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有人說世界閱讀日(World Book Day)會訂於每年的4月23日,是因莎士比亞誕生和辭世的日子都是4月23日,訂為閱讀日,正好紀念文豪。

不過,讓我們仔細想想:莎士比亞是寫劇本的,這天好像應該訂成舞臺劇節或血汗編劇節之類的比較合適;就算我們一致認定莎翁劇本毫無疑問是文學作品,歷史學者其實也沒那麼肯定他老人家的生日是不是4月23日;就算我們換個說法,說這天紀念的不是莎翁誕辰而是莎翁祭日,還是會遇上一個問題──莎士比亞過世時,正是西方儒略曆與格里曆混用的時代,格里曆就是現今通行的公曆,儒略曆的計日方式則有點不同,而莎士比亞過世的4月23日,其實是儒略曆上的日期,而非格里曆上的日期,也就是說,以現行的公曆來看,莎翁大大不是4月23日過世的啦!

或者我們先別管莎翁大大了?4月23日也是《唐吉訶德》作者塞萬提斯過世的日子(其實也可能是4月22日,差一天我們就算了吧),《唐吉訶德》被老外視為歷史上第一本小說,拿和他有關的日子當閱讀日言之成理,只不過用祭日不用生日,好像有點那個。或者我們把塞萬提斯也推到一邊去吧?其實4月23日也是《蘿莉塔》作者納博可夫、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拉克斯內斯⋯⋯等等大大小小喊得出名字喊不出名字的作者生日(或祭日),知道得越多,反倒好像沒什麼必要硬攀這層關係了。

說實在話,世界閱讀日真正有趣之處,並不在它是為了紀念哪個文豪的人生起滅,而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訂下這個日期的時候,是網際網路開始普及、大家都開始在自己寫網頁、「.com」公司成為投資者的熱門目標、一堆資訊阿宅乾脆決定先休學去創業的1995年。現在的Google、臉書這幾個巨頭,當時還沒影兒;但前一年剛成立的亞瑪遜網路書店,已經擺出想要利用科技,從讀者端往回改變出版面貌的姿態。

因為誕生於那樣的時代,所以,從第一次的世界閱讀日開始,網路上幾乎都會出現相關的小活動。

這類小活動會在電子信箱、網路論壇、即時通訊軟體、個人留言版、部落格直到現今的社交網站當中流傳;奇妙的是,不管在什麼樣的環境,這類小活動的進行方式都差不多──拿起手邊的書、翻開某個特定頁面,然後抄下某個句子。

如此這般的進行方式有時會抓出有趣的句子,但更多時候其實只會找到沒頭沒尾的一段文字,要說趣味是有一點,但要說和「閱讀」或該書內容有什麼關係,其實就很牽強了──而且說實在話,讀過電子書、利用過劃線註記功能的讀者,一定會認為:在數位閱讀的時代,要分享更有力、更精準、更諷刺或者更好笑的書中摘句,理論上應該要應用電子化的優勢、發揮網際網路的特色才是。

Readmoo電子書目前推出的「莎翁大大開金口,好句子宜分享,忌放生」即為一例。活動中有來自數十本暢銷書籍、精心挑選的四百二十三個金句,分為九類,隨讀者依心情挑選,簡單點選,就能將金句變成一張精美圖檔,當成人生的指引不錯、下載典藏很好,如果分享到臉書,,那就更好。就算這四百多句裡都沒有喜歡的,也可以分享自己的劃線註記;而且無論分享現成的金句還是自有個性的劃線註記,Readmoo都提供了實質的折價回饋,而且還有機會抽中目前集資活動已經超越目標的熱門閱讀器mooInk

想方設法搞出各種名目,重點其實只是推廣閱讀。閱讀是個孤獨的活動,但經由閱讀,人會成為擁有更多知識、連結更多想法、可能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的更大整體;或者,經由閱讀,人至少會知道怎麼用又賤又聰明的方法去酸酸討厭的事。

例如就把自己在活動裡讀到的這句「我們都知道,我們生活在一個大家都討厭權貴、私底下卻拚了命想要成為權貴的荒謬社會」按個鍵分享到臉書去,然後等著看同溫層的朋友一起大力贊同,或者刻意tag幾個討厭的對象引戰;在大家猛敲鍵盤嚷嚷的時候,一面坐著觀戰,一面逛逛電子書店找下一本書──想想,這不挺爽的嗎?

►►馬上去找莎翁大大討金句!

閱讀日都在幹嘛?:

  1. 慶祝世界閱讀日,莎士比亞犀利金句令人絕倒!
  2. 電子書國際閱讀日 9月18日首次登場
  3. 【閱讀日常。整點報時】晚上7點,我在京都飯店房間的床上或沙發上,讀著《MEETS》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