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謝夙霓、Fiona Zheng

兒子出生後,母親便催促我們在瑞典買間房子,一來有自己的房子免受四處搬遷之苦,二來是自己的房子住得也舒心,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亞洲人最講究的「有土斯有財」,買房可視為一種長期的增值投資。

兩個孩子接連出生後,家裡的大庭院提供了他們四處奔跑玩樂的空間,他們不必像住公寓那樣得時時降低音量,以免吵到鄰居。從春天到秋天,庭院裡也有不同的花草應時節而開展,我躺在遮陽傘下的躺椅,讀了一半的小說蓋在臉上,耳邊不時傳來孩子嬉戲的打鬧聲……在這裡擁有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最大的好處就在於居住環境的提升,而母親心心念念的買房投資、增值牟利,實際上在這邊不太能成立。

瑞典人買房和換房的原因

在瑞典賣房子時,若屋子在這幾年內已增值,則必須在賣屋時繳納三〇%的房屋增值稅(即買賣房子的獲利盈餘)。舉例來說,買房八十萬元,以一百二十萬元賣出,盈餘四十萬,則賣家需繳納十二萬的增值稅。若賣房後馬上換房,這筆增值稅則可以延後一年繳納,但若是只是賣房變現,這筆金額不小的稅金便得當年繳清。

瑞典房市這幾年的漲幅雖然快速,但由於政府有意的抑制,加上高額增值稅,因此投資客很難在短短五年內,藉由買賣房子獲利,大部分多是買來自住。

我們的前屋主湯瑪士先生是位醫學院的教授,年紀約五十五歲左右,交屋前安排了兩次會面,他很仔細的把這棟房子的所有資料交給我們,包含房子的平面圖(一九七六年建)、前幾任屋主的修改裝潢圖、電器及電水暖的操作說明書(瑞典暖器分兩種,一是以熱水供熱,二是以電板供熱。每個城市的垃圾處理廠會焚燒垃圾產生能量,後轉變為城市水暖的主要能源,大多數家庭也都會安裝水暖板),湯瑪士一一和我們演練機器的使用方式,並告訴我們所有器具的位置。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問起屋主換房的原因,他笑笑的說:「我們唯一的女兒長大了,在烏普薩拉(Uppsala)讀大學,不常回家,只剩夫妻兩人,家裡有點太大,閒置的空間很多,打理起來很辛苦呀。另外因為我在醫院上班,想換間離醫院近一點、小一點的公寓,方便上班,打掃起來也比較輕鬆。」

從房子換到公寓,看在我這個亞洲人眼裡,是有點無法消化的,一棟房子怎樣都好過公寓嘛,土地面積大,增值空間也大,但在瑞典住了一段時間後,漸漸地會發現這是兩種不同的文化思維。

湯瑪士以居住大小適性及便利性出發,而我則是以增值空間、獲利性來思考。這讓我想起父親一手打造的房子,他辭世後,家庭成員分散世界各地,也很少回去那幢大房子,只有祭祖掃墓才會回家看個兩眼,大部分的時候,房子都是閒置的。老房子除了是一種緬懷外,「土地即是財富」、「財富勝過居住」的觀念也一直深植我們內心。

瑞典很少有這種閒置的屋子,多數老人會在身體無法負荷前先處理掉房子,可能是搬進老人住宅或是療養院。年輕人有了孩子後,會從公寓或小一點房子搬到大一點的屋子,但當孩子十八歲離家後,空間不再需要那麼大後,又會換回小一點的房子。瞭解這樣的居住文化後,也會開始覺得或許等年紀大一點後,兩人搬回國營的老人公寓,也是不錯的選擇。

瑞典的公共住宅 vs. 社會住宅

瑞典約近一千萬人口中,有三百萬人有租屋的需求,當一般民眾沒有頭期款資金,或是因工作、求學原因還不能固定居住在某一個地區時,大多數人就會選擇搬進公共住宅。當我第一次聽聞「公共住宅」與「社會住宅」時,曾問身邊的瑞典朋友:「為什麼瑞典選擇以公共住宅,而不是像歐洲其他國家一樣推動社會住宅呢?」

朋友解釋道:「所謂的社會住宅,是以只租不賣,用低於市場租金或者免費的方式租給弱勢族群,因此住進社會住宅後,就容易被便貼上貧窮、弱勢、家庭有問題等各種標籤,甚至還可能引發附近居民的抗議,像是拉低房價、貧窮是附近動亂的根源等負面言論;反觀公共住宅,在租房子這件事的起跑點上,大家都是一致的,大家一起排隊累積點數,誰等的比較久,誰就先租到房子。弱勢族群可向瑞典保險局(Försäkringskassan)、勞工局(Arabetsförmedling)申請補貼,再拿這些補助去租屋,而不是透過政府的幫助,將一群低收入戶編派到同一地區,形成變相的『貧窮島』」。

公共住宅的起源

公共住宅其實是在保障所有人的租屋權,不論貧富貴賤、身份階級、種族膚色,大家都有居住權,沒有人可以選擇誰能當你的鄰居,政府也盡可能保護弱勢族群,並將貧富的界線降到最模糊。

公共住宅的概念起源於一九三〇年,那時候的瑞典很貧窮,居住條件也很惡劣,普通人難以負擔建造房子的成本,促使政府必須承擔起蓋屋的社會責任。因此,公共住宅的觀念就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被提出來。公共住宅結合社會責任與商業模式,興建普及卻舒適的居住空間,讓人民的居住權益得以落實。

一九四五年起,生育率隨著戰爭結束創下新高,房屋建設卻沒有新的進展,因此出現嚴重短缺的現象,各大城市公法人租屋公司在政府借貸及規劃下紛紛成立,以營利有限公司的方式經營,負責各地公共住宅的興建、環境規劃、租金協商等。

後來到了一九六〇年代,政府再度以相同理念提出「百萬家庭計劃」,以特別預算興建約一百萬戶的公共住宅,緩解住房短缺問題。近年來,因應瑞典更多湧入的外來人口需求,這個計畫也持續進行著。

靠「點數」租屋的文化

瑞典的公共住宅沒有排他性,只要是成年人均可申請承租。以林雪平市為例,申請人須先到 Stångåstaden 的租屋網站註冊,以註冊日起算天數,一天一點,等待時間愈長累積點數愈多,租屋順位愈前面,挑選不同房子的機會也就愈多。

Stångåstaden 是一個透明公開的國營租屋網站,可以以「居住區域」、「房屋形式」、「房數」、「坪數」、「價格」等選項篩選出自己的需求,網站也會依照指示提供適合的房屋資訊。輸入這些需求後,就可以得到房子住址、建築年限、實際居住大小、樓層、月租費用、有無電梯、可入住時間等詳細資料,網站還會提供室內配置平面圖,讓房客具體知道需添置的家具。

為了因應特殊承租者需求,網站也有額外選項,如五十五歲以上住宅(+55)或保障住宅(trygghetsboende)則會優先承租給五十五歲及七十歲以上的人,這類型公寓通常更具便利性,靠近超市、車站、社區醫院,更額外增加電梯、無障礙浴室等生活機能。

每個人都可以輕鬆地在網站裡得到這些公開資訊,但能不能租到滿意的房子,最重要的前提還是取決於「點數」(poäng)的多寡。租屋網上有一個很重要的登記標準,標明租到此間房子需要有多少「點數」,如某房型規定要「點數:1540」(一點表示一天,1540 點表示登記等待租屋時間已達四年多)。

申請者擁有足夠的點數,才可以在案件上登記租賃意願,之後,租屋公司會按照登記者點數多寡,決定可以參觀看房的人。一般都是點數最高的前五名得到看屋及租屋權,如果幸運獲選,租屋公司會通知去看屋,欲租屋者可以和仍住在屋內的屋主聯繫時間,並現場詢問屋主一些居住上的細節,例如:鄰居是否和善、周遭環境的安靜程度等。看完房子後若不滿意,可以「取消意願」,最終的五位人選也會做一個「最後意願登記」,若五位最後有三位有興趣,則以點數最高者獲得租屋權,這就是一般民眾承租公共公寓的標準流程。

公共住宅分散在城市裡的各個區域,就算是再昂貴的蛋黃區,也有所謂的公共住宅,周邊會有超市、教堂、公車站、綠地、給孩子玩耍的遊樂設施、圖書館、診所,公法人租屋公司還得定期維修住宅內部的設施,更換老舊管線、窗戶、壁紙,烤箱、冰箱等電器會適時汰舊換新,租金也不會因此上調。承租者甚至可以參加租屋工會(Hyresgästföreningen),如果被調漲租金時,工會會代替承租者和租屋公司進行談判協商。

不管是個人房屋或者公共住宅,瑞典政府無一不是想建立一個居住理念:居住是人民的必需品,不是炒作、買賣致富的商品。居住的需求凌駕於金錢之上,生存在這塊土地的人民,唯有安身立命的處所,才可能讓國家永續經營;另一方面,弱勢族群永遠比富人更需要被保護、照顧,因為居住是人人生而平等的權益,而非高不可攀的奢侈品。

※ 本文摘自《剛剛好,最完美!向瑞典人學過幸福日常、不加班也富有的自由Fika人生》,原篇名為〈居住正義:房子是必需品,不是奢侈品〉,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