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岸見一郎、古賀史健

哲學家:具體上要從哪個部分開始比較好呢?當教育、指導和協助揭示了「自立」這個目標時,它的入口在哪裡呢?確實令人很苦惱吧?不過這其實有一個明確的準則。

年輕人:請說說看吧。

哲學家:答案只有一個,就是「尊敬」。

年輕人:尊敬?

哲學家:是的。教育的入口,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年輕人:又是一個令人意外的答案!也就是所謂尊敬父母師長、尊敬上司的意思嗎?

哲學家:不是的。假設以班級來說的話,首先你要對孩子抱持著「尊敬」的想法。一切就從那裡開始。

年輕人:我嗎?對那些連安靜五分鐘聽別人說話都辦不到的孩子嗎?

哲學家:是的。不論在親子之間或公司組織中,任何一種人際關係都一樣。先由父母尊敬孩子、上司尊敬下屬;在角色上,由站在「教導的一方」去尊敬「受教導的一方」。如果少了尊敬,就不會產生良好關係;沒有良好關係,言語上就無法溝通。

年輕人:不論是什麼樣的問題學生,我都要尊敬嗎?

哲學家:嗯。因為最基本的是「對人類的尊敬」。不是尊敬特定的他人,而是不論家人或朋友、擦身而過的陌生人,甚至是一輩子都不會碰面的外國人都一樣,要尊敬所有的人。

年輕人:唉,您又開始在說那些道德上的大道理了!要不然,就算是傳教囉。正好,我先趁這個機會說清楚。學校教育中確實也有公民道德這樣的課程,也占了相當的分量。我承認,有許多人相信這份價值。

不過請您也想一想,為什麼我們需要特地告訴孩子們這些道德上的理論?那就是因為這些孩子本來是不道德的,更進一步來說,人類就是不道德的!呿,什麼「對人類的尊敬」!您知道嗎,不論是我還是老師,在我們靈魂深處飄散的,根本是一股令人厭惡而不道德的腐臭!

勸說這些不道德的人類,叫他們要有道德,要求我必須有道德,這正是一種介入、是強制,就只是這樣而已!您所說的論點充滿矛盾!我再重複一次,老師您所說的理想論在實際生活中沒有任何作用。更何況,您叫我到底要怎麼去尊敬那些問題學生。

哲學家:那我也再重複一次:我並不是在談論道德。然後還有一點,正因為是像你這樣的人,才非得讓你了解尊敬、進而實踐不可。

年輕人:算了吧,我可是敬謝不敏!我並不想聽這種充斥宗教意味的空泛言論,我要問的是那種明天就有可能實踐的具體內容!

哲學家:所謂的尊敬是什麼?我來說明一下吧。「所謂的尊敬,就是如實看待個人,是一種可以了解他人的存在是獨一無二的一種能力。」這是與阿德勒同一年代,在受到納粹迫害後,從德國逃到美國的社會心理學家弗洛姆所說的話。

年輕人:「可以了解他人的存在是獨一無二的一種能力」?

哲學家:嗯。如實去看待在這世界上只有一個,且無可取代的「那個人」。弗洛姆還加上了這一句:「所謂的尊敬,就是對他人可以如實成長發展成他自己的模樣的一種用心觀照。」

年輕人 這是什麼意思?

哲學家:不試圖改變或操控眼前的他人;不附帶任何條件,如實認同「對方現有的樣貌」。沒有任何尊敬的方法更勝於此。而且當一個人「現有的樣貌」能獲得他人接受時,應該會因此得到莫大的勇氣。因為所謂的尊敬,也就是「鼓勵(賦予勇氣)」的原點。

年輕人:不對!那並不是我所知道的尊敬。所謂的尊敬,應該是指那種衷心希望自己也能成為那樣、帶有憧憬嚮往似的情感才對!

哲學家:不是的。那不是尊敬,而是畏懼、是從屬依附、是信仰。那不過是完全沒有看清對方,單單只是屈服、懼怕於權力或權威之下,是種崇拜虛幻假象的態度。

尊敬(respect)這個字源自於拉丁語的「respicio」,有「觀看」的意思。首先就是以對方原有的樣貌看待他。而你,什麼都還沒去看,也不打算看。不要將自己的價值觀強行加諸在他人身上,「他自己」就是對方這個人的價值所在。更進一步協助對方的成長與發展,這才是所謂的尊敬。試圖操控他人、糾正他人的態度,一點也沒有尊敬的意思。

年輕人:……只要接受原有的樣貌,那些問題學生就會改變嗎?

哲學家:那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也許會變,也許不會變。但是藉由你的尊敬,學生們將一個個接受「我就是我自己」的事實,重新找回邁向自立的勇氣,這應該是毫無疑問的。至於要不要運用那份重新找回的勇氣,就看他們自己了。

年輕人:也就是要「課題分離」?

哲學家:對。我們可以帶他到水邊,卻不能強迫他喝水。無論你是多優秀的教育家,都無法保證他們會改變。但也正因為沒有保證,才會是無條件的尊敬。首先非得由「你」開始做起不可。完全沒有附帶條件,不論你等待的是什麼樣的結果,要踏出最初那一步的就是「你」。

年輕人:但是,這樣豈不是什麼也沒變?

哲學家:在這世界上,只有兩件事情,是不論多有權力的人都無法強求的。

年輕人:什麼事?

哲學家:「尊敬」與「愛」。比方說,某家企業的領導人是很強勢的獨裁者。員工們也確實唯命是從,看起來很順服的樣子。但那不過是基於畏懼所表現出的服從,連一絲絲「尊敬」都沒有。即使大聲喊叫:「你們要尊敬老子!」也沒有任何人會聽從,心只會越離越遠而已。

年輕人:是啦,是那麼說沒錯。

哲學家:而且當彼此之間沒有尊敬,也就不會有身而為人的「關係」存在。在那樣的公司裡,不過就是一群具有螺絲、彈簧、齒輪之類「功用」的人聚集在一起。儘管有著機械式的「動作」,卻沒有人做著身而為人的「工作」。

年輕人:欸,別再拐彎兜圈子了!總歸一句話,老師您的意思就是說因為我不受學生尊敬,所以教室裡才會亂糟糟,對嗎

哲學家:即使一時之間感到畏懼,卻還是不算尊敬吧。班上會亂成一團也是理所當然的。對於班上的混亂,束手無策的你採用了高壓手段,藉著力量、懼怕,不由分說強制他們服從。的確,短期之內或許可以期待有所成效。見到他們一副注意聽講的樣子,可能讓你覺得鬆了一口氣。不過他們……

年輕人:……根本就沒在聽我說些什麼。

哲學家:是。孩子們所服從的不是你,而是「權力」,連絲毫想了解「你」的心都沒有。他們不過就是摀著耳朵、閉上雙眼,等待憤怒的狂風暴雨過去而已。

年輕人:嘿嘿,是像您所說的沒錯。

哲學家:會掉入這樣的惡性循環,也是因為你錯失了主動尊敬學生、無條件尊敬的第一步。

年輕人:您是說,錯失了那一步的我,不論再做些什麼都不可能行得通了,是吧?

哲學家:嗯,就像在一個空蕩無人的地方大聲喊叫一樣。當然,他們也不可能聽得見。

年輕人:就算是吧!我要提出反駁的事其實還有一大籮筐,我就姑且把您的話收下來再說。那麼,如果老師您所說的是正確的,也就是以尊敬為起點去建立關係的話,究竟要怎樣表現出我們的尊敬?難不成,叫我要用爽朗的笑容對學生說「我很尊敬你唷~」這樣嗎?

哲學家:所謂的尊敬,並不是用言語來表達的。而且對於像這樣挨過來的大人,孩子們能很敏銳地察覺出對方的「謊言」與「心機」。一旦察覺到「這個人在說謊」,從那瞬間開始,就不會產生尊敬的念頭。

※ 本文摘自《被討厭的勇氣 二部曲完結篇》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