來說並沒有幫助。我不怕見鬼,看到屍體反而會不由自主地感到害怕,這也不是看久了就能習慣的。我只是想提供點幫助,但是副作用未必是我能負擔得起的。

眾人對我通靈能力過高的期待,也讓我感到苦不堪言,或許某人是真的生病而不是卡陰,或許生意失敗是個人能力而非風水,但是大家總是期待能以拜拜、祭改、作法解決一切!當我如實說出所見所聞並表達事實就是如此,還會被認為只是耍性子不想幫忙,我哪裡是不願意幫忙,而是真的無能為力,教我情何以堪啊?

每次在道場就得面對形勢比人強的無奈,明明我就沒這麼厲害,可是繪聲繪影的八卦、加油添醋的成功個案,搞得好像只要我一出手就會藥到病除、天下太平,可是我並沒有這樣的本事,時間越久、看的個案越多,就覺得這一切都是注定:「我只是在恰巧的時間幫忙轉達意見,能否有實質幫助,端在案主個人的造化。」也就是說,那個人遇到的困難、經歷的過程、最後終獲成功,都是靠個人的努力與福報,我只不過是轉達意見參考。

不過道場不容靈媒吐實,就算無能為力也得把話包裝一下再出口,例如:天機不可洩漏、神明的考試等等,說佛考也行、魔考也對,很多時間我感到很納悶,既然大家都知道修行靠個人,何以還要寄託於金紙和符水?可是此話一出我在道場反成為異類,這種理論不只不受歡迎也不被允許,所以我得學著說場面話或者把嘴閉上。

為什麼要怕鬼?

一般人的印象總是覺得「鬼」是有法力的、行蹤飄忽、甚至會影響人的禍福,看著電視電影中報仇的女鬼們,的確壞事不能做啊!可是這些鬼真可以來去自如、法力無邊、預知未來嗎?我必須說,上述的這些鬼應該都是屬於它們的精英階層,大部分的鬼雖然有些能力,但大多笨了點!

每次當我這樣說時,就會有一堆人教訓我:「那是因為妳通到的只是低等靈,所以眼界才會這麼狹隘。」是的,我承認我連宇宙中一粒沙的智慧都不大清楚,可是,那些高等靈為什麼會來干涉丈夫的外遇?生意人的事業?學生的指考?若真是高等靈,為什麼會來打擾人間、找我們尋常百姓的麻煩呢?既然我們大多數人看不到它們,何不就各自過著安生日子就好?

如果那些鬼真的都像電視、電影演的厲害,我們還能活嗎?如果電視演的有三分之一是真的,大概台灣有一半以上的人搶著移民吧?沒這回事!何必搞得我們台灣好像四處有鬼、無地不神的,難道以後我們觀光局拍的形象廣告要加一段:「想體驗神鬼接觸?請造訪台灣!您想見面的神、我們這裡統統有」嗎?對了,廣告下面一定要有一排小小字體的警語:「本專案採預約制,且依個人緣分天資不同,不保證一定能見到您心儀的神明,敬請及早預約。」會去神壇的就是那些人,不去的還是不去,沒必要把電視裡少部分人的經驗當成是普世價值,要不然古人幹麼說「鬼話連篇」?以我交了一堆鬼朋友的經驗,就屬這句話最貼切。

這些鬼魂就只愛出一張嘴,到處騙吃騙喝,騙法大致上就是說自己有多高強、是什麼神明啊!要不然就是威嚇,如果你不供養它,你就會說多倒楣就多倒楣。拜託!倒楣的應該是它們吧?至少我們都不會餓死,哪像它們需要沿街乞討吃的供品和香火,混成這樣還敢說自己行情多好?

所以,有些人生病是因為身上「卡到陰」,我辦事的方法就是跟那個信徒身上的鬼談判,問它要不要出來,有點本事的,我還包吃包住,招安當神壇的「員工」!不然的話,就請K老師「超度」嘍,說超度是好聽,其實就是給它們一些盤纏,燒一些金紙,然後大家一二三喊「散」!各取所需、心照不宣。這樣的「超度」方式是比較乾脆俐落,大家作鳥獸散。

唉!其實靈媒的身體都不太好,要不然就是之前身體都很好,等哪天不作靈媒了,就算不住院也要中風,反正什麼病都會有。不過這是一般信眾所看不見的,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我們人類要去招惹它們?

總之,神壇宮廟會幫信徒「祭改」,有鬼就賄賂它,燒些紙錢,沒鬼也是一定要若有其事地改一改,有效、沒效就看個人啦!其實很多都是心理作用。奉勸大家,別把錢這樣花!人家可是印金紙跟你換現金耶!

因信徒而起的喜與悲

有時候我不需要動用到通靈的能力也能解決事情,特別是處理家庭糾紛,因為靈媒所說的話總是會有影響力,而家庭糾紛往往就是兩方在認知上的誤差所引起,然後雙方互相指責,這時候我就會出面當「公親」!其實就是要大家不要互相指責,有時候也會說說白色謊言,跟雙方說是因為風水、祖先牌位的問題所造成,讓雙方有個台階下,一起把過錯怪到看不見的鬼神、風水和祖先。

是啊!所以有很多人說民間信仰的靈媒其實是心理輔導員,洞悉人性的需求,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選擇就讀社工系,因為我認定兩者都是助人的行業,希望藉此相輔相成,道場裡大部分的人都贊成,雖然也會有聲音認為我根本不需要繼續讀書,不過我一直很清楚這能力是老天爺給的,祂當然隨時有收回去的權力,所以不應該有依戀,一定要去讀大學、有一技之長,我很慶幸當初的決定是對的,總之,大學教育雖是為了當靈媒、作更好的助人者所讀的,卻也變成我決定不當靈媒的原因與本錢。

我的挫折忍受度很低,失誤和失敗都不是我輕易可以放下的,所以,面對我幫不了的信徒,真的恨不得幫信徒擔下罪業、解除他們的痛苦。我也見過許多慘事:只相信拜拜和法術而不認真經營公司、為了拜拜與家庭口角失和,畢竟整天打坐或是攪和在道場聊天,一定會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和品質。

還有令人痛心的悲劇,信神明而不相信醫學,因此丟了性命。有件事不是發生在我手上、是在別的神壇,一位母親極為迷信,讀國中的獨生女都已經確定是血癌卻不讓她就醫,只肯讓她聽神棍的喝符水、吃毛豆皮和品客洋芋片,這是實實在在的悲劇,那孩子最後當然就病逝了。

以我認識其他靈媒的經驗,相信我,他們絕對、肯定沒有各位聰明,但肯定是有一項比人強:「他們很敢講!」我也有認識讓我非常佩服的宗教人士,例如法鼓山的聖嚴法師,他們最大的特點就是「絕不迷信」,教導人們必須有自己的智慧,然後「自力得救」!

如果您也體認到生命是無常與有限,不妨花點時間想想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到底怎麼創造與運作的?您在其中又有什麼意義?鬼神的東西在台灣多半來自「聽說……」,感謝各位也「聽說」我的經驗與觀點,希望能列入您為生命作選擇的參考資料之一,然後您能展現自己的能力、為自己的生命負責,我相信光是這個思考的過程對每個人而言都是很好的經驗。

※ 本文摘自《靈界的譯者》,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
  • Kevin Li

    這來說吧 要說他是靈界這是較通俗說法 神仙魔佛鬼魅妖精 這些 我本人也是一個具有溝通人員 所有能力 也算是一位協調人員 我都稱著我所信仰教導我那位為老闆 他也老說著不知因與果 不言是與非 而目前很多的所謂修行者 為藉著主神之名強行介入處理 收取高額費用 兒也把身體機能老化或因飲食不正常跟個人壓力情緒失常導致問題歸類於靈界干擾 有病的要勸人就醫而不是去騙取金錢 古老傳著 神仙難救無命客 閻王要人三更死和人敢留人到五更 敬鬼神而遠之 不得已有這體質跟能力也很傷腦筋了 老闆種是要我說該來專心奏職濟世 我也回他 幫忙做事不能收錢 種要讓我在世俗上班賺錢存錢讓我家人衣食無慮後 才能有這能力跟空閒處理你所說的濟世 不然你要我家人喝西北說喔 所以對於靈 對於靈我只能告訴一邊民眾 對它們保持敬畏 也不要過度把責任推給他們 而真的有問題需要處理新鮮把心情沉澱西西不要病急亂投醫 搞出更大問題

  • 黃教恩
  • 邱威彰

    靈界的譯者 2 跨越生與死的40個人生問答
    http://ppt.cc/Prxx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