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約定的專訪日期在2017年4月19日的下午。在那之前,林奕含已經與我們藉著電子郵件討論了一陣子,從訪綱的內容到她想對讀者說的獨白,我們都先談到了。幾回郵件往返,會發現林奕含極有禮貌地詢問訪談進行時會有的狀況及訪綱,原因並不是想要左右訪問的方向或事先迴避某些問題,而是想要配合我們的計劃,做出最完足的準備。

雖然沒說出口,但林奕含絕對是個力求完美表現的人;她不是要求別人,她會要求自己。

這樣嚴謹的態度反應在林奕含的作品當中,包括最表層可見的情節,鋪排在字裡行間的設計,以及埋在創作理念當中的內在初衷。從她十六分鐘的完整獨白,以及與我們的訪談問答裡,讀者會清楚感受她的堅持。

這些訪問片段,包括她直接面對讀者的獨白,我們都只做了最低限度的剪輯,盡量保留她當時受訪的情景;讀者會看到她帶著孩子氣的聰慧,以及她強忍情緒的堅強。

林奕含的離去引發諸多討論。但關於她以及她的作品,我們希望讓她自己訴說。

即使身陷情緒幽谷,也要訴說房思琪的故事

林奕含一直有寫作的夢,也一直想要寫出這個故事。還沒開始真正動筆前,她已經在部落格裡做了很久的練習,真正寫時候雖然進度不慢,但她每天都得面對巨大的情緒崩潰,邊哭邊寫。

改編自真人真事:房思琪被歪斜、錯過的人生

對文學與藝術剛要開始有系譜、有系統地開始時,就被從中打斷──在林奕含筆下,取材自真人實事的小說情節,呈現出一種在成長中遭遇的暴力,就此撞歪了愛情與欲望的模樣。那是因為長得漂亮,而被扭曲的人生。

性暴力傷勢反覆綿延,絕不是快狠準的一次事件

林奕含認為,性的暴力與精神病,是改變自己人生的重大事件,也是自己打算持續書寫的主題;林奕含也直言,很可能沒有人能夠體會,這些事件的經歷會帶來多麼沉重的質量。林奕含表示,她無法選擇主題,是主題找上她的。

李國華算不上風流渣男,就只是個犯罪者

林奕含在獨白當中明白說到「李國華是個胡蘭成縮水再縮水的贋品」,在這段訪談中,進一步解釋自己對這個角色及其原型的看法。

我所鍾愛的文學作家與小說風格

高中的時候,林奕含可以把張愛玲的全集一字不漏地從到背到尾──這當然是一種「張迷」的誇張狀態,不過也看得出林奕含對文學的迷戀。這段訪問裡,林奕含談到自己的寫作風格及鍾愛的作家,看似老派,但並不老派。

致讀者:願你看見字裡行間的細節與張力

關於自己怎麼從看似老式的敘事技巧裡翻出新意,林奕含在這段訪談時聊了不少。在閱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時,除了直接擊打靈魂的情節,也別忘了林奕含極具巧思的文學技巧。

林奕含想要說的事:

  1. 「我渴望寫這個故事。我覺得先前一切都是為了寫它準備的。」──專訪林奕含
  2. 【逐字稿】「這是關於《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部作品,我想對讀者說的事情。」
  3. 【文字報導】林奕含:「這個故事摧毀了我的一生,但寫作的時候,我很清醒地想要達到一種藝術的高度。」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