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麥由亨

羅密歐與茱麗葉可說是世界文學中,最廣為人知的愛情故事。美國導演巴茲.魯曼(Baz Luhrman)曾經以現代手法將莎士比亞這部戲劇搬上大螢幕。電影中導演安排羅密歐與茱麗葉兩人,在茱麗葉所屬的卡布雷特家族舞會上初次見面。不久後,為了再見佳人,羅密歐潛入茱麗葉家中。

電影外的真實世界會是怎樣呢?世界上真的有一見鍾情嗎?還是這一切都只是作家和導演的想像?

演化心理學家認為,一見鍾情現象真的存在。古希臘人早就知道這種現象,並稱之為「被邱比特的箭射到」。可能只是一個不經意的眼神、一個微笑,或是短暫的接觸,就足以讓人在一瞬間認定彼此。

德國伴侶諮商專家沃夫岡.克呂格(Wolfgang Krüger)曾在書中提過,約有百分之五十的伴侶是一眼定情的結果;另外一些人情感發展較為緩慢,可能需要以朋友關係,經過多年時間醞釀或在職場上共事的經歷。通常是兩人間一直都很熟悉彼此,直到某個關鍵事件發生(就像德國歌手克勞斯.拉格(Klaus Lage)說的「距離突然拉近了」),才讓兩人意識到另一人對她/他已經超越了朋友的意義。

在選擇另一半時,我們也不斷自問:怎樣的人才適合我?哪些判斷標準很重要?

接下來我們要談論的內容,聽起來顯然很不浪漫。但是有意無意之間,我們在選擇合適的伴侶時,最先涉及到的就是人類最原始的慾望,也就是繁衍我們的下一代。幸運的是,我們並不會明顯地意識到這種本能,而是先感到心情非常愉快,至少在初期如此。

選擇伴侶時的判斷標準──或者,關於愛情如何開始

您當初是如何認識並愛上現在的另一半?在酒吧檯前偶遇,或是在朋友的聚會上?所以接下來,您就能解釋當初為什麼決定和這個笑容靦腆的傢伙在一起,而不是另一個健壯的肌肉男……噢!您沒法說出理由嗎?那您的情況應該和布萊茲.巴斯卡(Blaise Pascal)一樣,因為這位哲學家說過:「心,自有理智不知道的理由。」

巴斯卡所說的,正是當我們選擇另一半時,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動機,幸好對這方面的研究與觀察,學術界從來沒有停下腳步。

進行這類研究時,還有什麼會比時下的速配約會更貼切呢?速配約會是在經過組織、規劃的聚會中,讓有找伴侶意願的單身人士,可以進行幾分鐘的短暫接觸。美國心理學教授羅伯.庫茲班(Robert O. Kurzban)也想到了,因此他對一千名這類速配約會參與者的資料進行評估。

傳統上速配約會是這樣進行的:八到十位單身男性與女性面對面坐在一起,一個輪次為時三分鐘,參與者要在限定的時間內找出合適的對象。時間到了,鑼聲就會響起,男士起身換到下一張桌子、認識另一批女性,直到彼此聊起來。每次對談後,雙方都會說出是否想與對方再次見面。倘若雙方意見一致,屬意與對方再見時,就會交換彼此的通訊資料。

雖然這些單身與會者有三分鐘時間可以做決定,庫茲班的研究卻顯示,兩人之間是否迸出火花,其實早在見面三秒鐘後就有定論。再強調一次:是三秒鐘!

收入、教育程度、年齡、宗教、是否吸菸……這些因素竟然完全無關緊要!初見面時,唯一的判斷基準只有外表的吸引力。

然而,美貌固然吸引目光,科學家卻能為肉體的吸引力找到幾個普世適用的共通準則。

  • 對稱的臉型:臉型對稱的人,可以馬上給人親切感。這項說法已經由科學家以鏡像手法,過電腦複製、合成半張臉的圖像(也就是,這類圖像分別由兩個左半部或兩個右半部的臉組合而成)得到證實。經由這種方式得出的人臉,往往比一般情況下兩邊不對稱的人臉更具吸引力。
  • 勻稱的比例:女性腰圍與臀圍的比例為○.七,顯示這位女性生殖能力好。即便時裝與化妝品產業在行銷上常做反向暗示,但事實上過瘦的軀體並不具吸引力,就演化的角度來看更是荒謬至極的做法。至於男性,腰圍與臀圍的理想比例為○.九到一.○之間。因為這個比例代表分泌較多雄性激素,因此性能力相對較好。
  • 光滑的肌膚:光滑、無瑕的肌膚除了是青春與活力的象徵,也透露出我們的身心狀態,因此人對肌膚保養的重視其來有自。據傳,當年埃及豔后為了維持肌膚狀態良好與美貌,曾經以驢奶洗浴。
  • 偏黃的膚色:這裡所說的偏黃膚色,指的並非肝硬化患者那樣膚色明顯偏黃的情況,而是稍微透點血氣的健康膚色。
  • 長腿:腿的長度較一般人長的話,會讓女性看起來更有魅力,波蘭科學家甚至發現腿長更有魅力的現象與身高並無關連。實驗中,研究人員將照片中女性的腿以修圖技巧增加五%的長度。結果明顯被評為具吸引力。該項研究的結論得出,最有魅力的腿長應該比標準尺寸多出百分之十。
  • 女性或男性化的臉部輪廓:有些特定的輪廓組合,可以讓女性顯得有吸引力,比如成熟的象徵(高而凹陷的臉頰),或是稚嫩的樣貌(嬰兒般的大頭、拱起的額頭、渾圓的大眼睛、短而翹的鼻子、窄小的下巴等)。知名法國影星碧姬.芭杜(Brigitte Bardot)就是這類女性融合成熟美與稚氣的代表人物。像她一樣的女性在人群中,容易引起關注,並激起讓人想要照顧她的欲望。談到男性的吸引力就複雜多了,因為臉部線條男性化的男性是否真的更具吸引力,目前還頗有爭議。

擇偶時,外表是否具吸引力是重要的決定因素,這點已經不是什麼新發現。但是當被問到理想情人應該有什麼條件時,多數人會給出像誠實或幽默這類與人格特質有關的答案。幾乎沒有人願意承認外表很重要,因為那會讓人覺得自己膚淺幼稚。於是常聽到人補充強調:美貌如過眼雲煙,內在美才能恆常持久。

可是我們在不知不覺中表現出來的,往往又是另一回事,不然為什麼下班之後,我們還要進健身房虐待自己?或是為了讓肌膚更光滑柔韌,就將凝乳和小黃瓜切片敷在臉上?或許有人會說,這麼做是為了呵護自己的身體,但是私底下我們都知道,擇偶時擁有良好體態絕對能夠加分。

男性尤其重視另一半的外表。柏林洪堡大學的心理學家拉斯.彭克(Lars Penke)聯合倫敦及愛丁堡的學者,對參與閃速約會(Fastdating,比速配約會時間更短的約會形式)二十位女性與二十六位男性進行調查。閃速約會進行前,所有參與者需要填寫一份問卷,並寫下他們擇偶的標準。無論是男性或女性都毫無意外地表示性格很重要,例如男性在問卷中表示,希望找到「出身背景相仿」的女性做為伴侶。

然而當閃速約會結束後,參與者被問到還想和誰再次見面時,他們回答的對象往往不符合原先設定的條件,而且男性受試者偏好外貌吸引力這項標準的傾向尤為明顯:原先還在找個居家型伴侶的人,突然之間竟然選了一個不想要生養小孩的女性──不過,這位女性長得真漂亮。

難道這代表全世界只有貌美如好萊塢女星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s)的人,才有資格找到另一半嗎?完全不是!因為外表的魅力不再是吸引異性注意力的第一項誘餌。幸運的是,我們多數人也不會在三秒鐘內決定選誰做另一半,而是通常會花上更多時間觀察。美貌終究不是一段關係的幸福保證。

要捉住對方的心,先搞定對方的鼻子

同時──特別是涉及肉體時──我們的擇偶條件又會不自覺多出一項:遺傳學的考量。雖然俗諺說:「要捉住男人的心,先搞定他的胃。」實際上,應該是「先搞定他的鼻子」才對,至少現今許多演化生物學家這樣認為。

但是以嗅覺辨識好惡的現象,在動物界中並不少見。哺乳類動物和昆蟲都有以氣味吸引性伴侶的情況。這種被稱為費洛蒙的分泌物,不只出現在動物界,就像每個人都擁有獨一無二的指紋,每個人也都有各自獨特的氣味。

費洛蒙散發的氣味帶有許多訊息,才能讓新生兒以味道辨識自己的母親。而那些影響我們擇偶的訊息,則又經由免疫系統加工過。馬克思.普朗克研究院的演化生物學家曼弗瑞.米林斯基(Manfred Milinski)以他的實驗證實,女性確實能嗅出最適合自己的男性──重點在於,兩人的後代能得到最佳基因組合。

「最佳」這個用詞,在這裡意味著小孩的基因可以對抗疾病的侵害。實驗中,米林斯基讓受試的女性聞不同男性穿過、被汗濕透的短袖運動衫(真抱歉!我知道這畫面令人感到不舒服)。接著,參與實驗的女性必須決定,哪個味道能吸引她們。這個實驗最後得到驚人的結果:這些女性受試者選出的男性氣味,都夾帶著不同於她們自身的免疫系統,卻有最佳互補效果的訊息。沒想到,我們的汗水中可以隱藏這麼多資訊!

您現在可能提出異議,認為汗水和誘惑一點也扯不上關係。在石器時代,當男性只是披著獸皮到處跑動時,女性可能會受到汗水的味道吸引。但是到了今天,我們反而竭盡所能,藉由香皂、香水或體香劑來除去這種嗅覺的刺激。如果您真這樣想,那就錯了!因為事實上,我們或許遮蓋了自己身體散發出的某些氣味,但我們的潛意識卻清楚地知道,我們想要使用那個能夠支持我們體味的香水。因此您挑選出來的香水,絕不只是單純的時尚品味問題。

現在您已經知道,選擇伴侶時會有別於社會期待的認知,特別是在外表上,以及免疫系統差異越大反而越容易引起注意。但是就整體遺傳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傾向選擇最接近我們的另一半。當然這部分需要再加以說明。

美國史丹佛大學的班傑明.朵蒙(Benjamin Domingue)研究了八百二十五對夫婦的的基因組,而且他刻意找出那些較為人所知的基因構建模塊。但令人訝異的是:相較於隨機比對兩個非配偶關係的人的基因,配偶間的基因具有較高的相似度。換句話說,基因相近的人更容易成為彼此的另一半。

為何如此呢?研究人員認為,我們會以外在條件(比如身高)做為擇偶依據。好比高挑的女性通常找身形較高的男性做為伴侶。這種相似點也會出現在雙方的基因中。

※ 本文摘自《為什麼我出門買牛奶,卻騎了一輛腳踏車回家?》,原篇名為〈熱戀讓人昏了頭:以「愛」做決定〉,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