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丹尼爾.列維廷

我們是說故事的物種,也是社會化的物種,很容易受別人的意見左右。我們獲取資訊的方法有三種:自己發現、潛移默化,或被明白告知。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大多來自最後一種——不知何時有某個人告訴我們某件事,或是我們從某個地方讀到。所以,這只是二手資訊,藉由有著專門知識的人來告訴我們。

我從未見過氧原子或水分子,可是有一批文獻描述精心進行的實驗,讓我相信它們的存在。同樣地,我也不曾親眼見證美國人登陸月球、光速每秒行進 186,000 英里、低溫殺菌法真的能殺死細菌,或是一般來說人類有二十三對染色體。我不是直接知道所居住的大樓電梯經過妥善的設計與維護,或是我的醫生確實念過醫學院。我們仰賴專家、證照、執照、百科全書及教科書。

不過,我們也需要自求多福,依靠自己的才智與推理能力。想要拐騙我們的錢,或是讓我們違背自身最佳利益而投票的騙子,會企圖以偽事實蒙蔽我們、以沒有根據的數字混淆我們,或是用仔細檢驗便知道其實無關的資訊來轉移注意力,他們會假冒成專家。

應對之道是像我們分析統計與圖表那樣,分析所聽到的言論主張。此處所需的技能不應超出多數 14 歲孩子的能力所及,在法學院、新聞學院,有時在商學院與理科碩士學程都有教授,可是我們其他人、那些最需要的人卻鮮少具備這樣的技能。

如果你喜歡看罪案劇或閱讀調查報導作品,對其中的許多技能想必不會感到陌生,它們就和法庭訴訟案所做的評估類似。法官與陪審團審酌對立的主張,努力從中發掘真相。構成物證的要素是有明文規定的。在美國雖然也有例外,不過通常未經鑑定的文件並不允許成為證據,「傳聞」證詞也是如此。

假使有人指點你瀏覽某個網站,上面說一天聽莫札特二十分鐘,就會讓我們變得更聰明,而另外一個網站則說這不是真的。這裡最大的問題在於,人類的大腦往往會先憑情緒下定主意,然後才尋找理由,而大腦是一部非常擅長自我合理化的機器。只要聽一段美妙的音樂二十分鐘,然後你就突然躋身高智商之列,相信它也無妨。評估這一類說法是要花費力氣的,用的時間說不定比聽一首《G大調第十三號小夜曲》(Eine Kleine Nachtmusik)還要久。可是,避免得出不正確的結論有其必要,就算是最聰明的人也會被愚弄。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聽從建議(來自書籍與網站)採納改變飲食的療法,因而延誤治療胰臟癌。等他明白飲食療法無效時,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判定某個來源的真實性或正確性,並非總是能做到,想想本書第一篇開頭的雋語:

讓你陷入麻煩的往往不是你不了解的,而是你自以為太了解的。

我是在劇情片《大賣空》(The Big Short)的開場看到這句話,電影裡說是馬克.吐溫說的,而我覺得以前便曾在某處看過;早在九年前,艾爾.高爾(Al Gore)於他的記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裡就曾引述過,也說是同一個人說的。可是,在為本書進行事實檢查時,我找不到馬克.吐溫曾經說過此話的任何證據。這段引述的出處及其內容本身,正是它想警告我們切勿犯下的最佳範例。兩部影片的導演、編劇和製作人都沒有做功課,他們確信的東西原來根本就不可信。

在網路上稍微研究一下,就能找到一篇《富比士》的文章說這是張冠李戴。作者奈吉.里斯(Nigel Rees)援引一本由美國國會圖書館編纂的語錄字典《嘉言錄》(Respectfully Quoted)為證。該書記述這段言論的幾種不同措辭,原文出自 1874 年出版的《廣結善緣:喬希.比林斯的智慧與幽默哲語大全》(Everybody’s Friend, or Josh Billing’s Encyclopedia and Proverbial Philosophy of Wit and Humor)。「找到了。」里斯這麼寫道:「你看吧!馬克.吐溫是比『喬希.比林斯』名氣還大的幽默作家,所以這句話就漸漸變成他說的了!」

※ 本文摘自《一眼就突破盲點的思考力》,原篇名為〈根本沒說過名言的名人——對於不知道的事該如何識別真假?〉,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