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昱毓

在菲律賓的某一天,突然接到姐姐的電話,問我能不能跟她一起去土耳其。自從我開始旅行之後,身為老師的姐姐雖然不能辭掉工作,卻也開始很積極地安排屬於自己的壯遊。但因為發生一些不太順心的事,讓她突然對一個人的自助旅行失去自信,希望我能跟她一起去。考慮了一下,除了自己的行程本來就是走一步算一步外,有過兩次自助行經驗的我,也覺得有伴真的比較方便且安全。打從娘胎就在一起的我們,可以說是彼此的最佳夥伴,就算發生爭吵也分手不了。因此我覺得我就是那位最佳人選,也很理所當然的加入了這場長途旅行,開始了為期兩個月的雙胞胎土耳其大冒險。

這在我的逃亡裡,完全是個意外的插曲,因此我也不是那位統籌計畫的人。我把重責大任交給了姐姐,因為我知道她已經準備了半年之久。

從菲律賓回到台灣後,我在很短的時間內辦好土耳其的多次簽證,因為土耳其的簽證只給一個月,如果要待超過一個月的話,一定要出境之後再一次入境。多次簽證比單次簽證難辦得多,還要準備好自己的旅行計畫表等等。姐姐是委託代辦公司辦理的,但我確認之後,發現代辦公司根本搞錯了,從頭到尾只幫她辦了單次簽證,所以只好跟我一起重辦。距離出國只剩不到兩天的時間,我卻因為要辦理銜接的下一個國家的簽證,在一天之內緊張的往來兩間辦事處,而發生了小車禍。雖然只有輕微的腦震盪,但也讓這趟旅程從一開始就充滿了不安。

不僅如此,在看到姐姐寫好的計畫書時,我更慌了。她把兩個月的時間以天為單位,大概只簡單安排了在哪個城市要待幾天而已。住宿的安排或是交通工具等等呢? 她只給了我兩本旅遊書、三本歷史書,這就是她全部的計畫。訂房的部分也只有頭兩個晚上有預約,其他的都決定要到土耳其後才處理。我在每次自助旅行前,都會非常仔細且完整的規畫好每天的行程、住宿和交通,從來沒有像這樣只有簡單的旅行構想就出發。我甚至有些生氣地質問她:「不是計畫了半年嗎?」姐姐跟我說,旅遊書上面都有很充足的資訊,她認為只要到了目的地就會有辦法。不曉得是我想的比較嚴重,還是她太過天真,但離啟程也剩不到幾個小時,只能硬著頭皮就這樣出發了。之後有空閒時翻翻那幾本歷史書,發現姐姐是真的很認真在閱讀資訊,充分了解土耳其背後的歷史與文化後,才選擇想去的地方。她有做足功課,只是在意的點跟常人不同。還好我是平常人而不是文人,所以我很認真的煩惱平常人會注意的各項重點,這樣的搭配也算是完美。

就這樣我們帶著五本書出發了。

第一週我的肚子都是痛的,是一種無法放鬆的緊張。因為經驗告訴我,一切沒有這麼簡單。所以剛到土耳其沒幾天,兩人就吵架了。沒有方向感的我們,就算看著旅遊書的地圖走,往往還是找不到目的地,要花很多時間兜圈子。在崇尚精實旅行的我看來,迷路就是一種時間的浪費,但姐姐持相反見解,覺得迷路也是旅行的一部分,她很樂於在這些陌生的地方悠閒散步,這樣才會有特別的發現。時間久了,我們也漸漸有了平衡,我不再會為了找不到路焦躁不安,而她也因為迷路次數太多,或擔心太想去的景點去不了時,會開始積極探路。加上有旅行三寶的保佑,這段旅程慢慢有了固定的模式。

旅行三寶指的是旅遊書、指南針和路人。去土耳其旅遊的時候,智慧型手機並沒有這麼普遍,姐姐還特地買了一台輕薄的筆記型電腦。但網路不夠發達,我們在外面的時間,還是都要靠自己和手中的旅遊書來找路。現在的網路環境已經不需要旅遊書了,很多資訊一上網就查詢得到。但對當初的我們來說,那就是救命仙丹。書上資訊真的很充足,超過我想像得詳盡。不僅介紹重要的景點,還會推薦各種交通方式,甚至是景點背後的小故事,我們都當故事書來讀。還有地圖,很方便對照,也不太會出錯,前提是要搞得清楚東南西北。這個時候就需要指南針了。我媽常說不知道我們兩個路痴是要怎麼自助旅行,可是我們有指南針啊,只要把方位確認好,再看好地圖,就不會走錯。我們是有這樣的自信,但還是常常找不到路,原因是個謎。後來有次我跟日本朋友一起去越南玩,當時也帶著旅遊書,他只看一下圖就收起來了,輕鬆帶著我走到了目的地。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我跟姐姐總是要打開地圖,擺好方向,對照很久的街景跟道路後,才敢開始走,然後每到一個路口,再重來一遍。

最後是路人。路人真的好重要,是發生原因不明的迷路時,最重要的解決方法。我已經練就很自在地說出問路的慣用英語,也絲毫不會對於問路人問題而感到害羞。土耳其人的英語能力不是很好,姐姐曾經問我都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嗎? 我說聽得懂耶,因為我是菲律賓老師教出來的啊!這兩國的英語發音有得拚,實在無法判斷哪邊的口音更嚴重。

mooInk繁體中文電子閱讀器

本文介紹:
我不是叛逆,只是想活得更精彩:小律師的逃亡日記》。本書作者/黃昱毓;出版社/四塊玉

延伸閱讀:

  1. 一年12國的華麗冒險
  2. 給未來的旅行者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