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岸見一郎、古賀史健

年輕人:昨天下午,我正在咖啡館裡看書,從旁邊經過的服務生打翻了咖啡,剛好灑在我的衣服上。那是我才剛買、而且可以算是最好的一件上衣。我一下子暴怒起來,忍不住大聲吼了他。平常我是不會在公共場所大聲嚷嚷的。可是就只有昨天,整間店裡都是我大罵的聲音,因為憤怒使我完全失控了。那麼,您認為這當中有什麼「目的」之類的嗎?不管怎麼想,這件事都只是「原因」所引發的行動吧?

哲學家:也就是說,你是受到憤怒的情緒驅使而大聲怒罵。平常你個性溫柔敦厚,但昨天卻壓抑不住憤怒的情緒。那是不可抗力,你也無法控制是嗎?

年輕人:是。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我連想都來不及想,就已經先大聲吼了出來。

哲學家:那麼,假如昨天你手上剛好有一把刀,在怒氣沖天的瞬間把對方殺了。你認為這種情況下,也能以「我實在無法控制,那是不可抗力」來為自己辯解嗎?

年輕人:這、這種說法太極端了吧!

哲學家:一點也不。否則照你的邏輯來說,受到憤怒驅使的每一個犯行,都是「憤怒」的錯,並不是當事人的責任,因為你說人無法抗拒情緒啊。

年輕人:那麼,老師您要怎麼解釋我的憤怒呢?

哲學家:很簡單。你並不是「受憤怒的情緒驅使而大聲吼叫」,你完全是「為了大聲吼叫而憤怒」。也就是說,為了達到大聲吼叫的目的,而製造出憤怒的情緒。

年輕人:您說什麼?

哲學家:你是先有了要大聲吼叫的這個目的,也就是想藉由大聲吼叫讓犯了錯的服務生屈服,照你說的去做。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於是捏造了憤怒的情緒做為手段。

年輕人:捏造?開什麼玩笑!

哲學家:不然你為什麼要大聲吼叫?

年輕人:剛剛不是說過了,是因為一時氣憤啊。

哲學家:不是。即使你沒有刻意大聲吼叫,只要好好說,服務生一定會鄭重向你道歉、用乾淨的布幫你擦拭、採取應有的處理;甚至還會幫你安排送洗。而你心中或許也預期對方會這麼做吧。

然而你還是大聲吼叫了。因為你覺得一一說明太麻煩了,於是選擇用更粗糙直接的手段想讓對方屈服,憤怒的情緒就成了你的工具。

年輕人:……不,我不會上當,我才不會上當!說什麼「為了讓對方屈服,所以捏造出憤怒的情緒」?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說,在事情發生的那一刻,我連一秒鐘都沒有思考,根本不是先想過才發脾氣的。所謂的憤怒,是一種突然爆發的情緒!

哲學家:沒錯,憤怒是瞬間的情緒。有一個例子是這樣的:某一天,一位母親和女兒拉高嗓門在吵架,突然間電話響了。「喂?喂?」母親匆忙接起電話,聲音聽起來還有點生氣。可是打電話來的,是女兒學校的班導師。一察覺到這件事,母親的聲音和語氣立刻變得很有禮貌,雙方客氣地聊了五分鐘左右,才放下話筒。就在這瞬間,母親又變了一張臉,繼續對女兒破口大罵。

年輕人:這種例子很常見啊。

哲學家:你還不明白嗎?說簡單點,憤怒是可以收放自如的「工具」。接起電話時可以瞬間壓抑下來,電話切斷之後又可以再度拿出來用。這位母親並不是抑制不住憤怒而破口大罵,她只是為了要用高分貝威嚇女兒,藉以貫徹自己的主張,而使用了憤怒的情緒。

年輕人:您說憤怒是為了達成目的的手段?

哲學家:所謂的目的論,就是這麼一回事。

※ 本文摘自《被討厭的勇氣:自我啟發之父「阿德勒」的教導》,原篇名為〈人,會捏造憤怒的情緒〉,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