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徐珮芬

〈失憶〉

曾經我認定生命窮凶惡極
曾經我感覺世界百孔千瘡
然而你出現了
溫柔並心不在焉地
將所有的洞補齊

可是你並不知道
短暫的溫柔是刀
像給一個怕冷的人
緊緊的擁抱
然後將他丟棄在
永無止盡的冬夜裏
像賜予一個哭泣的孩子巧克力
然後把他的舌頭割去

你不會想起曾讓誰體驗了
恐怖的狂喜
你還以為只有自己被傷害
在某一個地方孤獨地活下去
你只記得你愛的人早就忘了你
卻忘記你也罪大惡極
你不再相信自己曾經美麗

你忘記自己
為誰撐過傘
那人到現在
還留在雨裏

※ 本文摘自《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