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崔維斯.蘭里

「女孩若是經常接觸媒體上女孩與女人的性欲化形象,那麼她們對於女性特質與性欲的概念就會受到影響,轉而接納更拘束、更刻板化的性別與性別角色觀點。」
──美國心理學會

「我不是要阻擋巨輪,我是要打碎巨輪。」
──丹妮莉絲.塔格利安

虛構的王國與非虛構的王國都有個普遍存在的偏見,認為女人應當順從。《權力遊戲》描繪的是觀點陳腐的嚴酷世界,那裡的人認為女人是財產,不如男人。這種對待女人的方式,顯然跟現代的道德觀念和進化的社會規範相互扞格,引起書迷與劇迷的諸多爭論。

社會心理學家試圖理解人類的社會世界如何改變我們這些個體,我們身為個體又是如何改變社會世界,當中包括最佳與最糟的人類關係。於是,社會心理學家針對「人類同時存在著社會善(包括愛、合作、無私)與社會惡(包括攻擊、憎恨、偏見)的本能」,進行研究。可惜從人類的歷史看來,刻板印象、偏見、歧視帶來了無處不在的危險,長達數千年之久。

性別歧視,通常是指人對生理性別(男性、女性、雙性人等)或外表性別(人的外表是陽剛或陰柔),抱持偏見的想法、態度或行為。就文化層次而言,性別歧視在維斯特洛十分普遍。男人是家庭、地區或國家的領袖。反之,女人通常是擔任妻子、奴隸、妓女等傳統角色。有錢的女人穿上緊身的連衣裙,費時打理出精緻的髮型;貧窮的女人清掃家裡,努力讓幼兒存活下來。

除了文化層次上的性別歧視,心理學家還研究個體層次上的性別歧視。例如,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對性別歧視所做出的反應。比如,某項針對女人回應性別歧視方式,所進行的重要研究,辨別出哪些類型的女人會主動直接回應性別歧視,哪些女人會純粹忽視。只要理解這項研究,就能深刻瞭解、並分析《權力遊戲》的角色,以及這些角色如何反應或保持沉默。

在這項研究中,年輕女性以為自己參與的是一項關於決策的研究。研究人員把她們跟另外三位學生分在一組,請她們判定清單上哪些人最適合在偏遠的荒島上建立新的文明。小組裡的其他人都是假受試者,他們假裝是參與者,其實是實驗組裡照稿演出的組員。不過,真正的參與者並不知情,實際上她們都是一次一個人接受測試。在小組討論期間,男性假受試者說了好幾次性別歧視的話,比如:島民不需要專業的廚師,反正有些女人會做菜,不過島上需要體能教練才行,這樣島上的女人才能保持「好身材」。

研究結果顯示,只有百分之十六的女人直接反抗性別歧視的評論。絕大多數的女人要嘛以諷刺與抱怨的方式間接回應,要嘛根本不回應。

誰會回應呢?以下三種情況,女人比較可能開口表達意見。第一,如果她們在數週前接受的調查中表達反性別歧視的信念,她們就會反抗性別歧視;第二,如果她們認為自己是積極的女性主義者,就比較可能反抗假受試者(不過實際上她們不會使用「女性主義者」這個用語);第三,如果她是「小組裡唯一的女性」,就比較可能開口表達意見。

乍看之下,或許這個研究結果出人意料,照理來說,有其他在場的女人,就表示那些女人或許會表示支持與認可,那麼女人不就應該更有可能反抗性別歧視嗎?不過,實情卻恰好相反,有其他女人在場的話,女人反而較不容易開口表達意見。原因就在於他人在場會營造出責任分散的情境,也就是說,因為別人可能會行動,所以我們就沒必要行動。當我們獨自一人時,或者把自己視為獨自一人時,我們會把行動的責任扛在自己的肩上,就比較有可能採取行動。《權力遊戲》處處充斥性別歧視,那麼劇中角色會不會為了自己挺身而出?會不會為了女人挺身而出?

對抗善意的性別歧視

「女人應該當成公主對待。」
「女人和女孩應該是用看的,不該用聽的。」
「女孩是純潔無暇的天使,她們夢想著成為母親,逗弄天真無邪的嬰兒,盤算著丈夫辛苦工作一天回家之後,要怎麼迎接他。」

前述看法就是社會心理學家所稱的,善意的性別歧視基本教條範例。善意的性別歧視是由三大要件組成:

一、保護型家長制意識型態認為,「男人具有較大的權威、權力、體力,應該要保護女人,養女人」。言外之意就是說,女人不能保護自己,不能養自己。

二、善意的性別歧視會把女人理想化,認為女人是漂亮脆弱的淑女,並且會確保女人持續扮演消極膚淺的角色,削弱女性主義者的進展。

三、善意的性別歧視想當然耳認為,所有的女人都是異性戀,都認為女人找丈夫、生小孩是她們主要的人生目標。在本質上,善意的性別歧視把女人困在鍍金的牢籠裡,讓女人背負著大家對女性的期望與限制。

現在已有「矛盾的性別歧視態度量表」,專門對善意的性別歧視進行衡量。如果大家都坦率評定自己有多贊同以下的主張:「女人應該受到男人的寵愛與保護。」、「女人比男人更具有細膩的文化感與好品味。」那麼,態度量表就很有用。

艾莉亞.史塔克從一出生起,就一直在對抗善意的性別歧視帶來的影響,她經常展現出前文所述的研究中的第一項特性:反性別歧視信念。每次有人拿她跟漂亮溫柔的姊姊珊莎比較,她就覺得尷尬不安。她也知道自己行為野蠻、又不像姊姊那樣有魅力,沒有女孩子樣就無法獲得社會接納。善意的性別歧視影響了她的童年,大人教她針線活和其他傳統女性的活動,不讓她學習打鬥,這些都是為了把她塑造成「合宜」的北境淑女。

艾莉亞排斥大人的教訓,轉而接納該項調查研究中的第二項特性:積極的女性主義。比如,她把自己的小狼取名為娜梅莉亞,這個名字源於知名的女戰士。同父異母的哥哥瓊恩送她一把劍,兩人將那把劍命名為「縫衣針」,肆無忌憚嘲笑她討厭的針線活。對於有權勢者不公對待無權勢者,她也經常提出反對意見。艾莉亞盡量過著陽剛的生活,抗拒社會賦予她的女性角色,活得像個男孩,不斷地對抗善意的性別歧視。她試著接納第一位劍術師父所說的話,當時師父告訴她:「男也好,女也好,你是劍,就這樣。」在艾莉亞看來,性別與性別歧視的訓誡,毫無意義可言。

她也依循這樣的女性主義準則過日子。雙親試圖強迫她遵從女性文化規範,反倒讓她變得不去看對方的家族地位或經濟地位,平等對待每一個人,而她心目中的朋友與敵人之分,是看他們對「她」的態度,是否帶有尊敬與尊嚴。她很早就認清了男孩與女孩是不平等的,男人與女人是不平等的。以下是她某次跟父親的談話。

艾莉亞:「我可以當領主嗎?」
奈德:「你將來會嫁給大領主,統治他的城堡。你兒子會成為騎士、王子、領主。」
艾莉亞:「不對,那不是我要的。」

這種生活方式是站在更高的層次,不斷去挑戰善意的性別歧視,因為她的行為表示,她嘗試要讓她遇見的每個人都獲得公平感。艾莉亞從鍍金的牢籠裡逃了出來,不去做她「理應」要做的事,不去成為她「理應」成為的人,我們從她身上看見女性主義者的角色,如何明確拒絕社會對淑女的期待,那樣的期待不但浪費時間,也浪費聰智。記住,根據研究發現,女人會挺身對抗性別歧視,其所具備的最後一項特性,就是她是孤單一人,所以出現性別歧視的情況時,她就會覺得有責任採取行動。艾莉亞符合前兩項條件,但她認為自己是孤單一人嗎?在大部分的故事情節裡,她確實孤身一人,家人朋友陸續死亡。艾莉亞沒有責任分散的安全網,她必須自己行動。

為了爭取女性主義者心目中的公平與平等理想,女人必須剪去長髮,上防衛課,活得像男人一樣,心理學是這樣教我們的嗎?第二個角色丹妮莉絲就是個對比與轉變,可用來解釋社會心理學提出的第二種性別歧視。

對抗惡意的性別歧視

惡意的性別歧視,則是理所當然認為必須提醒女人應安於適當又自然的位置,也就是應當順從男人。惡意的性別歧視態度認為女人應該承諾服從丈夫,唯有性欲可引發母性時才能享受性欲。這種性別歧視的態度最常見的想法如下:凡是尋求個人力量或性滿足的女人,都是邪惡又不講理的;堅強又有權勢的女人是個威脅。善意的性別歧視提供的是保護型家長制,惡意的性別歧視提供的是支配型家長制,也就是認為女人應當受男人支配。

前文提及的科學研究調查(矛盾的性別歧視態度量表)也有一些題目可衡量受試者的惡意性別歧視程度。這類的題目涵蓋了以下的想法:女人經常、也太容易覺得被人冒犯,妻子非常喜愛控制丈夫。在《權力遊戲》中,有誰會對抗惡意的性別歧視?在各大王國裡,最有權勢的女人當屬暴風降生的丹妮莉絲,安達爾人與先民之女王,大草原的卡麗熙,鐐銬破除者,龍之母。丹妮莉絲跟艾莉亞不一樣,她看起來並沒有太在乎善意的性別歧視,比如,她的外貌極為女性化。丹妮莉絲主要是對抗惡意的性別歧視,對抗「女人不配擁有權力」的觀念。

丹妮莉絲經常展現出那些挺身對抗性別歧視的女人,所具備的兩項特性(亦即「反性別歧視信念」與「積極的女性主義」)。比如,她整個童年時期都順從哥哥。她擔任卡麗熙,獲得信心之後,終於起身對抗哥哥。哥哥打她罵她,她還手,還對他說:「你下次敢再對我動手,就把你的雙手剁掉。」她再也不是容忍的受害者,最後還跟丈夫聯手殺掉哥哥。哥哥多年的性別歧視與虐待,以富有詩意的正義告終。

丹妮莉絲也接受了母親的角色(再度符合善意的性別歧視的期望)。不過,對她而言,母性並沒有終結她對惡意性別歧視發起的反抗(惡意性別歧視會讓她成為某種受保護、又刻板的母親形象),她反而把龍當成工具,獲得更大的政治權力。就連她的子民與前奴隸也喚她「母親」,由此可知,她不但接受了女性角色,也界定了女性的真義。

丹妮莉絲無論去至何處,都在對抗窮人屈從的局勢,還廢止奴隸制度,以此展現堅強的女人能成為國家的獨裁者,也能運用手中的權力創造平等與機會。她也具備了那些對抗性別歧視的女人所具備的第三項特性:她覺得自己有責任去做點事。她幾度想著自己應當是塔格利安家族的最後命脈,是最後的龍族,或許是唯一夠有權勢阻擋體制壓迫的人。

※ 本文摘自《權力遊戲的極限生存法則》,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