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小生

這是一隻海鷗告訴我的故事

「小生先生。」當海鷗小姐開口對我說話的時候,我以為我終於瘋了。

「小生先生,我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海鷗小姐拍拍她漂亮的白色翅膀,示意我把窗戶打開。

「等等,是妳會說人話,還是我聽得懂鳥語?因為我想確定到底誰比較瘋狂。」

讓我把事情搞清楚,有一隻海鷗在星期天早上十點半飛到我的窗邊,很有禮貌地開口請我幫她一個忙。

「小生先生,我愛上了一隻海龜。」

海鷗小姐似乎完全沒把我的疑惑當作一回事,我只好伸出我的手臂,把她接到我的寫字桌上,然後慎重地挺直了背,洗耳恭聽。

相信我,如果哪一天你突然發現自己聽得懂動物說話,那真的就像是在星期天早上打開窗戶一樣的自然。

因為牠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故事,會讓你覺得聽得懂動物說話,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了。

「好吧,說說你們是怎麼相遇的。」我幫自己倒了杯咖啡,幫海鷗小姐拿了幾顆爆米花,雖然我不是很確定海鷗喜不喜歡吃爆米花。

「我想先從他的背開始。」海鷗小姐用她可愛的爪子在我的寫字桌上踩出喀喀喀的聲音,表示一切得按她的節奏來。

「好的,那就從他的背開始。」和海鷗對話第一課,不要以為你能主導對話。

「我最喜歡站在海龜先生的背上,要越冬的時候,我們要飛越一整片海洋到地球的另一端,常常到了傍晚還找不到一塊島,萬一到了晚上還沒有陸地,這樣就很糟糕。對了,海鷗不吃爆米花。」

「的確很糟糕。」我從來沒有想過候鳥遷徙時飛越一大片汪洋沒地方休息會是個問題,被海鷗小姐這麼一說,我開始替她擔心起來。

糟糕,海鷗不吃爆米花。

「幸好遇到了海龜先生,他習慣在傍晚浮出海面,我們就有了休息的棲地。海龜先生的背很寬廣、厚實,給人一種可靠、安心的感覺……」

海鷗小姐說這句話的時候像個少女一樣害羞地低下頭,假裝梳理她已經夠整齊的羽毛。

「所以,你偷偷暗戀海龜先生,想知道怎麼在一群海鷗裡脫穎而出?」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要不是真的有一隻海鷗在我面前說話,海鷗喜歡上海龜本身實在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

「不是這樣的,遷徙幾次之後,我們就相愛了,因為我們互相承諾。」

「互相承諾?」

「海龜先生答應只把背留給我,作為交換,我要帶一樣陸地上的東西送給他。」

「這不能算是相愛,頂多只能算是搭便車吧?」我搔搔頭,不置可否。

「不是的,我們相愛,因為我們互相獨佔。」

「因為你們互相獨佔?」

「只有我會替他揀來海裡看不到的玫瑰,告訴他玫瑰的香氣是愛的意義;只有他會陪我看夕陽西沉跌落海平面,看月亮緩緩上升,在永恆裡分享當下。」

「原來如此,你們互相獨佔。」

「對,我們互相獨佔!」海鷗小姐語氣中帶點驕傲地說。

「有一次我捨不得夕陽那麼快沉到海裡,我就要海龜先生潛到海底把它撈上來。」

「結果撈上來了嗎?」

「哈哈哈,當然沒有囉,但我發了好大一陣脾氣。小生先生不會以為夕陽是真的掉到海底了吧!」

被一隻會說話的海鷗揶揄自然科學常識不足,這可以算是人生中最荒謬的事情了。

「妳明知不可能,卻還是要對他發脾氣,真替海龜先生抱不平。」我決定反唇相譏,扳回一城。

「所以那天晚上他要我飛到天上摘星星,結果你猜怎麼著?」

海鷗小姐張開翅膀在我房間滑翔了兩圈,停在我的肩上,像是要講一件很甜蜜的事情。
  
「該不會妳真的摘到了一顆星星吧?」

海鷗小姐睜大眼睛看著我。「當然不是!小生先生,你真是我見過最奇怪的人類。」

「對,不然怎麼會跟一隻海鷗說話。」

「只要你願意,就能跟任何動物說話。」

「我可沒有同意妳突然跑來敲我窗戶。」

「小生先生真的很幽默。」海鷗也懂我的幽默。「天上的星星那麼遠,怎麼可能摘得到?但海龜先生叫我不要管,飛到天上就對了。等到我飛到天上,他叫我往下看,問我看到了什麼?」

海鷗小姐頓了頓:「我大喊,『臭烏龜,我只看到海和你。』」

「海龜先生要我再仔細看看他四周,我才發現深黑色的海水映著一顆顆閃閃發亮的星星,然後他說……」

「有妳在我身邊,就像是把整片星空裝進海洋一樣美好的事情。」

※ 本文摘自《於是,我們仍相信愛情》(Readmoo即將上架)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