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梅蘭妮.穆爾、狄安娜.馮寇普

有些東西引發的刺激,不僅會作用在我們身上,強度還大到所有人都看得見,但有些東西卻讓我們作夢都想不到,它居然也算是一種刺激。或許應該這樣說,我們對其根本毫無抵抗力,唯一可以信賴的,恐怕只剩下我們的非理性行為。反正本書的前幾章不是已經告訴我們了,現代人的飲食行為早就任人擺布許久,所以如果現在加碼告訴你,服務生的體重也會影響我們的點菜決定,應該也不至於太過訝異吧。

有項科學實驗以美國地區的六十間餐廳為受試對象,細細檢視服務生與顧客間的互動,並詳細記錄服務生與顧客大概的身體質量指數(Body-Mass-Index,BMI),以及所點的菜色與飲料。結果顯示,服務生的 BMI 越高,客人點的菜就越多,而且完全不受自己體重的影響。而過重的服務生,客人點含酒精飲料與甜點的機率也越高。研究負責人用服務生樹立了「社會規範」(Social Norm)來解釋這種行為,簡單說來就是衡量標準。若是服務生的身材圓滾滾,客人就會覺得自己吃到撐破肚皮都沒關係,但若來的是個有模特兒身材的服務生,我們就會開始注意自己進食的分量。也可以說,苗條的服務生儼然成為我們罪惡感的化身。

而比服務生更能影響我們飲食行為的就是同桌用餐的人,若跟一群狼吞虎嚥的人同桌,我們的吃飯速度也會自動加快,若有人點蘋果汁氣泡飲,大家也多半會與啤酒保持距離,坐在對面的若是個胖子,我們就會吃得比平常還多。 此外,若服務生一個個詢問客人想點的餐點,就會提高同桌人點類似菜色的機率,「人往往既想跟別人不一樣—但又不想太不一樣。」

美國伊利諾大學(University of Illinois)的飲食行為學家布莉娜.艾里森(Brenna Ellison)指出。我們比較想跟群體一樣,不想太過標新立異,所以我們與眾人一起進餐時,也會比落單時吃得多,心理學把這種無意識模仿他人行為的現象,稱為「變色龍效應」(Chameleon Effect)。大導演伍迪艾倫(Woody Allen)在喜劇電影《變色龍》(Zelig)中,以諷刺手法把這種效應發揮得淋漓盡致,片中主角李歐納.西力(Leonard Zelig)如變色龍般,遇到黑人,膚色會瞬間變黑,若遇到胖子,肚子就會不由自主地鼓起來。

還有另外一個類似的例子:美國行為心理學家丹.艾瑞利與同事喬裝成某精釀啤酒坊的服務生,請毫不知情的顧客在 Coppeline琥珀愛爾、Franklin Street拉格、印度淡色愛爾及夏季小麥愛爾之間選一種來喝,送上啤酒時,還會附上一份問卷,請客人填寫是否喜歡所選的酒,以及會不會後悔選了這款酒。補充說明一下,客人並不是全都採取口說的方式點酒,有些人是用筆寫下來。結果那些用嘴巴點酒的人,幾乎都選擇和別人不同的啤酒種類—為的是要凸顯自己的獨特性,但是這些人事後的滿意度,也比那些默默選擇的人低,當中只有一個例外,「群體中第一個將想法說出口的人,對其選擇的滿意度跟以筆點酒的人一樣高,因為他點的時候,尚不需要在乎別人的想法。」自然而然,他的滿意度就比群體中的其他人高。「人喔,」艾瑞利說,「尤其是那種極力追求獨特性的人,通常會為了顧及此形象而犧牲個人利益。」換句話說,為了讓自己處於有利的形勢,他們會做出折衷的選擇。

而在其他不太追求個人獨特價值的文化圈,就會出現恰恰相反的行為,艾瑞利指出,「把場景搬到香港,受試者在眾目睽睽之下點餐時,會違背心意點自己沒有那麼喜歡,若可以默默寫就不會點的菜,而且基本上,大家都會選擇跟第一個說出口的人一樣的餐點。」

結論:若你想好好大吃一頓,就找家服務生個個圓滾滾的餐館,這樣點卡路里爆表的甜點會比較沒有罪惡感。除此之外,點菜時若不想受到身邊朋友的影響,想點什麼就快點吧!

※ 本文摘自《吃的藝術:42個飲食行為的思考偏誤》,原篇名為〈服務生的體重如何影響我們點菜〉,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