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忻

穿著曲線畢露緊身上衣超短熱褲的女子,神態輕鬆地橫跨六線道馬路;在人行道上穿梭的妙齡女子,身著緊身褲悠然自若地吃著紫色的Chica冰棒。

終於在旅程的最後幾天,找到屬於南美洲的熱帶風情。

搭配著沒冷氣計程車上的重節奏音樂,我們都忍不住偷偷搖擺著身子──「這樣才對嘛!」本次旅程唯一的男團員,貪婪地望著大街上的女孩們發出「嘖嘖嘖嘖」的狀聲詞。

然而,「叭叭叭叭」又急又刺耳的喇叭聲,倏地把他,也把我們拉回現實。光是從利馬機場到飯店的路上至少聽了5百次喇叭聲,真的是5百聲。請問在利馬按喇叭是有低消是不是?每天每輛車不按個一百次好像就違反了利馬人的「國民生活須知」似的猛按,想超車也按,超車也按,燈晚0.1秒起步也被按。每輛車的低消應該是2百聲,我想。

靠海的利馬,大概有近9百萬的人口,飛機一落地、機艙門一打開的Moment,皮膚就接收到空氣中的濕氣而倍感親切。

我們在舊城中央區(centro)的平價旅社,有著絕佳的地理位置以及絕對陽春的設備。右手邊是利馬的市中心武器廣場,樓下是一間便利商店,隔壁一條街則是有觀光警察駐守的聯合徒步區(Jiron de la Unión),而徒步區走3 分鐘就有星巴克,這樣的位置真的是一百分。

又是一間沒電梯的旅店,「沒關係!」我們大家互相加油打氣。反正扛著快20 公斤的行李上下樓梯,我們也早就習慣了。可惡! 早知道不要在馬拉斯鹽田買那麼多沐浴鹽送人,鹽巴好重,而我又沒辦法像伊索寓言裡面的驢子一樣,把它倒在湖裡減輕重量!

到了利馬要看什麼?當然是西班牙風情的中央廣場(Plaza de Armas)大教堂(Cathedral),除此之外,同樣位於中央廣場的政府宮(Palacio de Gobierno)中午的衛兵交接,也是深受觀光客歡迎的行程,同時我發現,路邊有穿制服的志工,在進行舊城區的免費徒步導覽,懶得看書找景點的,可以就這麼跟著志工導遊來個市區遊。

我最想去的地方就是這裡,一座融合巴洛克以及安達魯西亞建築風格的聖法蘭西斯教堂修道院(Monasterio de San Francisco)。

「一定要去看地窖裡的人骨。」我從起飛前的日子就開始碎碎念。

這座耗費百年才建成的教堂,是由一座主教堂、15 座禮拜堂、修道院、博物館以及我最想看的地下墓園所組成。聖法蘭西斯教堂內外兼美,一直念念不忘那藍白相間的賽維利亞磁磚,以及巧奪天工的壁畫,還有唱詩班雕工精美的木製座椅!每一樣經過幾次大地震摧殘之後保存或重建下來的物品都是藝術品,都是。

解說員接著帶我們走往陰暗又潮濕的地下室,「就是這裡了」我忐忑著。裡面至少有2 萬5 千具人骨保存在此,按照部位分門別類,小腿骨在一區,大腿骨在一區,骨盆在一區,而頭蓋骨則是在最後一個圓形的井狀塔裡。是我的心理作用嗎?

我一直覺得空氣中除了潮濕之外還瀰漫著一種詭異的味道,從來沒有那麼壓迫的感覺,幾乎是憋著氣在聽著解說的。也不是沒有去過地窖,倫敦地牢也是又黑又暗,可是當你跟2萬5千具遺骸在同一個空間裡的時候,你真的有種全身僵硬的無助感。

「我只想快點離開這裡。」這是我唯一的想法。

我快步走出了聖法蘭西斯教堂,利馬的夕陽餘韻溫暖地打在我的臉龐上。教堂前小朋友追著鴿子嬉鬧的笑聲,跟一直在腦海裡迴盪的人骨地窖,形成強烈而震撼的對比。

本文介紹:
我去安地斯山一下:謝忻的南美洲之旅》。本書作者/謝忻;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天空之境:火地島到加勒比海的南美長征
  2. 魔幻中南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