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謝夙霓、Fiona Zheng

對瑞典人來說,孩子離開母體後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了,父母和師長在孩子年幼時扮演的角色,比較像是一個照顧者與導師,給予他們全方位的保護、傳授知識,而當孩子可以獨立思考、自主行為後,家長的角色就逐漸變成一個跟孩子能平等互動的朋友。

在瑞典人的教育觀念裡,訓練孩子獨立生活的能力,比任何事都來得重要,小孩一周歲後就可以上幼稚園,幼稚園的老師還會期望,孩子上學前就應該已具備基本生活能力,例如可以獨立吃飯等。因此,瑞典家長通常會在孩子能自己坐上嬰兒餐椅後,就開始訓練他們自己進食。

我所有瑞典朋友的寶寶,才剛到可以坐上嬰兒座椅的年齡,就會開始用肉肉的小手拿著湯匙,努力將眼前美味的果泥塞進自己嘴裡,他們那張稚嫩的小臉上沾滿果泥不說,桌椅、衣服和地板也一片狼藉,到處都是慘不忍睹的食物殘渣。但是,媽媽會假裝什麼都沒看到,還會大聲稱讚寶寶好棒。或許,這正是瑞典小孩學習獨立生活的第一步吧!

瑞典幼稚園這樣教「獨立」

孩子一歲入學後,老師會在「生活自理能力」上加強訓練,讓他們自己用餐具吃飯、穿衣服、穿鞋等,這訓練的過程非常辛苦,孩子一開始也會因挫折索性躺在地板上耍賴踢腳、哭鬧,但老師會耐住性子,鼓勵孩子不斷嘗試,不到最後關頭不伸出援手。

在幼稚園最小的幼幼班(一到三歲)裡,老師也會分派不同的任務給孩子,藉此培養責任感,例如輪流拿垃圾桶、將東西歸位等。學期中,學校會開設烹飪課程,訓練孩子拿刀切小黃瓜、桿麵團做餅乾。大班(三歲多到六歲)還會有責任小孩(Ansvar barn)的職位出現,責任小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幫全班同學拿午餐,並幫忙布置所有人的餐桌,吃飯時間一到,每天輪流的兩位責任小孩推著小推車,到廚房跟阿姨拿午餐,並推回來發放給大家。這過程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我曾問過朋友的孩子:「東西會不會太燙?廚房不會很危險嗎?」只見他一臉驕傲地告訴我:「不會啦!我們大家都做得很好,而且我們會注意,不會去摸危險、燙的東西。」

學校老師跟家長也會有意識地培養孩子獨立思考,例如當解釋植物是如何生長時,老師不會刻板的將植物的生長概念直接灌輸到孩子的腦海裡,而是用實際體驗的方式教導孩子,讓孩子自由選擇要種植的「東西」,將種子埋進土裡,藉由實作的過程,親自體驗植物成長的過程。

在這個過程中,有的孩子種下了一顆真正的種子,有的孩子則選擇種下一顆石頭、一塊樂高積木,甚至有孩子異想天開說︰「我把某某同學種下去,也會長出很多個他嗎?」老師不會在當下指出孩子們的錯誤,只會繼續帶著孩子,每天幫這些「東西」澆水。老師在這個過程裡,也實際讓孩子了解什麼東西會發芽,哪些不會。

這種培養獨立思考能力的教學,在瑞典的教育裡無所不在,學校會在不同的階段開設不同的獨立思考課題,不過唯一的共同點是,老師和家長都不會給予孩子過多的「幫助」,而是放手讓他們在探索的過程中學習。

有些學校在三、四年級後,會開設一門「社會實踐」課,這堂課沒有書本、沒有作業,老師分派的任務也不是在學校就能完成的,例如:如何清潔家裡的廚房?學生要根據這一個主題,去超市尋找合適的清潔用品,並設計出一個清潔流程,而後整理成報告。這樣的課程跟升學其實沒有多大的關聯,但這堂課程的意義卻等同專業科目一樣重要,因為獨立思考、掌握生活的技巧,才是貼近現實生活最重要的一課。

獨立的家庭生活哲學

瑞典人很注重家庭生活,在大部分人的認知裡,家庭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他們認為,自己+另一半+孩子是一個家庭;父母則是屬於另一個家庭。

這裡很少會看見三代同堂,瑞典人有了孩子後,照看孩子的責任也多由夫妻兩人自行承擔,孩子的祖父母偶爾會過來探望,但不會完全接手長期照顧。我的瑞典朋友曾告訴我,他們不是很能理解亞洲式「養兒防老」的觀念,因為在他們看來,父母對孩子有絕對的責任,但孩子對父母卻不盡然。另一個在瑞典大學任教的朋友也附和著說:「是你決定要帶一個生命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所以你必須要對他完全負責。」

儘管如此,但也不代表孩子可以向父母予取予求。瑞典孩子十八歲後,大多會離開父母,獨自找房子居住,在這段期間,父母可能會資助一定比例的生活費用,但剩下的部分就需要自己想辦法解決,可能是打工或者申請超低利息的學生貸款。

在瑞典大學裡,一邊兼差一邊念書的學生也很多,一個朋友工作近十年,仍還在償還學生貸款,他說:「這在瑞典是很常見的,因為我當時想要出國拿學位,所有的生活開支都要自己負責,學生貸款是最方便、最符合經濟效益的辦法」。我問他:「為什麼不跟家裡爭取一些支援呢?」

他笑笑回答:「這是我自己的決定,當然要自己負責。我不覺得我爸媽應該為我的理想買單」。他說的坦然而直白,反倒令我這個發問的人不好意思了。

瑞典家長的不干涉、不主導,除了讓孩子更早學會獨立外,也在家庭中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距離感,「永遠對他人保持禮貌的距離」,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是一樣,因為每個人都應該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不是彼此的附屬品。

「獨立」是大多數瑞典人認同的社會行為模式,在這種的環境中長大的孩子,身上往往有著一股超越年齡的成熟感,比起東方教育下溫馴聽話的孩子,他們更有稜有角,對萬物更有自己的想法,對未來也較有一個明確的目標。

這種獨立並不是叛逆,其實更像是一種對待自己跟他人的卓爾不群,但也恭謙有禮的生活態度。

瑞典的運動周與秋假

除了固定的寒暑假期外,每年春秋兩季也都各有一周左右的短假,稱為運動週(Sportlov)和秋假(Höstlov)。瑞典父母在每年年初,就會配合孩子的假期排休,很多人也會選擇在這個期間進行長途旅行。有時候不一定是拜訪風景名勝,可能只是開著車,全家一起去露營,或是帶著孩子出海航行於波羅的海的群島之間,享受天倫之樂。

在這些假期間,學校會組織一個短期的集中照護所,配合那些沒辦法休假或有特殊情況的家庭。在這樣的假期裡,想要約到有孩子的朋友單獨出門,是件有點難度的事,因為瑞典人的第一優先永遠是孩子。

雖然也有朋友半開玩笑的抱怨「放暑假比上班還要累」,甚至每年開學季時,各大媒體還會湊熱鬧地刊上一兩則幽默漫畫,來揶揄終於擺脫混世小魔王的家長,是怎樣的拊掌相慶的景象。

※ 本文摘自《剛剛好,最完美!向瑞典人學過幸福日常、不加班也富有的自由Fika人生》,原篇名為〈教育裡的獨立哲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