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蓋瑞‧巧門;譯/劉如菁

「早點知道就好了,原來⋯⋯個性深深影響行為」

俗話說我們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沒人質疑過這話。問題是,有多獨特?真希望我早點知道原來個性(使我們獨一無二的那些特色)會深深影響我們的婚姻。

婚前我夢想著每天早上跟愛妻共進早餐,那會有多美好啊!婚後我才發現,凱洛琳根本起不來,早餐不是她的「事」。我想起交往的時候她曾告訴我:「早上別打電話給我,我對我中午以前所說或所做的事一概不負責。」我聞言大笑,以為她在跟我開玩笑,但我從來沒有在早上打電話給她,因為我忙著做「自己的事」。婚後我才發現她是認真的!跟愛妻共享寧靜浪漫早餐的夢想,在婚後第一個月就破滅了。我一人默默地吃早餐,只有窗外傳來陣陣鳥鳴,真是夠寧靜了。

另一方面,婚前凱洛琳夢想的是,我們可以從晚上十點到午夜依偎著看書、討論,一起看影片,玩益智遊戲,暢談人生,這是她心中描繪的畫面。她有所不知,我的身體、感性、理性的馬達全都在晚上十點關閉,要我進行理性對話的可能性,在晚上十點之後就急遽銳減。沒錯,約會的時候我能陪她硬撐到午夜,但那是靠「戀愛中」的欣快感推動,能跟她在一起的興奮感維持著我的腎上腺素分泌,所以她一點都不知道婚後是無法持續這光景的。

「早起的人」和「晚睡的人」

結婚前我們都不知道人分成「早起的人」和「晚睡的人」兩種。早起的人一早醒來就蹦蹦跳像隻袋鼠,活力充沛地面對新的一天,這時晚睡的人還躲在棉被裡,心想:「是在玩什麼遊戲嗎?沒有人能在早上那麼興奮的。」晚睡的人的「黃金時段」從晚上十點開始,直到……,那是他們享受閱讀、繪畫、玩遊戲、做任何需要大量精力的事情的時候,這時早起的人眼皮已經快撐不住了。

這種個性上的差異對於性關係的影響很大,早起的人希望十點鐘上床,跟老婆窩在一起親熱做愛。可是晚睡的人卻說:「你沒開玩笑吧?我不可能這麼早就上床睡覺。」早起的人可能會覺得遭到拒絕,而晚睡的人覺得被指使,兩人有可能因此吵架,感到挫折。這對夫妻還有希望嗎?

當然有,如果他們選擇尊重彼此差異並協調出解決辦法。例如,晚睡的人可以同意如果早起的人讓他們做愛之後離開臥房,去做他們自己的事直到半夜,那他們願意在晚上十點親熱一下。不過,如果早起的人堅持晚睡的人愛愛之後必須待在床上,不可離開,那人可能會覺得被指使、控制,會很有挫折感。早起的人永遠不會變成晚睡的人,而晚睡的人永遠不會變成早起的人。那是我們個性的一部分。我們可以勉強自己在非黃金時段的早晨或深夜時光裡做點事,但仍是費力的,絕對不會是輕鬆自如的。

假如凱洛琳和我早點知道我是早起的人,而她是晚睡的人,又如果我們早點知道利用約會時光討論個性的差異,那一大堆難過的心情就可免了。我也不會因為她不跟我共進早餐而感到被拒絕,她不會因為我堅持她得十點鐘上床而感到被指使了。沒錯,真希望我早點知道個性深深影響行為。

整潔的人和邋遢的人

然後就是整潔的人和邋遢的人之分,愛莎說:「我沒見過像班恩這樣邋遢的人。」有多少妻子在婚後不到一年就這樣說她丈夫?有趣的是,婚前愛莎從不曾為這事困擾過。或許她有注意到汽車時而凌亂,或是他住的公寓不太整潔,但總能替他找到理由:「班恩比我懂得放鬆自己,這樣很好,我喜歡,我需要放輕鬆一點。」另一方面,班恩眼中的愛莎簡直是天使:「愛莎隨時都收拾得乾乾淨淨,是不是很棒?這下我用不著擔心哪裡不整潔了,反正交給她就對了。」然而,三年後,他卻天天飽受言語抨擊,而他對一切責罵的反應是:「我真不懂,不就幾個碗盤沒洗,有什麼好生氣的。」

有些人的生活座右銘是「萬物各司其職,各安其位」,有些人則完全不勉強自己把工具、衣服、喝完咖啡的馬克杯或其他任何東西收起來。畢竟,也許一兩個禮拜內又會用到啊,他們理由充足:「何必浪費時間每天收拾髒衣服呢?等到該洗的時候再從地板上撿起來,不是很好嗎?它們又不會跑到別的地方去,擱在那裡又沒妨礙到我。」

沒錯,各人天性各不相同,我們很難理解為什麼另一人不像我們這樣看事情。個性的差異其實並不難發現,只要你們還在交往時睜大眼睛看看現實,看他的車子和住處,就會知道他是整潔的人還是邋遢的人。看她的廚房和衣櫥,就會知道她的天然個性模式。如果你們都屬於同一類,那麼將來你們會有一個整潔的家,或是地上東一堆西一堆,走路還得小心以免踩到。但是,你們會過得很快樂。如果你們分屬不同類,那麼現在就是協調的時候。面對現實吧,為了保持一定程度的情緒穩定,討論一下婚後誰負責做什麼吧。如果她願意每天撿他隨意扔的髒衣服放進洗衣籃,像他高中時,媽媽為他做的那樣,固然很好。

然而,如果她期待他更負責任一點,那麼他就得願意改變,要不就得聘請媽媽每天過來撿他的衣服。當然可以磋商出一個令雙方滿意的解決方案—但磋商的時間,應該是在結婚前。

當死海與潺潺小溪結合時

個性差異還有一個領域是在說話上。有些人對每一件事都可以侃侃而談,有些則是深思熟慮,比較內向,不大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我常把後者稱為「死海」,前者稱為「潺潺小溪」。約旦河的水流入以色列的死海,但死海只進不出。許多人的個性就像那樣,他們一整天裡接收各式各樣的想法、感受和經驗,收進很大的儲存庫裡,晚上回到家絕口不提白天的事,他們照樣很自在。事實上,如果你對一個死海型的人說:「怎麼啦?今天晚上沒聽見你說話?」他們可能會這樣說:「沒事。你為什麼會覺得有事?」死海型的人說的是實話,他們安於什麼都不講。

另一方面,潺潺小溪型的人把映入眼簾、飄入耳際的每一件事都從嘴巴說出去—通常不超過六十秒。不管聽到什麼、看到什麼,都立刻講出來。事實上,假如家裡沒別人,他們會打電話,問:「你知道剛才我聽到什麼嗎?」他們沒有儲存庫,碰到什麼事都立刻轉述給別人聽。

死海型跟潺潺小溪型的結合很常見。婚前因為對方和自己不一樣而被吸引,例如,約會的時候,死海型的人很放鬆,因為完全不必想話題:「一見面要說什麼才好?」也不用擔心:「要如何保持對話不中斷呢?」他們只需要坐著聽、頻點頭,偶爾說「嗯,嗯」就好,有潺潺小溪在,不愁沒話。另一方面,潺潺小溪也發現死海很有吸引力,因為死海型的人是最會傾聽的。不過,結婚五年後,潺潺小溪型的人可能會說:「我們都結婚五年了,我還是不了解她。」同時死海型的人也許會這樣說:「我太了解他了,真希望他停止滔滔不絕,讓我耳根清靜一下。」

這種差異性也顯在敘述事情的方式上。潺潺小溪型是描繪的人,他們講述經驗時,就像在描繪那件事的圖畫,細膩又逼真。他們會告訴你那天是多雲還是陽光普照,風往哪方向吹,地上有什麼樣的花,有多少人站在停車場的那一頭。另一方面,死海型是指示的人,敘述同一件事情,他們三言兩語就講完了,幾乎沒有細節,直接把「重點」講出來,他們是最後結果的傳達者。

在婚姻中常見情況是,指示型的人覺得冗長的細節聽得好累,有時他們會忍不住打岔:「拜託講重點好不好?」然而,描繪型在聽指示型的人講話時,常會問一大堆問題,試圖獲取更多細節,重新描繪事情經過。

描繪型的人永遠是描繪型,而指示型的人永遠是指示型,這兩種個性的人的說話模式不大可能改變,並沒有誰比較好的問題。不過,如果我們了解這些個性的差異,婚後就比較不會試圖去改變對方。死海型的人永遠不會變成潺潺小溪型,所以跟死海型的人結婚的話,要學習跟一個不會隨時分享內心感受與想法的人生活在一起,仍能安然自若。死海型的人大多願意敞開心接受問題,只要潺潺小溪願意提問題,他們都願意回答;死海型的人不是想要隱瞞訊息,只是不覺得非得把自己的想法、感受和經驗講出來不可。

雖說死海型的人可能樂意傾聽潺潺小溪型的人滔滔不絕地講,但有時他們也想要有片刻安寧。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有時會沉溺於電腦或做其他事,一副不想理人的樣子,其實不過是渴望處在默想沉思的氛圍罷了,這是潺潺小溪型的人務必了解的地方。

婚前若能好好討論這些個性上的差異,婚後生活就不會麻煩一堆了。

本文介紹:
《咦?不是你去刷馬桶嗎:結婚前早該知道的12件事》。本書作者/蓋瑞‧巧門;譯者/劉如菁;出版社/格子外面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吵架吧!我倆明天會更好:深入內心,挖出渴望,讓親密關係再進化
  2. 學習。在一起的幸福
  • 用Line傳送