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銀色快手

釀一首詩,需要多久時間?
愛一個人,需要多久時間才能忘卻?

前些日子賈木許的《派特森》擊中我,領悟到很深類似佛家或禪理的東西,那是在故事中一再被提醒的,我們的生活有大部分也在銀幕上重現,在重現的過程,真實是被模仿的,不是複製真實,而是創造另一個真實。

租來的 DVD 在雨後的星期天下午很隨性的放著,家中的沙發電影院,那種創作的意圖又像野火,熾烈燒著我的身體,腦細胞都要沸騰了。

你在電影裡尋找詩,尋找人生的光和影,不在電影裡的時候,你在生活中尋找詩,有時隨興之至,有時刻意而為,你在尋找一種聲音,一種只有你才說得出來的語言,試著說給路人聽,說給時間與貓,那是無法任意被置換的語言,有著神祕的能量在裡面,很難解釋,有時是靈魂內面的音樂,有時只是清風流水,柳絮紛飛。

頻頻向觀眾述說的,其實是對生命的一些感覺,一些微小但強韌的信念,你無法扯破喉嚨跟別人解釋詩為什麼是詩,為什麼不是別的形式?為什麼不能像普通日常的語言那樣容易閱讀?其實是可以的,詩來自生活,電影也是。

詩很純粹,它是心象風景翻譯過來的語言,沒有文法,卻有旋律和節奏。寫詩的時候,音樂能幫助我進入狀況,以前啊悲傷的時候寫悲傷的詩,但快樂的時候不一定能寫出詩來,想寫快樂的詩,根本寫不出來,因為快樂其實比悲傷更難以掌握。現在的我,終於練就在快樂的時候寫悲傷的詩,比方說,讀邱妙津的《蒙馬特遺書》我就覺得,噢感覺來了,邱妙津的字裡行間,那種黑暗和憂鬱的力量太沉重了,我心裡有點化學反應,就去找些 TRIP HOP 音樂來聽,很快就完成了一首詩。

我從貓咪身上學到很多事。

耐心、觀察、包容、同理心、溝通、還有簡單。有了耐心,你會更有持續力;有了觀察力,你會更能專注在當下;學會包容,你的視野更寬廣;學會同理心,你不會對周遭的現象視而不見;學會溝通,不管人和動物都好相處;知道簡單的力量,複雜的事就難不倒你。

貓咪也教我如何斷捨離,被他們抓破,撕咬的,亂尿尿的,破壞殆盡的各種東西,各種物理意義上的,那些被迫要回收扔掉,徹底的,徹底的斷捨離,久而久之,我終於明白這就是人生的功課,只是貓咪他們不懂,也不會有差別心,除了生命之外,任何物品都可以捨得,可我捨不得的東西還有那麼多,列不完所有的清單,當你擁有愈多,愈覺得自己捨不得,斷不開,沒辦法像年輕時,活得那樣瀟灑自在,轉身就離開。

人生能捨得,是一種福氣。

我唯一捨不得,是這些寫給戀人的情詩,為數可觀的情書遺產,留給那些被詩豢養的幸運讀者,捨得捨不得的,都交給一首詩的時間去定奪,不管活在誰的故事裡,都要好好浪費彼此的青春,勇敢去愛,去感受。

2017.07.13 寫於荒野夢二書店四週年

※ 本文摘自《曖昧來得剛剛好》自序,原篇名為〈快樂的時候寫悲傷的詩〉,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