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畢靜翰

“Frankly, if Hillary Clinton were a man, I don’t think she’d get 5 percent of the vote.”

翻譯

老實說,如果希拉蕊・柯林頓是男人的話,我覺得她得票率應該會不到 5%。

生詞

frankly 老實說
If… were… 如果 X 是 Y 的話……

例句

例 Frankly, as a weasel, I think chickens are very prejudiced towards us.
老實說,我身為一隻黃鼠狼,多少就會覺得,雞都對我們很有偏見!

例 Frankly, durian fruit is a biochemical weapon.
老實說,我覺得榴槤是一種生化武器。

文化解析

在美國,女性的政治人物都必須面對一件非常有趣(也非常不公平的事情),如果一個女性政治人物講話很直接、很嗆,就被視為很 bitchy 的行為,如果是男性的話,則會被視為一個「有領袖特質的人」;如果她爆粗口,那是無法原諒的行為,而如果他罵髒話,這是非常正常的;如果她每句話都先練好、先想好,那她就是非常假的,但如果是他那樣的話,卻代表他有準備好討論這件事情,果然是有領袖特質的人!

我們不難看得出來,這個雙重標準搞得相當厲害!所以,如果你去分析大家以前攻擊 Hillary(或其他政治人物)的事情,你就會發現大概都多少跟女人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有關係,也就是說,柯林頓的敵人一直很努力要幫她塑造出一個「cold bitch」(冷漠賤人)的公眾形象。當然,支持柯林頓的人也很愛指出,這些負面評語的出發點是錯的,甚至都能算是仇女的一種表現而已。

所以川普在這則推特裡,就要反駁這種「柯林頓是女人,你們才這樣說!」的說法,說如果柯林頓是一個男人,支持她的人就會更少。對於川普是對的還是錯的,這個問題真的很難說!不過,重點是,你之後看美國新聞時,如果看到女性的政治人物被批評的話,可以多去想一想那些評語是否出於一個雙重標準——因為這是報紙無法告訴你的事情,你必須自己來判斷!

關於英文的部分,frankly(老實說,坦白講)是一個非常好用的單字,只要你想強調你即將要說的話是(1)非常真實(2)而且,因為真實就相當難聽,你就可以用這個frankly。我們可以在這裡想到美國電影《亂世佳人》裡最有名的台詞:「Frankly, my dear, I don’t give a damn.」(老實說,親愛的,我不在乎!)

***
“I think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me and the other candidates is that I’m more honest and my women are more beautiful.”

翻譯

我認為我跟其他候選人之間唯一的差異就是,我比較老實,還有我的女人比較正。

生詞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X & Y is Z
X 跟Y 之間唯一的差異就是Z

例句

例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men and women is that women are right.
男人跟女人之間唯一的差異就是,女人都是對的。

例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me and a bank is that my girlfriend won’t rob a bank.
我跟銀行唯一的差別就在於,我的女朋友不會搶劫銀行!

文化解析

川普在這裡用的句型蠻好用,如果要比較兩個東西,是相當好用的!「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X and Y is Z」(X跟Y之間唯一的差異就是Z),雖然意思有點簡單,不過沒有背過句型,要用的時候就不一定能說得出口吧!我們來看一個例句: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anteaters and weasels is that anteaters are way sexier.」(食蟻獸跟黃鼠狼之間唯一的差異就是,食蟻獸就是比較性感!)

還有,「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Donald Trump’s hair and a mop is that a mop would make a better wig.」(川普的頭髮和拖把頭唯一的差別就在於,拖把頭還比較適合當假髮呢!)

好,我們正經點好了!川普提到候選人的時候,就說 candidate(候選人),這個你應該明白,不過你不覺得這個單字長得很奇怪嗎?我們來看看 CANDIDATE 的來源好了!

原來,這個字的來源相當有趣又諷刺(所以才適合當政治用語,哈哈!)。古時候的羅馬人有自己的共和國,這個共和國在很多方面都跟現代的民主國家一樣,特別是選舉這方面,所以每年都會有一大堆政治人物在街頭上跑來跑去拉票。

古時候的羅馬人穿的衣服很特別,這件衣服叫做 Toga(托加長袍),然後只有羅馬公民才可以穿!在那個時候,可以當羅馬公民的話,會有各種好處,就像現在拿美國的護照一樣,所以這件衣服雖然有點奇怪(羅馬的鄰居曾經調侃過這件衣服),但它畢竟是代表你有羅馬公民的身分,所以羅馬人引以為傲,甚至會叫自己The People of the Toga(托加之民)。

所以,拉票的時候,政治人物一定要(一定要!)穿托加才好,就像美國的政治人物要佩戴國旗胸針。在那個時候,羅馬人有漂白衣服的習慣跟技術,然後候選人的托加長袍就會漂白得很白很白很白,比日常生活漂白的白白很多(去投幣式洗衣店跟去乾洗店之間的差別吧)。反正,這種白色叫做 candidus,然後「被美白了」是 candidatus。後來,這個 candidatus 就變為我們所熟悉的 CANDIDATE。

我覺得這個單字蠻適合政治人物,因為他們就是被美白了吧,他們其實不那麼漂亮,他們畢竟都是骯髒髒的政治人物……但選舉的時候就會洗一洗自己的衣服,然後穿著燦爛的白色長袍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騙我們。

只不過是,我們都被騙得好開心~~~

※ 本文摘自《Trump Your English 哥教的不是川普,是美國文化!》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